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有位神經內科醫師的岳母,患了筋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病。這種罕見疾病全身筋肉萎縮,病情惡化時呼吸筋會麻痺,如果使用人工呼吸器的插管治療,就能維持其生命,但如果頻繁的插管,就必須抽痰並將導致患者的極端痛苦。這位神經內科醫師,對這種罕見疾病可以說是專家,且對其岳母的性格及為人,十分地清楚,所以對其岳母的治療方式,並沒有依照日本神經學會的治療指導對患者明說病情,也沒有插人工呼吸器,以致其岳母死亡了,因此難免引起該學會等的微言。

    最近時常聽到族親或朋友憂心歎氣地說:「他們的親人在病危時,被醫師詢問要不要插管治療,以延長性命,否則病患將會停止呼吸結束生命。」基於孝心,晚輩當然不忍心眼睜睜看著尊親氣絕去世,因此大多都會同意插管治療,來維持生命。然而接受插管治療後的病患,大多仍不省人事,只能倚賴注射營養或倚賴插管來灌食流質食品,且大小便及洗澡也要借重他人來處理。尤其還要定時抽痰與翻動身體,否則長期臥床血液循環不順暢,將會導致褥瘡。病患因插管而延長了生命,卻與親人完全沒有互動,只是單純地維持生命,與活死人無異。不但帶給親人龐大的金錢負擔,且只會日漸惡化的病情,帶給家人的只是更沉重的憂心。

    有位友人,曾經擔任過地方的民選首長,十多年前的某一天中午,受邀擔任婚宴的證婚人,怎知在路途中遇到防空演習被迫疏散,而耽誤約二小時的時間,好不容易等到演習結束,急忙趕到婚宴地點,急急忙忙步行上四樓宴會場,登上講台準備要致詞時因心急緊張滿身大汗,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在場人員急忙將他送到附近診所診治,但因病情嚴重轉送地方醫院,經過地方醫院一番檢驗後,發現腦部嚴重內出血,便建議轉送台大醫院腦神經外科急救。從昏倒,急送地方診所,到地方醫院,再轉送到台大醫院腦神經外科時,已逾時二個多小時。

    這位頗有名氣曾任地方民選首長的人,在台大醫院腦神經科,雖然經過權威醫師用盡心力手術急救,但因從最初發病一直到轉送台大醫院的時間拖延太久,錯失急救黃金時間,住院期間有如植物人般,飲食排泄都必須有賴他人幫助,最後不得不出院在家,聘請三位特別護士輪班看護。經過數年不但財務負擔沉重,連高薪聘請的特別護士,也因長期看護同一個病情不見起色的病患,自己的身心也不堪其勞求而辭去,其子女只好僱請外籍看護輪班照料。病患的老友偶爾去探訪,每次看到的只是一個睜大眼睛躺在床上、全身無法動彈、完全倚賴插管維持生命的人。儘管他在未患病之前有超人的智慧與學問,並有眾多選民擁護與支持,也擁有相當的財富,但這十多年的生命,卻是完全靠插管來維持。然而插管的痛苦,其本人是否有感覺?親人完全不了解,如果沒感覺也罷,如果有感覺,長期忍受插管之苦,換來的也只是一個沒尊嚴無意義的人生。這樣的人生是否值得?真是令人質疑與同情。

    所以筆者已交代子孫親人,將來因病就醫。倘若病情嚴重,醫生如果詢問可不可以插管治療,千萬不要同意插管來維持痛苦且沒意義的人生。


  刊於 -2007-09-19-《自由時報》自由副刊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