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轉載 (16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背著女兒(右,趙群飾)的落魄弄臣(李寶春飾)。

   只要演技到位,音樂動聽,京劇《弄臣》定能讓人揮淚叫好,激發觀眾內心深處的警惕與悲憫……謹向雨果、威爾第借光,向傳統借種,西學中用,放手一搏……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命如果能重新來過,我們依然祇是個普通的人,在浩瀚的宇宙間、在綿長的歷史裏,依舊渺如芥子,那麼我們還需要要求什麼嗎?

  幸福,因為可以想像、可以冀望,所以顯得美好。我真切願意想像幸福就在我的朋友身邊,分秒都住在你們的心上,不論識與不識,願你們都擁有幸福圓足的美滿。



 幸福車站
  文.攝影◎陳銘磻


懸掛於木柱的幸福鐘響起,像是正要把沉睡中的幸福喚醒一樣。(蔡佩璇攝)
  深秋時節,我二度前往舊名叫蝦夷的北海道賞楓、玩水、看景,期待面見晚秋新雪撩我幾許貪求戀雪的款款深情;卻是初雪始終隱藏在大雪山頂,遲遲不肯下山與我相見,使我在小樽和函館害了一場不見雪落的相思病。

  北海道的雪,讓我回憶起到立山黑部和合掌村旅行的驚異心情,更讓我記憶起在日本東北部裡磐梯用面盆滑雪的暢快趣事。

  旅行北海道,我像極了中邪的旅人,無藥可救般地把一顆原本多愁善感的心放逐到遼闊的草原邊際,隨無聲雪落飄進一場恬淡舒適的風花雪月裡,一心淌入與雪纏綿的詩意之中,久久無法擺脫雪花嵌在心口的夢魘。

  對許多常到北海道旅行的人來說,我兩次進出北海道根本不算什麼!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跋扈是一種目中無人的法西斯心態的行為表現,最不能忍受的是還把這種行徑拿到公開場所搬演。……我們國會殿堂應立下一條規章:任何立法委員在議席上言不及義或莫名其妙發飆,顯現其精神狀況異常者,應立刻取消其議事資格。……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顯 影

 
  那時候,我們一群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但沒人承認自己是醉了。

  走出酒館,深夜無人的巷弄裡,只剩遠方的霓虹還像忠實的僕人,一閃一爍,為我們提供指路的光亮。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果我有錢,比郭台銘或王永慶更有錢,像比爾蓋茲,或英女王那麼有錢,當然,這件事不可能發生,但說說何妨? 

     有錢,就難免想做一件堂而皇之的事給人瞧瞧,例如去蓋它一座102大樓,或設個洛克斐勒基金,但我不想那麼做,我想做一個大學除贅計劃,其目的?其目的當然是在救台灣啦!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真正的尊重是切忌文明開化,誠如美瑞拉斯所說:「我們不要接觸他們,也不在他們身上做實驗好知道他們是誰,屬於什麼人種,而由他們自己決定要不要與我們接觸」。

     還記得那張亞馬遜原始部落的照片嗎?渾身塗著紅色黏土的原住民,拿著矛舉著弓,向低飛拍照的飛機示威,一瞬間成了全世界媒體的焦點。

     但現在外界質疑,這是場騙局,巴西的印地安事務局(FUNAI)早在1910年就已經有這個部族的記載,甚至「發現者」美瑞拉斯在20年前也知道他們,那怎麼能夠稱作是「沒有接觸的部族」(uncontacted tribes)?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淡‧光陰——奚淞個展」今日起至7月31日於重新開幕的紫藤廬(台北市新生南路3段16巷1號 )展出。 

  我初識的少年奚淞,有時多愁善感,偶爾狂放不羈,然而他那顆永遠不沾塵埃的赤子之心,卻一直是他面對人生疾苦常興悲天憫人情懷的由來……

奚淞畫室之一「微笑堂」,是他作畫,也是修行之地。
王朝雄/攝影

  現今的台北是一個心浮氣躁,紅塵滾滾的城市,有形無形的擾攘,層出不窮。久待一陣,便令人感到惴惴莫名。於是我便會驅車直往新店,暫離台北的糾紛,去尋找那半日的安寧,因為奚淞的畫室就在新店小碧潭一帶,一道尋常巷陌裡。 

  一樓畫室前後有兩所小院落,滿植花草樹木,奚淞善理花木,前後院一片蒼碧,地上的忍冬草、牆上的常春藤,鮮潤欲滴。前院老楊桃一株,亭亭翠蓋,虯幹蜿蜒伸出牆外,秋來結實纍纍,牆頭好像懸掛了一樹迎客的小燈籠。後院有桂樹一棵,金蕊點點,桂子飄香。前後院各置岩石水缸,蓄養金魚,水藻間一尾尾亮紅的朱紋錦游來游去,悠閒、無懼,水面閃著樹葉縫隙透灑下來的天光雲影。畫室取名「福星堂」,刻在前院一塊老石碑上。一踏進福星堂,登感一陣清涼,如醍醐灌頂,身上的塵埃,心上的煩慮,一洗而盡,好似步入古剎禪院,猛然一聲磬音,萬念俱寂,世俗的牽掛,暫且忘得乾乾淨淨。福星堂是奚淞作畫的地方,也是他修行的所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筒井康隆(1934年9月24日-)是日本的小說家、科幻作家和演員,生於大阪。早期以科幻、推理小說聞名,作品多帶有無釐頭的諷喻成分。曾經多次榮獲星雲獎與紫綬勳章。1966年作品時をかける少女」,曾改編為電影及電視劇,於2006年由細田守改編為同名動畫電影「時をかける少女」(跳躍吧!時空少女),是較為人熟知的作品。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睛一亮》變身


