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画說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高其佩(1660~1734),字韋之、韋三,號且園、南村、書且道人。先輩自山東遷至遼寧鐵嶺,隸漢軍鑲黃旗,曾任刑部侍郎。為「揚州八怪」羅聘之師。高其佩善用手指作畫,他開創的「指畫」成為繪畫中一個重要流派。高其佩晚年,指畫聲譽遠播朝鮮,但他依然繪畫「甲殘至吮血,日匿頻燒燭」。雍正八年(西元1730年),應詔圓明園如意館作畫三年,創作了《長江萬里圖》等細絹工筆劃。高秉《指頭畫說》記載,高其佩曾為兵部尚書盧舜徒寫真,畫一立像,高與真人相齊。畫成後,盧舜徒歡喜若狂道:「神乎技矣!進乎道矣!」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古風猶存的巷內詩情

  
依照巴黎市街圖的指示,登上蒙馬特山丘的坡道後,很快地就找到了可唐巷,可唐巷本身也是一段平緩的上坡路。

  順著小徑向內走了大約五十公尺左右,眼前赫然出現了和尤特里羅的作品「可唐巷」極為相似的景象,無論是從道路的寬度、兩側建築物的位置,正面狹窄陡峭的石階,甚至巷子裡凝聚於石牆上的寧靜氣氛,都和畫冊上的「可唐巷」一模一樣,我幾乎訝異地嘆出聲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方膺(1695-1755),字晴江,又號秋池、衣白山人、抑園、借園主人等,江蘇南通人。雍正八年出任山東蘭山(今臨沂)知縣,因得 罪上司被捕入獄,乾隆元年獲釋,官復原職。後在安徽潛山和合肥任知 縣,仍以不善逢迎,獲「罪」罷官。為官時「有惠政,人德之。」去官後寓南京借園,常往來揚州賣畫。善畫松、竹、蘭、菊、梅、雜花及蟲魚,也能人物、山水,尤精畫梅。作品縱橫豪放、墨氣淋漓,粗頭亂服,不拘繩墨,意在青藤、白陽、竹憨之間。畫梅以瘦硬見稱,老幹新枝,欹側蟠曲。用間印有「梅花手段」,著名的題畫梅詩有「不逢摧折不離奇」之句。還喜歡畫狂風中的松竹。工書。能詩,後人輯有《梅花樓詩草》,僅二十六首,多數散見於畫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圖:羅聘  墨梅

              小梅初破月團團,戲蝶游蜂未敢干。
              醉臉不禁經宿雨,芳心似欲訴朝寒。
              乍驚別後容華換,更與尊前仔細看。
              便好栽培近東閣,免教風味一生酸。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汪士慎綠萼梅圖

     粲粲江南萬玉妃,別來幾度見春歸,相逢京洛渾依舊,卻恨澀塵染素衣。

     東閣衝寒雪一枝,巡檐偏鮮索題詩,何郎老去風情減,羞見疏花照髮絲。


  汪士慎(1686-1759),字近人,號巢林,別號溪東外史、晚春老人等,原籍安徽歙縣,居揚州以賣畫為生。工花卉,隨意點筆,清妙多姿。尤擅畫梅,常到揚州城外梅花嶺賞梅、寫梅。所作梅花,以密蕊繁枝見稱,清淡秀雅,金農說:「畫梅之妙,在廣陵得二友焉,汪巢林畫繁枝,高西唐畫疏枝。」(《畫梅題記》)但從他存世畫梅作品看,並非全是繁枝,也常畫疏枝。不論繁簡,都有空裹疏香,風雪山林之趣。五十四歲時左眼病盲,仍能畫梅,「工妙騰於示瞽時」,刻印曰:「左盲生」、「尚留一目著梅花」。六十七歲時雙目俱瞽,以手摸索寫字作畫,揮寫狂草大字,署款「心觀」,所謂「盲於目,不盲於心」。亦工詩、篆刻和八分書。著有《巢林詩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鄭 燮﹝Zheng Xie﹞(1693~1765)

