目前分類:轉載 (16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了擁有屬於自己的天空,羽化是紋白蝶必經的生命洗禮。毛蟲化蛹,再從泥蛹化蝶,牠們必須歷經脫胎換骨──身體組織融化重組的過程,過程中毛蟲的六隻腳、腹部的偽足以及把握器等部位的養份,皆會被回收利用,毛蟲的外型最後萎縮變成可以整匹褪去的單薄皮囊。在化蛹至羽化的過程中,牠們原本肥碩飽含水分的軀體被融化再造成輕盈纖細的結構,每一變化細節,都是一連串幽暗艱辛的挑戰。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晚回到田間,紋白蝶已熟睡。曾經有人問︰蝴蝶怎麼睡?張翅仰躺?還是側睡?答案是──牠們多半站著或以懸垂姿態睡覺。紋白蝶入睡時雙翅合攏,偶有群聚過夜的習慣,群聚可以相互警戒達到壯大聲勢的擾敵效果,不過氣溫十幾度的夜裡,田間沒有任何蛙鳴蟲唱,牠們遇襲的機會非常小,或許選在這大部份其他昆蟲及天敵還未大量出現的時節羽化,也是牠們高明的生存策略之一。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恢復活動能力的紋白蝶,首先關心的不是訪花採蜜,整田野漫漫飛舞的紋白蝶幾乎都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配對交尾。印象中,蝴蝶求偶的過程,常常一個迴旋兩個相愛,浪漫旖旎,但是並非每一對新人都有著這樣浪漫的過程,有些得不到雌蝶青睞的雄蝶,會氣急敗壞地想要霸王硬上弓,甚至,許多雄蝶是謀略性的守在剛剛羽化的雌蝶身邊,在雌蝶從蛹中褪出,仍不擅於躲避或反抗時,先下手為強,因此,在這田野間看到不少粗魯的雄蝶糾纏著剛羽化的雌蝶,甚者,有些硬生生把剛羽化的雌蝶從枝梗上擠落。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aniflower

    最近的社會新聞就是直銷公司宣傳「唸書有用嗎?」

    讓大學生休學,打工賺錢來交會費

    剛好也有一位學長頗喪氣的跟我說 :

    「唸文史哲沒前途,不如投資股票賺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夏曼‧藍波安對我說:「阿綱,你們眷村小孩和我們原住民是姻親哩!」 

    原來是因為他的姐夫也出身眷村,而且他自己對眷村小孩長期有好感,故而有此一說。夏曼絕不是「山地人」,叫他「雅美人」也是勉強,這兩個稱謂,都是漢人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強加在原住民身上的。夏曼是蘭嶼達悟族的勇士,是海神的孩子,是意見領袖,是作家,是可以使用多國語言、快意航行大洋、四海皆兄弟的探險家。 

    然而夏曼不知道,眷村裡會有一些嘴巴很爛的小孩,發明了一些字眼,用來稱呼其他不太一樣的小孩。以嫁給老兵的原住民媽媽所生的小孩為例,「小黑」、「老黑」、「黑皮」……是常見的綽號,最令人不忍提及的,是「軋雷亞」。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敬老尊賢是中國傳統美德之一。古代王朝不僅對老年人屢有尊崇奉祿之舉;也挑選德高望重、閱歷豐富的老年人,協助教化教育……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日本有位神經內科醫師的岳母,患了筋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病。這種罕見疾病全身筋肉萎縮,病情惡化時呼吸筋會麻痺,如果使用人工呼吸器的插管治療,就能維持其生命,但如果頻繁的插管,就必須抽痰並將導致患者的極端痛苦。這位神經內科醫師,對這種罕見疾病可以說是專家,且對其岳母的性格及為人,十分地清楚,所以對其岳母的治療方式,並沒有依照日本神經學會的治療指導對患者明說病情,也沒有插人工呼吸器,以致其岳母死亡了,因此難免引起該學會等的微言。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非觀點隨筆》新文盲主義

新文盲主義的觀念並不是我個人所杜撰,這是法國著名文評家托多洛夫在《失去家園的人》一書中所談到的一個議題,昆德拉在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也提過類似的概念,有關這個概念的意思很簡單:認識字,卻不讀書。如果認識字卻又不讀書,這和文盲有什麼兩樣?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們該如何看待生命?日本的臨終關懷大師日野原重明醫師在《生命的尊嚴-探討醫療的心》(東大出版社)說:「開始就要考慮結束」,教導我們必須體認死亡是整體生命的一部分,要把「生死學課程」納入自己的「生涯學習」、「生命規劃」,為自己塑造出細緻的生命質感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

夫仁人志士,殷憂啟聖,赴湯蹈火而不辭;振葉尋根,觀瀾索源為己任,何則?韶華易逝,而功業未成,雄心不已也。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對於世俗的價值觀向來我與別人略有不同。拾得回寒山:「再過幾年,你且看他」。這個『再過幾年』於我可不定是指這一輩子,可說我確實相信六道輪迴,所以愈是表淺形而下的物質事物,我愈不認真,這樣的想法於現世當然是可悲可嘆而不可憐的。譬如,有位好朋友曾因我三餐不繼而說了一句重話:「年近四十,竟連自己都養不活,任何理由都無法讓人接受諒解。」且不論我反省結果如何,這朋友倒是從此與我漸行漸遠,如今僅為點頭之交。又有一友知我不會開車,以難以置信的眼睛瞪著我:「天哪,這樣你怎麼生活?你還是現代人嗎?」──這位朋友原來是老闆有意撮合的對象,想當然爾,我於他眼中是不及格的,而他的標準於我也是道不同毋庸廢話。張作錦先生舉的是此生裏的例子──爭得一時,叱吒半世紀,又得如何呢?此語予現代人,堪足以用矣!

