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屋一間,新篁數竿,雪白紙窗,微浸綠色。此時獨坐其中,一盞雨前茶,一方端硯石,一張宣州紙,幾筆折枝花,朋友來至,風聲竹響,愈喧愈靜。」──鄭 燮

    喜歡鄭板橋的這首詩,真好個「風聲竹響,愈喧愈靜」,倘未出意外,今夏遷居山邊後,當得「愈喧愈靜」的生活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華麗現場搖滾樂團KISS用自己卡通、奇特的裝扮,成為七○年代眾多年輕人競相追逐的偶像。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人間
 
  台灣的文化力在哪裡? 

        ──龍應台vs.林懷民
 
宋小海、李應平/整理  (20070604~5)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以「你所不知道的」為主題,深入探索全球議題。五月十二日,「你可能不知道的台灣」首次聚焦本土,深度探討兩岸、文化、人權、經濟的議題。林懷民與龍應台以「台灣的『文化力』在哪裡?」為題對談,剖析台灣在華人世界裡,究竟有什麼缺陷又有什麼特點和優勢?我們對自己認識又有多少?台灣的「文化力」究竟是什麼?它可不可能超越政治的封鎖,讓台灣與國際接軌?在這場趣味盎然的對談裡頭,兩人相互激盪出許多引人深思的智慧火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唐朝古靈神贊禪師,本來在福州大中寺受業,後來出外行腳,因受百丈禪師的指點而開悟,但之後又回到大中寺。曾經教導他的師父問他:「你離開我這,在外頭學了些什麼?」神贊回答:「沒有什麼特別的。」於是師父便派他擔任一些雜務的工作。有一天,師父正在窗下看佛經,剛好有隻蜜蜂想要飛出去,但幾次衝撞都被紙窗擋住,神贊在一旁見狀便有感而發說:「世界如此廣闊,但卻不肯出去,一直鑽著這張紙,要到哪一年才出得了。」於是隨口頌了一偈:

    空門不肯出,投窗也太癡。 百年鑽故紙,何日出頭時?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aniflower  幸福車站‧日本

近日想著你們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吵鬧的人總是理直氣壯。

其實,不是知識份子難道就不怕吵嗎?《水滸傳》裏的魯智深總是大英雄了吧,卻也聽不得垂楊樹頂群鴉的聒噪,在眾潑皮的簇擁之下,一發狠,竟把垂楊連根拔起。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西蒙的名句

爵士是白人對黑人音樂的用詞。我說我的音樂是黑色古典樂。

Jazz is a white term to define Black people. My music is Black classical music.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Hacken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豚」──展現令人嘆為觀止的寫實技法
台灣文學叢書15--豚(葉石濤‧鍾肇政主編) 

  吳希聖,一九○九年生,臺北淡水鎮人。曾任臺灣新民報記者。對日抗戰時,親赴大陸參加「臺灣義勇隊」抗日組織。光復後,任職於華南銀行,自退休後,即行蹤不定,目前改名為陳希聖。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圖:散文作家阿盛手稿


下列華文散文作家名單,未盡周全,僅供參考!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狄嘉-咖啡店演唱會
獻給大使(Aux Ambassadeurs1875-1877左右

華麗的香頌酒吧

  墓地四周堆滿鮮花。
  身穿外套的中年男子擲下一朵玫瑰後轉身離去。
  香頌歌手艾迪特.比亞芙Edith Piaf)死後葬在巴黎貝爾.拉修斯墓場的低緩南坡。傳說中她念電話簿的聲音,即足以迷倒眾生。死後的二十年,到墓地參觀的民眾依舊絡繹不絕。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感謝歐洋告知,原來之前播放的並非魏崙的詩作「秋歌」,這會兒確是了,而且是我熟悉的、令人同感愁悶憂鬱的聲音......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Jean Gabin(尚‧嘉賓)是法國老牌演員,分別在1951年以「夜是我的國度」(La Nuit Est Mon Royaume)及1954年「不要碰珠寶」(Touchez Pas Au Grisbi)拿下威尼斯影展的最佳男主角獎;他也曾在巴黎知名的紅磨坊夜總會演出,出過幾張唱片,而這首歌是他晚年時的作品。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農民舞會, 1568

    這陣子斷斷續續地重讀了果戈理的《死靈魂》,經常會有幾晚在固定的幾頁裏留連,反覆地重讀著果戈理對人物性格處事等等的描述,直到進入殘篇破簡的第二卷。

    第二卷裏的前四章勉強還算清楚,雖然主線尚未完全顯現,但起碼知道我們的主角──契契可夫即使經歷了在N鎮倉促落荒而逃的窘況,卻仍未放棄他購買死靈魂、妄想以此貸款當大地主的計劃。

    果戈理花了相當篇幅用來描述第二卷第一章新登場的村子,包括〝幸運擁有這偏僻的世界角落〞的地主──「安德里‧伊凡諾維契‧坦德尼可夫」,一個未婚、充滿理想的三十三歲青年。透過坦德尼可夫,果戈理向我們顯示了在任何一個時空背景裏,都存在著的某些現象,讓人不禁要驚訝於:他如何能觀察得如此細微而準確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aniflower


    雨停了

    爐上的粥已煮好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