    鄭燮(1693年—1765年),字克柔,號板橋、板橋道人,江蘇興化人。生於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卒于清乾隆三十年(1765),終年73歲。他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和藝術家,是清代揚州畫派的傑出人物。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農﹝Jin Nong﹞﹝1687~1763﹞

字壽門,又字司農,號冬心先生,別號春亭翁,羈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龍棱仙客等。浙江仁和(今杭州)人,年少時聰穎好學,閱讀大量經籍文章,很快就以詩才聞名鄉里。此後又先後跟隨著名學者毛奇齡、何焯讀書,並接觸到許多古代書畫作品。康熙五十九年(1720)金農離開家鄉,第一次來到揚州,結交了很多朋友,成為「揚州八怪」之一。此後,金農常往來於揚州、杭州之間,以賣文賣畫為生,過著職業畫家的生涯。他的兩個得意門生─羅聘和項均也頗有成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Un enterrement à Ornans, 1849-1855


尋找四十六位模特兒的身世

  一八四九年夏天,庫爾貝自巴黎回到奧爾南鄉村,租了一間工作室,著手繪製其大作「奧爾南的葬禮」。村民熱情的歡迎這位出生於富裕地主家庭。如今正在巴黎畫壇嶄露頭角約三十歲畫家。

  「在這裡找不到可充當模特兒的對象。許多村民為了想叫我畫他們,而蜂擁到我的畫室來。」這是當時庫爾貝在寫給巴黎朋友的信上所說的一段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圖:奧斯卡.可哥須卡 Oskar KOKOSCHKA--風的新娘 Die Windsbraut

愛的姿容下潛藏的悲哀

不論任何時代,總有一些反映當代風味的女性,給與藝術家們創造的泉源。但是,無疑地能夠像「風的新娘」作品中的阿爾瑪(Alma)一般,吸引了眾多藝術家,激發他們靈感的女性就非常少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街角的神秘與憂鬱(Mystery and Melancholy of a Street)-1914

似曾相識的景致

  斜陽照射的街角上;有一少女手持圈環(玩具)奔馳而去。灰暗的天空下一面旗子正在飄動。右邊建築物的對面是個廣場;同時似乎還立著一尊銅像,只見其長影。被影子牽著跑的少女,其存在感顯得相當沉默,好像少女本身就是個影子。正前方的空馬車彷彿在等待什麼?此畫乍看之下雖然十分寫實,但仍非所謂的具像畫,建築物及馬車均被單純化,如同夢中的景物一般。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圖:狄嘉-咖啡店演唱會
獻給大使(Aux Ambassadeurs1875-1877左右

華麗的香頌酒吧

  墓地四周堆滿鮮花。
  身穿外套的中年男子擲下一朵玫瑰後轉身離去。
  香頌歌手艾迪特.比亞芙Edith Piaf)死後葬在巴黎貝爾.拉修斯墓場的低緩南坡。傳說中她念電話簿的聲音,即足以迷倒眾生。死後的二十年,到墓地參觀的民眾依舊絡繹不絕。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列女仁智圖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馬遠「寒江獨釣」

    有些詩是只能看而不能畫的,如李太白的「白髮三千丈」就不好畫,因為沒有這麼大幅面的紙和絹。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初次看到「笑容騎兵」這幅畫,當下就決定要在酒館特別「展示」一番!你瞧這位騎士紅光滿面,一臉神氣而略帶神秘的微笑,連帶跟他在一起的人也會相信自己沾了他的喜氣:走在路上輕易便能獲得美人的青睞、長官見著你也會產生特別的好感、升官、加薪、戀愛、買彩券……無一不順啊!──就是能產生如此神奇的感覺,不是麼!
  這位英挺俊拔的騎兵、能讓人感染喜氣的可愛紳士,可千萬別因為他的笑容而忽略了他身上所穿的繡袍啊,你瞧過繡工如此精緻細密、設計如此華麗而毫無庸俗感的緞袍嗎?肯定沒見過吧!為了讓你看個仔細究竟,我特別將袖子部分局部放大讓你瞧個清楚,想像手指尖輕輕撫摸在這柔緞上,那突出花飾的滑順感,完全沒有一絲毫絲線的感覺,你說這繡工啊,怎不令人驚嘆啊!更何況,它竟是畫出來的──真是不可思議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哎呀!怎麼有那麼多小孩子呀!他們或騎竹馬、或跳馬、轉圓輪、爬樹、玩家家酒。

