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 舟─韓 波

   
圖:杜米埃  暴動 
…… …… …… …… …… …… ……


       自由了,冒煙了,從紫霧中升起,

       我,穿透似牆的紅天,這牆

       披上陽光的苔蘚和蒼天的涕淚,

       好比賜給優秀詩人的可口蜜餞;

       我疾駛著,滿身燦著電光的月芽斑痕,

       黑色海馬護送的這葉狂舟,

       這時,七月正用棍棒

       將蔚藍天空敲成火光閃閃的漏斗;


       …… …… …… …… …… …… ……


       我看過星光燦爛的群島!以及

       興奮的蒼天為舟子展現的島嶼:

       ──置身無際的夜晚,有百萬隻金鳥,

       未來的活力啊,你會安眠和流亡嗎?


       …… …… …… …… …… …… ……


       浮浴於你的頹唐,巨浪啊!

       我已不能重行運棉者的航線,

       也不能在國旗與信號旗的驕傲下穿越,

       或是泛游於牢獄船的可怕窗眼下。




       ——摘自 韓波(Arthur Rimbaud) 代表詩作「醉舟」


記以二○○六年九月九日風雨中
── 於凱達格蘭道上為「清廉保台」靜坐抗議之士 ──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天微開


在「灼熱的生命」演唱會上,薛岳感慨的說: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伊斯坦堡的鄉間小路(攝影:鳥人)


──有些東西她必須找回來以填補那些被丟掉的黑洞──她想起《冬日將盡》裏席薇亞充滿希望的那一個清晨,宛如迴光返照那般明亮快樂....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現在的頭髮比這張還短喔~~~ 
        昨晚剪髮時,我跟髮型師Ivy搭訕:「將長髮剪成短髮,是不是讓妳比較有成就感?」

        Ivy愣了二分之一秒後,略帶靦腆的點了點頭,說:「當然囉!修剪長髮頂多只能打打層次,不能發揮創意造型……」。

        「所以如果我要理光頭,妳也就得不到成就感囉?」

        她笑得極為可愛:「嗯,而且我絕對會老實建議你不要理光頭,因為你的頭型正是最不適合理光頭的那種……」。

        還真誠實!不過坦白讓我們展開了餘後的愉快交談。分手時我留了酒館網址給她,要她來說她精彩的「凌晨四時網咖裏的愛情故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殞落的傳奇-呂赫若 (1914~1951?)

呂赫若 

  ……正在矇矓沉睡的街市,由於鄉間農民的湧來才把它搖醒。但雖是這麼說,街中央的樓上還是陷在深深的醉夢裏,只有街邊污髒的洋鐵屋簷下的市場和破舊的板壁是擠磨著,充滿了騷鬧。人們用了剛剛起來的臉色不斷地叫著,在空氣新鮮的早晨跑來跑去。看來如像耽心、競爭、怒號、歡喜在那兒捲成了一個漩渦。

 

                ──文摘自「牛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是二○○七年二月十二日《自由時報》「影視名人版」頭版版面,我真的不知道總編和編輯群們是如何定義所謂的「影視名人」?

  新聞自由、媒體自由、創意自由……便是這樣搞的嗎?可以這樣搞嗎?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野島伸司的御用配樂師
                     ─千住明 AKIRA SENJU

千住明.jpg

出身於藝術世家的千住明,在東京藝術大學就讀時期便多方涉獵音樂活動,後來又在同大學的研究所以第一名成績畢業,畢業作品「EDEN」成為史上第8位被東京藝術大學認定,永久保存於東京藝術大學藝術資料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說是短暫,差不多也有一年,前面就是棲息著鯊魚的海,後面背負著巍峨的山脈,我住在一個有著過於羅曼蒂克之名的東部海港,整天被季節風吹著、夜夜聽著不斷的潮聲,過著孤獨的日子。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台灣新文學之父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翁鬧文句紀念碑 

 
寂寞的是在沒有燈光茅屋

  訣別的晚春

  悲愁的是在天空的彼方

  張望不到故里的山姿



   ──翁鬧
 〈在異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幾年同學們都瘋狂的迷上法國片,地下鐵(Subway)、霹靂煞(Nikita)、巴黎野玫瑰(37.2 Le Matin Betty Blue)....還有碧海藍天(The Big Blue)。
喜歡影片中那大遍的藍,宛如重回母體羊水的浸潤中,舒適安詳平靜且無喜怒哀樂憂悲懼的世界,進入一種近乎心靈冥想的境界;從音樂中可感受到那浩瀚無垠的廣闊包容無分別的空靈。
幾年前,當我用幾千元買了一幅「碧海藍天」的巨幅海報,送給一位因創作面臨瓶頸、對未來感到茫然而情緒低落的雙魚男;但事實上,一直到很久以後,我才體會出導演盧貝松拍攝「碧海藍天」和「亞特蘭提斯」那略帶沉重的心情....到底和〝想像〞是不同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談藝錄》

台灣藝文環境針砭:藝文媒體的萎縮/許博允


 個人從事藝術行政45年了,從17歲開始,一直參與、關注著台灣藝文環境變化。近年最大感嘆是,媒體藝文版面的萎縮,比報禁時期尤甚,藝文版被視為不具發行價值、廣告利益的版面。然事實果真如此嗎?

