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佛洛依德的書齋 

    文/余鳳高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公路電影「單車上路」之關於導演--李志薔

最初認識志薔,是因為同樣喜愛文學創作,並在他身上看到類近的理想執著。當時心想:他能堅持多久呢?理想總是冷門而難以獲得實質的支持與鼓勵。為了讓自己成為一個具體的「追夢人」,志薔所面對承受並努力破繭的過程,常令我們這群老友心疼又懾服不已。

在這篇「關於導演」的介紹裏,特別轉載了他對「青春」的印象記憶,是我個人十分喜歡的一篇,相信喜歡這裏的朋友們,也會喜歡──我們該屬於同類吧?──我是如此想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aniflower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PICASSO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西藏布達拉宮前道石階

  今天的網路真的很不上道呢,是因為日前恆春大地震震壞了海底光纖纜線之故嗎?還是,在這低溫的城市裏的人們,都像我一樣懶?還是會感到特別寂寞?還是愈來愈只善於與電腦相處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很久以前有一首日文歌曲「愛的天氣予報」,好像是這歌名吧?從子時到卯時,我的首頁歌曲換了不下三四首,完全截然不同風格的曲子;心情也像天氣一般,善變而捉摸不定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被視為搖滾歷史上超級樂團的Deep Purple,在1968年成立。演唱路線以流行搖滾為主,之後轉型為重金屬樂風,將重金屬Heavy Metal從硬式搖滾Hard Rock中獨立出來,而成為一種不可動搖的地位。

  第一代的Deep Purple成員包括主奏吉他Ritchie Blackmore(瑞奇 布雷克摩)、貝斯手Nick Simper(尼克 辛伯)、主唱 Rod Evans(羅得 艾文斯)、鍵盤手 Jon Lord(瓊 羅爾得)、鼓手 Ian Paice(愛恩 佩斯)。首張專輯「Shades Of Deep Purple」以四軌錄音在十八小時內完成,首支單曲“Hush”在1968年6月發行,在美國有不錯的成績,但在英國本土卻反應冷淡,在1969年7月及11月陸續推出第二張專輯「Book Of Taliesyn」及第三張專輯「De-ep Purple」,仍然不被自己的國家認同。第一代的Deep Purple初期多以翻唱別人歌曲為主,毫無自己的特色,一直到1970年,新主唱Ian Gillan(愛恩 吉倫)和新貝斯手 Roger Glover(羅傑 葛拉佛)的加入,才推翻他們原先的流行搖滾風格,轉向重金屬路線。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碰碰碰」巡警打門聲甚急。

「碰碰、碰碰碰」這時巡警已經有點生氣,很猛的用腳踢了幾下,只聽得乒乒乓乓的一陣亂響,兩扇破門都倒在地上,裏面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面色金黃,四肢消瘦,帶著呻吟的聲,慢慢地一步一步移出來看,「到底是誰,這麼鹵莽,便是要拿去頭(殺頭),也無須恁般著急。」

他一面行,一面口裏這樣說。他自幾日前就病倒在床,現在還發著三十八度熱,他見這光景,心裏著實懊惱,他覺著手足震顫,心實撞突。他已經無力行動,並且也說不 出話,把身子挨在壁邊休息了一會,又掙扎一番,徐徐的行了幾步,好容易才到廳上,他探頭向外一望,見一個巡警怒氣勃勃站在門前,他登時把頭巾脫下,裝出笑容道:

「哦!我道是誰?原來是大人來嗎?大人!請坐請坐。」

他彎下腰去把倒在地上的破門,拼命的拖在一旁,拿出一隻椅子,放在正中,又向著巡查點了幾次頭道:「大人請入來坐。」

巡警半聲不響,眼睜睜看著他,約有幾分鐘久,才踏進門內,用著很嚴厲的聲調問:
 
「你怎不開門?」

「我是病著行動不得,所以慢來一點,請大人恩典。」他說了頻頻點頭。

「胡說!你是故意不開,我曉得哩。」巡警說著,愈顯出不好的臉相。

「大人!冤枉!我是病得太厲害,不是故意不開。」說時他又請他坐椅。

「你叫何名?」巡警問。

「林老賊。」他應。

「你就是住戶林老賊嗎?」

「是。」

巡警:「你白天關門,定是吃阿片(鴉片),或賭博。」

老賊:「大人!冤枉了!我無吃阿片,我實在是病得太利害。」

巡警不待說完,直入臥室,見黑暗的房裏,也無賭博,排著一張竹床、和一隻破棹櫃以外,並無什麼。就去掀開櫃門一看,也沒有什麼可疑,乃轉身出來再問:

「你做什麼于紀(工作)?」

老賊:「我做小工。」

巡警:「你一家幾人?」

老賊:「三人,一個女兒,一個妻子。」

巡警:「那裏去?」

老賊:「妻田裏去,女兒去洗衫。」

巡警:「你女兒叫什麼?」

老賊:「叫做不碟。」

巡警:「叫你女兒來,去!快去!」

老賊行了幾步,看看遠遠站著一個孩子,他就十二分勉強,連喊了幾聲:

「囡仔(小孩)囝仔,你去大溝墘叫我不碟緊緊(趕快)回來,說,大人來對戶口(查戶口)。並向店仔賒一包番仔煙(洋煙)。去!大步走(跑)走!」

只見那小孩子飛也似的跑去了。他回過頭來,他覺得身體有些支持不住,他因為巡警不肯坐下,也不敢隨便就坐,他接連病了幾天,今早又站了這麼久,他已經再無力氣站著,就再把椅子放在巡警的跟前道:

「大人!請坐片刻!我女兒快要到了。」

巡警這才方始坐下,老賊好像從肩上卸下重擔一樣,趕快也就坐在一隻很低的椅子上。巡警明知他是疲倦極了,偏偏一刻也不放鬆,還緊緊地查東問西。不一會,老賊的女兒來了,老賊指著不碟道:

「這就是我的女兒。」

他又向女兒說:

「來!快請大人吃煙。」

不碟臉上發一陣紅,低著頭,行近前去,似很羞澀的樣子,請巡警吃煙。巡警一見了不碟,像中了魔術一樣,把先前的橫肉面都翻變了,眼巴巴看著她。他見不碟雙手捧著煙,他便伸手接過一支,不碟父親叫她擦火,巡警把煙條放在口裏,伸頸去不碟的手中引火,不碟正在羞愧的不敢抬頭。他故意把頸伸長些,他的臉恰好和不碟的臉,打個照面。他發了獃笑,眼時刮著不碟,不碟於是扭轉頭就走入房裏去。他喊:

「別要走,現在要問你,你幾歲!何月何日生?」

「十七……生年月日……不曉得」不碟在吞吞吐吐的說。

巡警裝瘋獃笑道:

「Kanrin-Lau Bu(幹恁老母)這麼大的年紀,不曉得生年月日,你不是小孩子呢!看看!胸前掽掽(鼓鼓)呢!肚子也是大大呢!Kanrinnia(幹恁娘)。」

不碟即時雙頰紅得像蘋果一般,回過頭去,不知口裏在罵什麼。這時老賊也瞪一瞪巡查,欲笑非笑。巡查也注視著老賊笑問:

「你曉得嗎?」

老賊搖搖頭道:

「我也不曉得!」

巡警:「你們統是這樣,使不得!要是別人家就要罰金呢!她是正月十五日生的,以後要牢記著,曉得嗎?」

老賊連連點頭:「曉得曉得。」

他再指著不碟喊:「喂!你仔!曉得嗎?」

不碟毫不睬他。

巡警又向老賊道:「你的女兒還未出嫁嗎?快把她嫁去好!女兒大了會做出不雅的事。」

老賊搖頭微笑道:「我這個女兒是很乖巧的,斷沒有這煩惱。」

巡警露出討人厭的笑容。不碟見他在說笑話,表示十二分不願意聽的態度,悻悻而出。巡警於是也就起身要去,老賊還裝殷勤留他坐,他比初到的時候很和靄的稱謝而行。

將近黃昏的時候,不碟的母親挑著一擔蔗葉回來了。他放下擔子,呼呼氣喘,遍體流汗,她摘下戴在頭上的竹笠,當作扇子在煽風,他入內去看她的丈夫說:

「好了些。」

她伸手在他的額上摸一摸道:

「現在沒有熱了,王爺公保庇你快好,不碟要招婚時,買一大付牲禮答謝。」

她的丈夫叫她不要在旁唸著,要去向王爺祈禱!她依了丈夫的話,就去洗臉換衣裳,來到廳上,燒了一條香,朝著棹上的王爺,雙腳齊跪下去,口裏喃喃不知在說什麼。不片晌,她起來,又向丈夫的房裏去,問他要吃東西不要?她的丈夫說剛剛吃完了,她於是招呼女兒一同去吃晚飯。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春來人歡樂

    春去人寂寞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王詩琅,公元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出生於台北萬華。七歲入秀才王采甫之私塾習漢文,十歲入臺灣總督府師範學校附屬公學校就讀,課餘喜讀稗官野史,並及於上海出版的新書,思想眼界為之一開。

筆名甚多,較常用的有王錦江、王一剛、嗣郎、榮峰……等,作品富於思想性,重要的小說有「夜雨」、「青春」、「沒落」、「老婊頭」、「十字路」……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6年的最後一天,在頭痛及反覆地昏睡中過去了。疲睏拖著尾巴拉著我在電腦螢幕前鍵下「新年快樂」時,轟然的煙火巨響、想像的喧嘩與七彩燈光旋轉旋轉……想喝一杯咖啡……好睏……好累……墜入昏沈……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唐朝時候,龐蘊居士家裡相當富有,他學佛開悟後,把家裡面的金銀財寶裝在一條大船上,划到長江中心,把船砸沈,全部沈到江底,什麼也沒有了。別人看到了,問他:「你這些家產都不要了,為什麼不拿去做好事,救濟別人?」他說了一句話:「好事不如無事」,無事是真正的好事。龐蘊居士表演給我們看,這是教誡世間急功好利這一類的人,因為他們做好事,都是為了希求好果報。

今天社會為什麼這麼亂?李炳南老居士說得好,社會上好人太多了。我們聽了不懂,好人多不是好事嗎?他後頭加了一句話,「好人好事」(「好事」的「好」念去聲,喜歡之意)。每個人都好事,都搶著做好事,麻煩大了!

真正的好事,佛教給我們隨緣而不攀緣,永遠保持心地清淨平等。清淨、平等、慈悲心,你做的事樣樣都是好事,真正的好事。如果心不清淨、不平等、不慈悲,對喜歡的人就慈悲,對不喜歡的人就沒有一點慈悲,這個慈悲不是真的,這是佛家講的「愛緣慈悲」,這樣做好事,不是真正的好事。我們要懂得佛的真實義,開經偈講的「願解如來真實義」,才是佛的好學生,才能真正依教奉行。

(節錄自《太上感應篇》19-12-129)

淨空法師專集網站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窩在床上聽Misia唸詩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吞了一顆SEROXAT、二顆EURODIN和XANAX後,A按下CD PLAYER,輕靈的梵音透過喇叭箱輕輕震動他的耳膜,他坐在床沿想像陣陣的音波已化成在他肩背上柔軟按壓的指頭,緩慢地轉動著脖頸伸展四肢後,A趴到床上仿貓弓起背脊,隨著音樂如數節拍地做起腹部呼吸的慢動作……這是A每日睡前必須進行的舒眠程序,通常,順利的話,在半小時左右他便能感受到強烈而無法拒抗的睡意,然後躺好身子很快就能「不醒人事」;當然今天A也如是做著睡前種種的例行事,只是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感覺身體失去熟悉的平衡感,像驟然被拋擲在半空中般床板輕微抖動後,隨即而來一陣劇烈的搖晃,是地震?……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首白居易的詩喝,是他學佛後,有一次「特入空門問苦空」。空門,指的是佛教。這個空,不是把一切都看成空空如也;空,是虛空,虛空裡面有萬物,包容一切,佛門對苦與空的體會最深,你來佛門問苦空,問對了!世間萬種苦,有身體的苦、精神的苦,我和人相處不好他苦,物質不調和也苦,求不到想要的東西也苦,身體老病死時也苦,內心被貪瞋痴驅使也苦……,真是眾苦氾濫,苦海無邊。白居易希望對苦、空的人生能多了解一些,特地來佛門請示。

「空」是一種正見,一種緣起,一種般若,一種真理。空有空的背景、內容,空是建設性的。因為空即是色,有空才有有,有空才有萬物,萬物亦是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