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街頭─靜香軒主人



  關於靜香軒主人

  生平不詳。根據日據時期文壇前輩廖漢臣(毓文)先生言:靜香軒主人即楊松茂(守愚),待考。重要的小說有十字街頭、瑞生等。

  「十字街頭」一作,作者以平實的戲劇性技法,呈現出日警大人威風凜凜、殺氣騰騰的一幕。他們為了抓捕流動攤販,將人踢得人揚馬翻,整個生活擔子都泡了湯,完全不顧勞動者的死活。通篇精鍊俐落,氣氛的控制尤佳。





在那交通繁雜的十字街頭,只見一堆堆的人兒圍繞看;每一堆裏,至少總有十來個人站在一起;有的叉看手兒站著,有的在比手劃腳,有的在高談闊論;看起來,好像是很熱鬧似的,差不多像新曆元旦那天,到處都大開特開其賭博場那麼熱鬧。

「又在鬧著什麼把戲了嗎?」我當時的心裏,這麼一想,跟看又接受了究竟心的鼓動,便展開了我的變腿,跑去加入到一堆堆的人叢裏。

在這時候,最先使我感到的,就是個個人的臉龐,都像籠罩著一層悲慘的雲翳,不平的神色,像煞是剛剛鬥爭歇了的野人一樣地怒目而視著;但是依然還免不了帶有幾分畏怯的情態──幾無異於戰敗者的膽戰。

「你道何等無理呀!」一個生得一副長瘦的面龐,蓮蓬的鬍鬚的中年人,氣憤憤地在道。

「不是說把擔子都踢倒了麼?」另一個站在右方的鄉下人帶著幾分不平的口氣問道。

「踢倒!哼哼!何只踢倒,就連那叫賣人在叫賣的那些貨色,都拿去倒掉了呢!現在也只有剩那空擔子,還放在那……」

「是呀!我剛才打從那裏經過,還瞧見呢!」一個手裏拿看一條海鰱的人,像在證明道:「只見那些蜜糖果都倒在地上。」

「誰把擔于踢倒呢?」一個遲我而至的城市人,倉皇而驚異地在追問看。

這個人的一問,倒惹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好像覺得他問得很突兀似地,都把眼睛一齊紛注到這人身上去。這一來,幾乎把大家的談鋒打斷。歇了半晌,才有幾個人,不約而同地答道:「誰麼?哈哈!不是警官大人,還有誰敢麼?」

「警官大人怎麼無理無由地,隨便就把人家的擔子踢倒呢?」

「那裏會無理無由的呢?那警官大人說是他把擔子擱在街路上,犯了規矩,怎麼自無理無由呢?」這是一個賣點心的少年說:「哈哈!你也太老實了,只要礙著腳兒,就踢倒下去,還要什麼理由呢?」




─摘自靜香軒主人「十字街頭」

(原載「臺灣新民報」三○六、三○七號,1930年3月29日、4月5日出版)

─選自《光復前台灣文學全集2-一群失業的人》(遠景出版)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