  我手持招魂幡,搖動法鈴,領一列低泣的行伍,走在金瓜石海岸高低起伏的墳頭間。刺耳的鈴聲,不聽使喚似的,疏疏落落的灑落一地。夕陽已落到地平線的一頭,空氣卻猶是熾熱的。如果鏡頭從遠處望過來,那該是一列逆著光的、哀傷的剪影吧。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
  2005年,有機會參觀了林耀堂先生「相遇‧文學‧畫面」個展,48幅以台灣當代詩人、作家為對象的版畫系列作品,阿盛老師亦在其中(左下)。林老師表示,為能夠準確抓住作家神韻,除了必須的攝像外,他並曾多次造訪與作家「閒聊」,真正是南北台灣走透透,所以每幅畫作背景都有其象徵意義。

  盛師曾以文字為台灣作家列傳(《作家列傳》,爾雅出版),林老師則以先進的數位版畫為台灣當代文學作家的面貌,留下生動而鮮活的圖像。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光影瞬間 6》沉默時刻

   他一個人踞在船舷上,默默地哼著歌。 

  灰藍的天幕,灰藍的海,將灰藍藍的他一併吞沒在將暗的夜色中。 

  拍攝的一周以來,隨著日影挪移,我們看著這艘失去動力的海上旅館,從寄住上百外籍漁工,逐日遞減,到如今,只獨獨剩他一人。管理員上岸去了,其他的漂鳥們,正在開往南大西洋海域的路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nken


  開始注意阿金,是因為他的身量,190公分的高個兒,擋在急速往來的車陣前,認真的眼神裡有種視死如歸的感覺。所有的老鳥都愛欺負他。美術說:「阿金,你沒吃飽啊?釘用力點!」龜毛的錄音師說:「遠方有車聲,誰去給我擋一下?」眼光是直直勾著阿金。我看了心疼,故意罵給他們聽:呆子!太遠了,不用理他。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金農書法


《眼睛一亮》書法家


  老人家的手其實已微微顫抖了,但他終究沒有落筆。他只是沉沉地闔上眼簾,彷彿已經入定,或者就這麼盹著了。而筆尖上的墨水,終於承受不住時間的重量,啪噠一聲,滴在宣紙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舊金山倒影(攝影:aniflower

 《光影瞬間》蜘蛛結網 
  

  蜘蛛結網,在我閒置已久的機車上。每隔兩三周,想起來的時候,我就會撣掉蛛網、拭淨汙漬和灰塵,騎出去小兜一下。但更多時候──特別是開車以後,我只是任它在那裡風吹日曬雨打。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攝影:唏噓

  我當了四十年的教書匠,可以說是靠一張嘴混飯吃。不過在混飯吃之餘,我倒有兩件很喜歡做的事:一件是開會,一件是演講。開會是聚集一群聰明才智之士,相互作腦力激盪,寸寸必爭,面面俱圓,一樂也;演講是找到一群無可奈何的聽眾,衣冠楚楚,正襟危坐,任你胡言亂語,手舞足蹈,一樂也。

  我尤其是喜歡在婚禮上演講,滿場喜氣洋溢,座上盡是美女俊男,既乏嚴肅的前提,更無沉重的結論,少講幾句廢話,自然會博得若干禮貌性的掌聲,再加上坐在主家席的殊榮,新郎新娘深深一鞠躬的道謝,讓虛榮之心得到片刻的滿足,不亦樂乎。

  下面是我為婚禮寫的三篇演講稿: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簡潔、風趣、武斷,該是妙語警句的要求。所謂「武斷」,就是乾脆,不得拖泥帶水,一再修正;也是呼應「簡潔」。諺語格言,必須一口咬定,一錘定音。人必自信,而後人信之:哲人、先知、革命家,莫不如此。簡訊的高手們,不妨一試。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十餘年來,我拍攝過許多人,但從未拍過自己的家人。我多麼希望,自己是鄰居那個小男孩。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左圖:是讓水讀了文字「愛和感謝」后的水结晶照片;右圖是讓水讀了「真噁心討厭,我要殺了你」后的水結晶照片

  從現代醫學對精神疾病的認識當中,我們知道負面、消極的思想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引發許多疾病,而到底我們的一思一念能起多大的作用,又是怎麽起的作用呢?

  日本IHM綜合研究所,所長江本勝(Masaru Emoto)博士和他的研究團隊從1994年開始實驗,他們讓水看不同的文字、聽不同的聲音以及接收不同的意念,然後用高速攝影技術看看水的結晶型態會不會改變。結果發現,水的質地純不純淨可以從水結晶的形狀來判斷,純淨的水結晶是完整的六角形,污染了的水,結晶會出現散亂的形狀。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Ophelia,米勒 John Everett Millais,1829-1896

  我在沼澤畔漫步著。

  是白晝抑或夜晚,我連這都搞不清。只是,當我聽到遠處幾聲蒼鷺的啼鳴時,我在藤蔓盤纏著的樹梢,瞧見了隱約露出微光的穹蒼。

  沼澤裏,比我身材還高的蘆葦,靜寂地封住水面。水不動,水藻也不動。棲息水底的魚兒也不動嗎?—— 這沼澤大概有魚兒棲息著吧?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特別推薦導演作家李志薔最新力作光影瞬間》專欄,自五月份開始,每週二於聯合報聯合副刊刊出,經作者同意,本酒館榮幸得以同步上市與酒友們分享!

  小跑堂,趕快上酒啦!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