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Hanken
  
  J調轉車頭的同時她背轉身去,下車後便以加快的腳步來抗拒他的冷淡理性,但她的耳朵卻莫名地專注起來,像背後長了一對任性不聽話的眼睛,竟癡迷地看著J的車子在她身後循原路快速離去。她不想讓自己顯出任何帶有不捨的背影,挺直背脊將視線投向街的遠方,像個驕傲且難以靠近的白鳥麗子,但她仍感覺到肩頸上的部份像被身後什麼給拉住了,不自然的硬繃著;不得不這麼揣想,也許J正透過後照鏡在觀察她,看她是否會不捨地目送她離去?還是會毫不猶豫的轉身趕赴下一個約會?倘若J看到她在街角迴然定住的身影,只會更養大他的自戀,她已經不只一次地有和納基索斯(Narkissos)談戀愛的錯覺,不知道該如何讓一支水仙對人類動情?要讓納基索斯離開水面是不可能的事,甚至在他身旁的人亦將會不自覺地願為得不到的倒影投水而去,因為迷戀一個人的時候便是這麼回事。

    或許在J的眼中,她也不過是眾多迷戀中的一位,認定儘管處事明快、獨立幹練的女人,一旦愛上男人,必無可倖免地自動屈膝成巴望的角色,甘願在男人的眼角苟生;或許在端睨著後照鏡中她的身影時,她的一切卻完全進不到他的腦海裡去,只懷疑有一股甜膩的香水味在車上彌留,他可不能讓老婆知道他跟這女人的事,於是便打開窗戶讓風來滌淨危險的女人香,乾淨的風呵著他眼角的魚尾紋,他會想起自己剛滿周歲的寶貝兒子真是愈來愈可愛了,搖晃著圓圓胖胖的身體踮著腳尖學步,就像機車左轉得先停到待轉區一樣,他的寶貝只會直走還不會轉彎,要轉彎得扶到牆壁或桌腳,兒子看到他就會顯得非常高興,張開胖短的小手要他抱抱,而在這個時候,他那位在廚房準備晚餐的女主人便會回過頭來投以默契的微笑,想到這兒J的嘴角便會浮上淺淺的笑容,車子裡飽滿了有子萬事足的幸福,而她和J之間殘餘的歡愉戀眷,瞬時便驚慌失措地被J擠出了車外,這時,也許J會再看看後照鏡中的她,然後用鼻音為自己的外遇做結。一定會是如此的,否則J怎會那麼快地將車迴轉很順利地插入車陣中,那是因為當J放她下車時,同時拋卻了對她說過的所有美麗語句,才能毫不戀眷遲疑地揚長而去。
 
  她專注地擬想著在J的腦海中逐漸將她拋離忘卻的過程,因而腳底下不慎絆著了什麼,身體也差點兒因此傾倒,就這麼頹頓之間,她突然想起此刻她該感到十分悲傷哀痛的,因為在她下車前不久,J才用閒聊的口吻對她說:「在我的現實生活中,妳是不存在的,即使在我的心裡也是認為和妳的一切從不曾發生過,所以在我的世界裡妳根本是不存在的……」──他怎能用閒聊的方式對她說出這樣嚴重的話,她知道不能讓任何人發現她和J的事,但那麼私密的J的心裡,竟然也否認和她之間的情慾關係,那個J到底把她當做什麼了?……。
 
 
  實在應該難過得掉淚的,她想也許就不管旁人的眼光吧,逕自在路旁蹲了下來,像失去夢想的賣火柴少女兩手摀著臉嗚咽起來,一段時間後便會淚流滿面,而車行過時揚起的風沙弄散了她的長髮,被淚浸濕了的頭髮沾黏在臉上,使她看起來就像被愛情欺騙而發瘋的女子,如果人們看到一個穿著嫻雅端莊如她一般的女人蹲在地上掩面痛哭,會有什麼反應呢?也許有人會過來詢問,但她只是微微地搖頭以示意那人別理她,低著頭繼續哭泣,不久之後,聚的人愈來愈多了,她仍然摀著臉,但聽到那些以她為圓心而圍聚起來的人們,開始像三姑六婆般議論起來:
 
  先是有人問:是不是錢包被搶了?她在心裡回答著「不是啦,誰會那麼倒楣啊!」
 
  還是車子不見了?她甜蜜地回想起「是J載我來的,我沒騎車」
 
  那麼是迷路了?她聰慧地想「要是迷路,問路就好了嘛,人家又不是啞巴……」
 
  難道是孩子走失了?
 
  她生氣了,在心裡咬牙切齒地痛罵著「你的孩子才走失了呢,我又還沒結婚,哪來的孩子啊,又不是「她」,有沒有結婚看不出來,至少看也知道有沒有生過小孩吧,真沒見過這麼沒眼光不懂裝懂自以為是的人……」虧她這麼努力地保養身材,讓朋友見到她總是欣羨地嫌她太瘦……難道她看起來,真的已經那麼老了嗎?
 
