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Lautrec 羅特列克

……客人被簇擁進場──一回轉身,嚇!什麼時候已經客滿了?我居然毫無所覺?

在我恍神的這段時間,我有Table嗎?我有好好顧好我的Table嗎?站在被重新分格剪接,中間過程全部跳過的鏡頭前已不容我仔細思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只擔心自己有沒有出岔子──看樣子似乎是有驚無險安全過關了。我負責的那桌客人有幾個已經醉酣了,桌上杯盤狼籍,還點了不少東西吃呢──原來我正準備幫他們其中一個買煙……

食色戰場上一片兵慌馬亂……原來清脆的酒杯相擊聲被濃濁酒氣的人聲給混沉了,挾著一股不安的氣氛,煙氳裊繞,歌聲飄搖。一尾尾人魚游過來,游過去,顛顛倒倒;一隻隻閃著紅光的火雞跑過來,跑過去,閃閃避避。此時已沒人有空「喫好道相報」,原來高貴的「公主」個個自顧不暇,尤其負責顧大桌的那一位更是忙得頭髮都亂了……我想起眼下自己才拿到二百塊小費,卻不知這家店的小費是「公分」還是「私拿」?公分好,肯定其他「公主」拿得比我好,平均下來我的進帳比較高,可是我奉獻少,而且少得難看,如此未來日子恐怕要遭白眼相待;私拿少,心情不好,眼看著其他人從紅色高跟鞋裏拿出一張張百元大鈔、甚至仟元,眼紅心難過……猛醒轉,想那麼多,正常下店裏的主管都會幫主Table要小費,慣例一仟;若是私拿,好壞我也該有上仟小費入袋吧?

──發呆想著,疑?內場一陣騷動,旋即響起一片歡呼聲──原來有桌熟客應諾老闆酒店打烊後,要請所有員工去吃宵夜唱歌……啊?還有?等等……今天開工生意大好,老闆加發所有員工每人伍仟元開工紅包……哇!太好了,伍仟元耶,我開心地忍不住笑出聲來:伍仟加上原來的一仟二,今晚小費的收入就有六仟二了……但,所有員工都有伍仟哪,那麼扣掉這每人都有的伍仟,我的小費還是比別人少很多,如此一想,似乎也沒什麼好特別開心的了……

(待續)


-2007-01-12-



包魯先生在酒館裏

﹝Monsieur Boleau in a Cafe﹞ 

1893 年

粉彩‧紙板,92 x 73 公分


克里夫蘭美術館,克里夫蘭﹝Cleveland﹞,美國

 
說明:

  在這幅畫中包魯先生四周圍繞著經過仔細安排以凸顯他所處空間的其他人像。畫面前方的桌面一直伸展到畫的邊緣,使觀賞者覺得自己也置身在同一個咖啡店中,但卻與包魯先生有一定的距離,不過桌面靠近觀賞者之處,卻擺放了一杯飲料,似乎包魯先生又想要邀請觀賞者和他共飲。這種一拉一放的視覺感是羅特列克安排此畫構圖的特色之一。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