    研究員算出男孩有一百六十八人,女孩有七十八人,合計達二百四十六個小孩跳進畫面裏。

    老布勒哲爾一定相當了解孩子們的行動舉止,畫作左下方,可看見拿著嗶唧棒、高舉雙手的小孩。他的背影真是可愛!這個孩子的右邊,有一塊磚頭用細繩綁。這是什麼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圖:街角的神秘與憂鬱(Mystery and Melancholy of a Street)-1914

似曾相識的景致

斜陽照射的街角上;有一少女手持圈環(玩具)奔馳而去。灰暗的天空下一面旗子正在飄動。右邊建築物的對面是個廣場;同時似乎還立著一尊銅像,只見其長影。被影子牽著跑的少女,其存在感顯得相當沉默,好像少女本身就是個影子。正前方的空馬車彷彿在等待什麼?此畫乍看之下雖然十分寫實,但仍非所謂的具像畫,建築物及馬車均被單純化,如同夢中的景物一般。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雷卡米耶夫人的肖像 Portrait of Madame Recamier

謎樣的絕世美人

警察首長約瑟夫.扶歇登門拜訪了位於巴黎庫里西路的雷卡米耶夫人的「沙龍」(巴黎的名流們在上流婦女的家中聚會時所用的客廳)。這是發生在拿破崙登基的翌年,即一八○五年的事。雷卡米耶夫人是當時社交界的風雲人物。很多男人,如普魯士的王子奧古斯都、作家邦加曼.康士坦和夏都布里安、歷史家安貝爾、哲學家巴蘭休……等等,都曾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潛伏在腳邊的死亡陰影

  ※  點選圖看仔細

想解讀這幅畫所包含的「內容」,無論如何必須要有些註釋才行。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光線微暈的室內,坐著三名神態寡鬱,無精打采的女郎。儘管三人打扮冶豔,眉宇之間仍掩藏不住倦怠、無望的情緒。詩人波特萊爾(Baudelaire)聲稱這幅畫在安靜中散發罪惡氣息,將觀賞者一併帶入哀傷的地獄。

    ─ 摘自《世界名畫之旅3》(文庫出版)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說:陳老蓮的「淵明逸興卷」中幽默地描繪了陶淵明及妻子爭論種秫或種稻的故事。


    陶淵明生涯如畫,在檀香山有陳老蓮所畫的「陶淵明逸興圖」,內中有種秫一段,最令人激賞不置,因為陳老蓮把陶淵明的婀娜身段,用高古稚拙的線條,真表現得淋漓盡致,又是昂首不顧,又是推掌拒絕,對嬌小玲瓏的陶夫人的話,一點也不加以考慮。中間放置了兩個裝糧食簍子表示若依陶淵明的話,二百畝公田當然是全部種可以釀酒的秫,陶夫人委婉不勝的說,你有酒喝了,那我們吃什麼呢?所以到頭來,秫稻各種一半,這樣才了卻這段公案。不但故事有趣,而且表現得幽默有致,更把陳老蓮的人物畫法高深造詣和他在人物畫史上的地位,一一都十分中肯地表達了出來。試想,若把這一類好畫編進教科書中,那不是詩情畫意濃郁對文化教育都有了不起的貢獻嗎?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