 
  ……難怪,J不像對待戀人一般地疼愛她,到底她以前也談過戀愛的,知道愛人的那雙眼睛可是全天下最敏感的,若拿那樣的心思去生活的話,所有的人都可以當SPY了,可這回不管她怎麼剪髮染髮燙髮換造型、和J見面時穿長褲短裙還是緊身衣,她相信就算她露肩露背還露肚臍,J都不會注意到半點兒她為他費力所做的種種改變,那麼乾脆就蹲下來像個瘋婆子一樣地痛哭或大叫,讓大群圍觀的民眾阻礙交通,再引來整區的警察和各路媒體記者,當J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時,才會明白他的自私絕情對她造成的傷害有多大……。
 
  然而,她怎能想到那麼多,雖然她為J的無情感到難過,因為她覺得一個真誠純情的人,是該為遭遇虛偽欺騙的感情而痛不欲生的,但遇上紅燈時她才想起,其實,J才不會在乎她上不上電視,如果她真的為他發瘋失態了,只會讓他落得慶幸。她發現打從離開J的車子到現在,她腦海裡的話可真多,她忙著自編自演自問自答,甚至錯過了她剛下車時就篤定要去的那個有棵大榕樹非常適合失戀時哭泣的街角。
 
  綠燈。
 
  她想,也許,她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樣愛J吧。
 
 
  -2002-3-24-

     



      圖‧文:歐洋


這裡的法蘭西情人指的是法國男人.
這首1971年的暢銷曲, 由法國最帥的男人亞蘭德倫(Alain Delon)與法國已故歌唱巨星Dalida所演唱, 百分之百符合我們對法國男人的刻板印象, 大部分的女人在面對法蘭西情人, 即使知道他是說著玩的, 還是願意受騙, 因為怕浪漫只是一種謊, 就像知道巧克力會使人發胖, 還是一定要吃它一口. 而法國女人是有智慧的, 知道如何綁住這些花蝴蝶, 讓他們定期回來甜言蜜語.



 

Delon:
C'est étrange,
je ne sais pas ce qui m'arrive ce soir,
Je te regarde
comme pour la première fois.
好奇怪,
今晚我不知怎麼了
我看著你,
就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Je ne sais plus comment te dire,

Mais tu es cette belle histoire d'amour...
que je ne cesserai jamais de lire.
我再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說才好
但你就是這個我百讀不膩
的愛情故事
Tu es d'hier et de demain

De toujours ma seule vérité.
你是我昨日、明日、永遠的唯一真心




Tu es comme le vent qui fait chanter les violons
et emporte au loin le parfum des roses.
你就像是吹起陣陣弦音的微風
帶來遠方的玫瑰花香

Par moments, je ne te comprends pas.
有時候,我不懂你











Une parole encore.

Ecoute-moi.
Je t'en prie
Je te jure.
但再聽我一句話
請聽我說
我求求你
我向你發誓

 




Voilà mon destin te parler....
te parler comme la première fois.
我生來就是為了告訴你...
就跟我第一次告訴你時一樣
Comme j'aimerais que tu me comprennes.
Que tu m'écoutes au moins une fois.
我多麼希望你能了解我
希望你至少能相信我一次


Tu es mon rêve défendu.
Mon seul tourment et mon unique espérance.
你是我堅持的夢想
我唯一的痛苦、也是我僅存的希望





Tu es pour moi la seule musique...
qui fait danser les étoiles sur les dunes
你是我唯一的音樂
你讓沙丘上的星星翩翩起舞

Si tu n'existais pas déjà je t'inventerais.
如果你還不存在,我就創造一個你











Encore un mot
juste une parole
Ecoute-moi.
Je t'en prie.
Je te jure.
再一句話
一個字就好
請聽我說
我求求你
我向你發誓
Que tu es belle !
Que tu es belle !
Que tu es belle !
Que tu es belle !
你是多麼的美
你是這麼的美
你怎麼會這麼美
你真的好美好美

 

Dalida:
Encore des mots  toujours des mots
les mêmes mots
Rien que des mots
又要來說了   永遠就只會用說的
這千篇一律的話語
就只是話語而已

Des mots faciles des mots fragiles
C'était trop beau
Bien trop beau
這些說得簡單、卻不堪一擊的話
真的是太美了
實在是太美了

Mais c'est fini le temps des rêves
Les souvenirs se fanent aussi
quand on les oublie
但作夢的年代早過了
回憶也是會枯萎的
當我們把它忘記時

Caramels, bonbons et chocolats
Merci, pas pour moi
Mais tu peux bien les offrir à une autre
qui aime le vent et le parfum des roses
Moi, les mots tendres enrobés de douceur
se posent sur ma bouche mais jamais sur mon cœur
蜂蜜、糖果、巧克力
謝謝,但請不要給我
你可以送給
喜歡微風及玫瑰花香的另一個女人
至於我,
裹著糖衣的情話只會停在唇邊
卻到不了我心上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encore des paroles que tu sèmes au vent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又是些你散播在風中的甜言蜜語

 



Encore des mots toujours des mots
les mêmes mots
Rien que des mots
又要來說了   永遠就只會用說的
這千篇一律的話語
就只是話語而已

Des mots magiques, des mots tactiques
qui sonnent faux
Oui, tellement faux
神奇的話、無所不用其极的話
聽來就是虛情假意
對,這麼的虛情假意

Rien ne t'arrête quand tu commences
Si tu savais comme j'ai envie
d'un peu de silence
你一旦開始就什麼都阻擋不了你
你若明白我有多麼需要一點安靜就好了


Caramels, bonbons et chocolats
Merci, pas pour moi
Mais tu peux bien les offrir à une autre
qui aime les étoiles sur les dunes
Moi, les mots tendres enrobés de douceur
se posent sur ma bouche mais jamais sur mon cœur
蜂蜜、糖果、巧克力
謝謝,但請不要給我
你可以送給
喜歡沙丘上的星星的另一個女人
至於我,
裹著糖衣的情話只會停在唇邊
卻到不了我心上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parole
encore des paroles que tu sèmes au vent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甜言蜜語、甜言蜜語、甜言蜜語
又是些你散播風中的甜言蜜語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