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神不曾住過教堂或教條之中
  
  倘若有神
  
  神必定存在於人類的溫柔

    的心中
  
  
 這是位於美濃鍾理和紀念館前,台灣文學步道園區中,三十多座詩碑,其中錦連詩人的作品。如此淺顯易懂的詩句卻散發著人格者的智慧,叫迷失在神話國度的人們找回條理,發揮自信。
  
 錦連寫過無數類似叫人震撼、沉思的短詩,例如〈蚊子淚〉:
  
  
  蚊子也會流淚吧……
  
  因為是靠人血而活著的
  
  而 人的血液裡
  
  有流著「悲哀」的呢
  
  
 蚊子也會流淚?這是虛構的。蚊子是靠吸人的血而活著,這是明確的。可是世間也有悲苦的人,他們流著悲傷的血液,萬一吸了悲傷血液的蚊子,如果牠有靈性的話,也會同情人類的。詩的解讀應該如此簡單而已!
  
 十六歲即在鐵路局服務的錦連(本名陳金連,一九二八年生於彰化市),正充滿熱情想參加國家考試,開創前程的年少的他,卻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突然結束,日文報刊雜誌全面廢止,使他頓失精神憑依,陷入近似文盲的困境,他只好放棄上進的計劃,努力地學習中文,長期浸沉於圖書館中,由日文書籍汲取知識。在偶然的機會看到張彥勳主編「銀鈴會」所發行的《潮流》,錦連試著把壓在抽屜裡的日文詩稿投寄,意外獲得登載(一九四八年),從此走上文學之路,大大地改變了他的人生,一九四九年即加入銀鈴會。一九五六年以中文投稿於《現代詩》季刊,活躍於現代派詩人群中,同年,詩集《鄉愁》出版。一九六四年為《笠》詩社詩刊發起人之一,一九八二年從彰化鐵路局退休,繼而在彰化教授日文,並翻譯詩作不懈,一九八六年,詩集《挖掘》出版。一九九三年,彰化縣立文化中心出版《錦連作品集》(含詩論翻譯──詩人的備忘錄),一九九四年獲笠詩獎翻譯獎,一九九五年得到榮後台灣詩獎,之後有多場詩的講座。
  
 說話有條有理,性情溫和的錦連詩人,自喻為一隻傷感而吝嗇的蜘蛛,他說:沒有吐詩的生活,可能會感到非常空虛,但畢竟我們並不是絕對非做「詩人」不可的。一九九九年,眼見銀鈴會成員張彥勳、蕭翔文、林亨泰等詩人病老或凋零,也隱忍著感傷,漸漸淡出詩社集會,但喜愛文學的創作之路是他恆遠追求的方向,二○○○年,詩作非但未銳減,反而尤盛往日詩風(見文學台灣、台時副刊)。
  
 錦連曾出口唸魯迅的名句「最討厭乞丐在我的門口出現,因為我知道我施捨一點錢給你,我絕對沒有改善你的人生。」又讀一行詹冰的詩句「人們吝於拿出溫暖的心,因而地球一日比一日冷卻下去…。」受到魯迅與詹冰的影響,錦連認為知識分子若與良心互相矛盾,必引起他的痛楚,所以詩就應秉持同情,寫出人道主義,如此真誠而已。
  
  
 ──原載《台灣新聞報.西子灣副刊》 2001.09.13



矯飾主義時期 


丁托列多﹝Jacopo Robusti Tintoretto﹞﹝1518 ~ 1594 

  丁托列多的作品中混合了古典主義的高雅及反古典主義的作風,他所追求的是要向米開朗基羅學習線條,向提香學習色彩,但是他的作品顯然比這兩位大師要來得誇張而特別。丁托列多在正式創作之前,常以蠟人模擬習作,並尋找最富動態的構圖、最劇烈的視點及最強烈的採光效果,結果使他的作品常呈現出特異的空間,觀者需從非傳統的角度來欣賞畫面,有時甚且會感到頭暈目眩,再加上丁托列多善於以筆觸表達感情,令其作品呈現了不安的質素。

  其代表作《最後的晚餐》中即以特別安排的透視方式進行構圖,使得觀者需沿著空間急驟縮小的對角方向由左下而右上欣賞畫面。同時,丁托列多將主角基督置於畫面的中央﹝頭後有光圈者﹞,消失點則置於畫面的左上方,當觀眾的視線在中心點及消失點之間來回移動時,便感受到不安而強烈的動態。

↑上圖為丁托列多的局部自畫像﹝Self-portrait﹞
1588 年,油彩‧畫布,61 x 51 公分﹝整幅畫﹞,羅浮宮,巴黎,法國



佇立於彼拉多前的基督
﹝Christ before Pilate﹞
  

1566 ~ 1567 年

油彩‧畫布,515 x 380 公分

聖洛可學會,威尼斯﹝Venice﹞,義大利



說明:
  這幅畫是丁多列托為聖洛可學會繪製的裝飾組畫中的一幅,並以透視法和光線這兩個要素來構圖。彼拉多是耶穌受難時審判他、定他死刑的人。他是羅馬總督,即代表羅馬駐猶太地區的行政首長。

  在圖中,一個巨大的側影穿過對角線,將空間一分為二,並且以略微的前縮透視法畫出人形側影。陰影中的直柱﹝光線透過這些柱子透進大廳﹞和兩根壁柱中間的拱門,表現出畫中的透視角度。耶穌佇立於畫面中央稍稍偏左,背景就是這扇拱門。身穿披風的耶穌是畫中真正的光源,和週遭的棕色背景、穿著紅色衣服的彼拉多及其他的人物成對比。這些人物圍著耶穌,耶穌雖然是一副順從的姿態,但卻讓人感覺到他支配著一切。他直立的身形突顯出背景數根圓柱的垂直線條,而他的孤立和靜止,又再次和那擁擠不堪的人群成對比。

  透視法和光線再次成為主導地位:光線穿過柱群從右邊照亮畫面,閃爍的光芒勾勒出彼拉多和士兵們的身影,並反射在耶穌的披風上,使他的形象具有特殊的亮度,和他身旁陰暗的背景形成強烈對比。


  感謝圖文資料提供:視覺素養學習網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