(fly)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拉斐爾前派 Dante Gabriel Rossetti 羅塞蒂  Mariana(1868-70)


  壁爐裏大火熊熊。在日本式的桌子上,兩隻茶杯對面放著,而那茶壺在旁冒著熱氣,正對著蘭姆酒小高頸瓶一旁的糖罐子。 

  沙呂爾公爵將他的帽子、手套和皮衣扔到了椅子上,而那位公爵夫人脫掉了舞會衣裳,對著鏡子略略整理一下頭髮,她一邊甜甜地對著自己微笑,一邊用她纖纖十指的指尖和晶瑩的戒指輕輕拍著自己鬢邊的鬈髮。而後她轉身對著丈夫,他看了她幾秒鐘,好像有什麼不便說的念頭使他煩惱,因而有點猶豫。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龍瑛宗 

  原本文學是安定社會、在黃金時代大放異彩的產物。中國進入建設期,經過了安定時代。因此,談論文學並非無意義的事。

  既然談論文學並非無意義的事,但要如何才能使文學變得有意義呢?那就是參加新中國的心理建設。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越南文學   (上)

    10世紀中葉前,越南藩屬於中國,在這段時期裏,至今尚未發現有成文的文學,只有豐富的口頭文學流傳,如《貉龍君傳》、《山精水精》、《雍聖》等民間神話故事和一些民歌、民謠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古以來神不曾住過教堂或教條之中
  
  倘若有神
  
  神必定存在於人類的溫柔

    的心中
  
  
 這是位於美濃鍾理和紀念館前,台灣文學步道園區中,三十多座詩碑,其中錦連詩人的作品。如此淺顯易懂的詩句卻散發著人格者的智慧,叫迷失在神話國度的人們找回條理,發揮自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聲音是一種責任

 
【聯合報╱楊照】 2007.07.24 01:48 am
 
 
很多時候,街頭音樂家領到的,不是人家獎賞鼓勵的錢,而是拿來請他們離開,以求耳根清淨的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幾個月前,我回去鄉下老家,散步時路過叔公家,和老人家寒暄、聊天。旁邊有一群小孩在嬉戲,不知道為什麼起了爭執,有人說:「你嚎小、亂講……」,對方回應:「你才是黑白講……」。

    叔公一聽,當場告訴那些孩子,可以說「亂講」、「黑白講」,千萬不可以說「嚎小」,很難聽。 

    在最近的電視新聞中,就有某個政壇大老高聲說「嚎小」;印象中,一些名嘴、主持人、政治人物,也都曾經說過「嚎小」。難道說,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講粗話?

    叔公接著說:剛才當著小孩的面前,不太方便說請楚;因為這二字粗到讓人不好意思說出口。

    有這麼嚴重嗎?叔公看出我的疑惑,笑著問:知道「三小」是粗話嗎?我當然知道。因為,我曾經目睹有人講「三小」,使得雙方打起來;幾次被砍、被殺的社會事件,都是因為有人罵「三小」導致的。

    叔公表示:「小」是指男人精液,「三小」是指什麼(人)的精液,是粗鄙、辱罵的用語。

    最近,我參加母語(閩南語)進階研習,特地就「嚎小」用詞向講師請教。他也說,那是很粗鄙的話;應該是對台語一知半解、以訛傳訛,才會把它掛在嘴邊。

    因此,許多政要、名嘴,你們可以批判對手「白賊」、「亂講」,但請勿互比粗鄙,好嗎?

     
    本文出自-2007-07-24-中國時報 浮世繪版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神聖的繼承權

詩人余光中。
武陵高中/照片提供 

半個世紀前,詩人余光中在〈五陵少年〉寫道:「重傷風能造成英雄的幻覺/當咳嗽從蛙鳴進步到狼嗥/肋骨搖響瘋人院的柵欄/一陣龍捲風便自肺中拔起……」半個世紀後,這股英雄豪氣蝴蝶效應般地,席捲了正值青春年少的武陵少年們。第一次到訪武陵高中的詩人吟詠了陶淵明〈桃花源記〉:「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復信手拈來「桃園三結義」的歷史故事;此武陵非彼武陵,此桃園非彼桃園,但「武陵在桃園,交錯的美麗中充滿讀書人的想像」,喚來武陵人熱烈的掌聲。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木心的風景畫──塔中之塔
 
     
 

 

自畫像

  木心,知道這個名字是通過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中國繪畫史研究」課上,來自美國的姜菲德老師請大家每人討論一本展覽圖錄,我出於好奇選擇了《The Art of Mu Xin︰Landscape Painting and Prison Notes》,因為以前從來沒有聽說的這位畫家,但在圖錄之前卻有Alexandra Munroe、Richard M. Barnhart、Jonathan Hay以及巫鴻等赫赫有名的藝術史家為他撰寫的文章,究竟是何等魅力使他受到如此關注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吧,你可以說,就是因為文章中提到的都是我欣賞的演員、喜歡的電影,所以才轉載這篇勉強和藝術扯上關係的文章;不然,乾脆你就說:沒辦法,誰叫他是酒館老闆呢 ……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