 報禁時期,聯合、中時、中央三大報撐起藝文版面,每家都有一張影劇文化綜藝版或文教版,加上副刊,三大張、十二版裡,文化資訊占了六分之一。那時的藝文活動沒現在多,每次活動都得到媒體鼓勵,對台灣藝文發展幫助很大。

 報禁開放後,反而亂象群舞。外在變遷比如電視、電玩、卡拉OK增多,聲色娛樂多,藝文一枝獨秀情況不再;但也不至於屢戰屢退,只要風聞改版、更換人事,媒體管理系統大張旗鼓檢討發行,藝文版一定首當其衝,不是一退再退、退至最後一疊,就是減版、減日。「水果」日報進來後,八卦當道,圖片掛帥,文字縮減的結果是內容日趨貧乏,乏善可陳。這些現象都讓我這藝文老兵甚感傷心。

 台灣一直是華人地區最重視文化養成的,過去我們以此自豪,也因為厚植文化素養,今天才有足以傲視世界的文化財,比如李安、林懷民。然而,商業社會大興之後,廣告成為市場指標,企業仰賴廣告提供的數據判準市場。然而我想問的是,廣告業如此年輕化的職場結構,應該決定台灣的文化走向嗎?

 讓我們用數字來說話。90年代市場最熱的職棒、職籃,一年門票收入分別為2億、6000萬,同一時期藝文(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門票收入約11億。2000年時,棒球微降至1億2000萬,籃球更低迷,但藝文收入達到15億。去年估算為20億,這幾年因為音樂劇狂熱,可望再攀升,如果不是場地不足,演出受限,應該衝上30億。

 廣告商自恃數字可以說話,我也要問,難道藝文消費成長數倍的事實就不是數字嗎?應該視而不見嗎?平面媒體裡,只有民生報一直堅持一個以上版面的文化版,中國時報勉強保留,聯合報、自由時報都只剩四、五天。而棄守的聲音卻從未停止。

 在政治社會新聞之外,我們需要什麼資訊?體育、影劇、文化、消費、戶外休閒、醫藥,孰輕孰重?什麼是可以培養健全人格,身心同時發展的素養?俊男美女人人愛看,但點點滴滴無一遺漏,有必要嗎?成熟的社會,醫藥、體育休閒、文化才是身心靈三帖不能遺漏的養分,這也是培養台灣為高度文化涵養社會,高度人文精神內容的重要觀點,謹以此呼籲媒體,高瞻遠矚,為台灣下一代謀遠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丁‧神曲─Ⅵ
Frida Kahlo - Self-Portrait on the Borderline between Mexico and the United States c.1932   

  「同樣一個舌頭,先是刺傷我,使我兩頰緋紅,次則做了我的藥品:我曾經聽見人家說過,亞開納父子所用的矛,也是有刺傷和醫療的功用呢。」


  你們早先就警告過我,說他的唇是如何柔軟綿嫩,一旦被他含覆吸吮,定然會被激起獻身的衝動;你們說,要小心他唇縫裏隨時流出的蜜般催眠的愛語,因為女人們總在這裡跪下了,哀求他的輕聲與隨即而來暴力的衝動,女人渴求著他的侵入占有,而他將屈辱女人如僕役──女人跪在地上爬向他:〝敬畏的主人啊!驅使我為你舔指撫背吧!你的命令是女人的恩寵!肉體無所謂啊!靈魂都取去吧!因為只要你溼潤彎軟的舌尖舔吻撕裂的傷口便能綻出絕美異香的紅花啊!〞

  你們警告我在遇見他之前便警告我,因為他定然將絕情地拋棄我,他的蜜唇將封成冰口,緊閉成絕地蔽天的山峰,將我困在谷底任對他愛的渴望所致而來的喉乾唇裂突眼吐舌而亡。

  但在死亡之前我將因活著而無法死心,並且將不會孤單。我可以在無天日的谷底為那些女人的白骨重新排列整齊,以等待或許有一天他意外恩慈的點校。

  你們將愛與死亡都預先對我說了,要避開那惡魔啊,別去瞧牠天使般的羽翼,別被牠無所不知的智慧所吸引,如果我不幸與牠對坐,要小心桌底下牠似不經意碰觸的腳指頭....你們拼命的說,用盡各種方式跑上前來警告我,可是啊?獨獨,僅落在我的命運之後。 



  -2006-02-26-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丁‧神曲─Ⅴ

L'ascete. 1903 
圖:PICASSO

  「要是你到那裏去看看,對於你不是沒有益處的;我將做你的引導人,引導你脫離這塊可怕的地方;引導你歷經永劫之邦,那裏你可以聽見絕望的呼聲,看見受苦的古幽靈,每個嘗試著第二次的死」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丁‧神曲─Ⅳ

The Somnambullist-Millais(1871).jpg 
圖:The Somnambullist-Millais(1871)

  「....他似乎是靜默了長久,因此不會說話一樣。在此荒山曠野,居然來了救星,我就叫道:『請你快來救我不問你是什麼,一個影子也好,一個真人也好。』」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