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陋室蠅生 (2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acken 作品

攝影:Hacken

租處附近有家老雜貨店,沿着騎樓邊上擺放着幾箱雞蛋、老薑和蒜頭,客人挑選後再入店秤重結帳。之前曾去買過一次雞蛋,結帳時隱約聽到店裏放着音樂,我一聽熟悉,微笑着問老闆:「在聽佛經?」老闆露出溫厚的笑容答說:「是啊!」我直覺地跟老闆說:「真好!」於是彼此道聲「阿彌陀佛!平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y Buddha An Homage to Frida Kahlo

自父親走後,家人彼此間總避免主動提起父親的事;知道最為悲痛的是母親,即便有回她語氣堅定地問我們:父親的行動電話號碼有沒有人要接收,若沒人,就要去辦終止契約了。然而,當時母親說那話原來也僅是逞一時之強,她到底捨不得,天天還是將父親的手機帶在身邊,也沒去終止契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30.jpg

        儘管視訊彼端的朋友自管自的忙着吃東西、喝飲料、收發E-mail、倒水、上廁所、打電話叫外送,我還是坐在椅上盯著螢幕一動也不動,不用正經八百嚴肅地要求對方專心在和我對談上,祇是,盯著螢幕等待對方安靜下來讓我雙眼感到有點疲累。夜已很深很深,早過了該就寢的時候,然而像等待著什麼——誰都避免先開口;今晚的話題已聊盡,對方也是個體貼的人吧,避免著,讓自己成為一個先說再見的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irico 基里訶 - Love Song 1914

 

 拍拍……拍拍……蒼蠅如憤然求生的困獸,急劇拍翼,在倒蓋的玻璃杯裡為自己最後的一口呼吸進行倒數計時。牠激狂的舞藝我並不陌生,不久前的午寐中,牠曾以自由翩然的行進姿態飛行於暗夜,路旁燈柱銀光閃動在牠快速抖動的翅翼上,那唯在夢中僅有的流線螢光如神蹟降臨前的兆示,在靜默的暗黑大地舞出另一種高調,深刻鍍烙於幽然意識中,當時我隱然意識到未來必將在某個情況下驟然想起這番景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心蕩漾80952  

  害宅女整夜難眠的那段姐弟戀「Prime」,讓她想起自己的好幾個從前,激情如斯,縱情如斯,如斯般傾獻,亦如斯般老練。結局雖非完美,已是最好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Edward Hopper - Chair Car by1965 Oil on canvas, 40 x 50 inches; Private collection   

  今年以來最慚愧的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發生在我少年時期的真實故事……


  那個暑假,社頭老家來了一頭小羊仔;然後,又走了。
走得那麼無事般。

  ……汗流在脖頸上的黏膩感、令人幾乎睜不開眼的炙熱的日頭,還有芭樂園四圍竹葉沙沙摩挲的響聲……無法計數的水蛭在小羊仔膨脹的醜體上扭動著貪婪肥腫的軟軀--我第一次見證一場死亡的過程,並且意識到,「死亡」是可以如此不經意地,就被遺忘了……

 

 

 

圖:daumier-Don Quixote and the Dead Mule 1867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巨星教室 窗外  

  教室窗外再過去便是老先生筆下的瓦窯溝,

  沿著一遍綠意盪過來,

  有時我分不清,

  是否其實是我朝伊底方向前進?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梧棲印象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用於創作上謹慎求好。

    在人生,可使不得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y Hubert von Herkomer

  決定返台前,某日,遇到A先生,他問我:好久不見了!最近都在忙些什麼?

  我說:一樣啊,看東西寫東西、寫東西看東西。

  他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便走開了。

  --大概這便是被當成「文人」最大的好處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避風港 Haven 外

  在異鄉彰化的最後一天,明天就要搬回土生土長的台北。昨天打包完餘下的書,發現倉促之間,還是有許多經常看的書不慎送去「家族倉庫」了;甚至包括我常需用到的醫藥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900603三義大合照

  這次我是很認真地觀察了這次一同參加「中國文藝獎章」頒獎典禮的這些老友們,有黃埔一期或三期的、也有同學了十年以上的,我相當仔細地在腦海中搜尋初識他們時的影像,雖然個性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變化--成熟了,溫柔了,開朗了,幽默了……但是外表居然跟我剛認識他們時差不多,歲月彷彿刻意地不在他們臉上身上留痕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謝春德攝影集 - 作家之旅(爾雅出版) 徐宏義攝影集 - 作家的影象(爾雅出版) 周相露攝影集 - 作家的影象2 風采(爾雅出版)

 

  原來這篇文章的構想緣於楚戈的去世。這幾年,幾位文壇重量級的資深作家相繼離世,令人頗生感慨。日前,在「中華民國筆會訪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高行健看台灣文學環境」文中,讀到以下這段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moker 作品  

小莫尼雅口齒不清地背誦著: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她有時停頓下來,那是因為她的眼神被旁邊玩鬧的同學所吸引,一會兒忍不住也跟著笑了出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彰化社頭 

  一個人能夠墮落到被「六親不認」,即便不是惡人,倒也不是件困難的事。

  最近我讀沙特,讀得很慢。還有我經常想起翁鬧。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野兔﹝A Young Hare﹞ 

  年初第一次的豪奢,是一口氣買了三本書,花掉我一張大鈔票,無找。

  在台北,不論是師大路周邊還是新生南路上,那多家書店容我在裏面消遣時間,各國經典名著、新出版的文學書、低調的文史理哲,即便是在充滿霉味的二手書店裏,也顯示得出它們內容的豐富與紮實。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作品提供:J

  醒來,難得意外的意識清明,彷彿懵懵昏睡了一整年後(也許不止)才終於睡飽了似的。躺在床上,我知道被鋪外頭很冷,繼續賴着暖;我記得很清楚,31日,全台溫度驟降,在心理上也起了「會比昨天冷很多」的作用,於是在溫暖的被窩裏伸展四肢,儲備起床的勇氣。在這段時間,我完全聽不到樓下餐館慣有的吵雜聲,整個世界清晰而安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fly with X'mas tree in Johnny Pub    

  照片是在陋室近處的Johnny Pub拍的;在這裏不似在台北,即便明天便是X'mas,仍感覺不到丁點兒白色浪漫的氣氛,連照片中的耶誕樹,也是英國友人Lisa親自動手才組裝起來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彰化公園路上 (991126) 

  這些日子,指的是十一月中旬回到彰化後至今;也許可以追溯到更早些,先是母親發生車禍,右腳嚴重骨折,待腳傷恢復起碼需要三個多月;而我也因意外摔傷而丟失了工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樣也很有感覺!!

  流金般的浮光掠影,這是台北留給我的熟悉感之一。「MANA」也是。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