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餘年來,我拍攝過許多人,但從未拍過自己的家人。我多麼希望,自己是鄰居那個小男孩。




  相機準備好了。弟弟剛洗完澡出來,母親忙著幫他擦乾頭髮。陽光從門廊侵入,慢慢挪到他髮上的位置。懸浮的塵埃在空中飛舞,細細的,像他髮絲上揚起的灰塵。弟弟瞥向我,削瘦而疸黃的臉,表情有點靦腆。

  十餘年前,也是這樣的光影。父親蹲在門廊前,為小狗吉米擦乾身上的毛髮。那時父親的身體已經不行了,擦拭的動作很緩慢,疸黃的臉偷偷瞄著我的相機,表情十分靦腆。後來小狗走了,父親也離開我們,搬家時才無意間發現那張照片。照片裡有小黃狗吉米、削瘦的父親、靜靜立在一旁的腳踏車,還有一個好奇張望的鄰居小男孩,像是提醒我們生命必會消逝的事實。

  十餘年來,我拍攝過許多人,但從未拍過自己的家人。我多麼希望,自己是鄰居那個小男孩。 




  【2008/05/13 聯合報】 




   《光影瞬間2》塵埃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