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PICASSO

    莫名的頭疼已連續好幾天了,猜想是與居處未定有關係。「住在哪裏」這個問題纏繞我已歷數月,外在因素與自我反覆不定的思考已使我疲乏至極,日前夢境中人事紛雜,記不清發生了哪些事,出現了哪些人,有快樂,有不快樂,但最後留存在記憶底最深刻的印象只有一個──我崩潰了,整個人發瘋似地狂吼狂叫,我無法擺脫將我滯溺的泥沼,像被困在繭中的蛹,無法脫繭而出,面對著時間的迫近而奄奄一息,死亡一步一步地靠近……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李安的「色戒」,三場床戲成了說不完的話題。偶然間,我在長春戲院看了一部片名叫「九歌」的電影,所謂「九歌」是指九場熱門音樂中的九首歌,男女主角每回聽完激烈的搖滾音樂回來,必然來上一場驚天動地的床戲,「九歌」中的九場床戲,幾乎讓人覺得根本是看了一場A片,因為電影從頭到尾都在搖,搖滾音樂不論台上台下已經搖得夠厲害,等到兩人世界,回得家裡,更是連門都來不及關,就繼續像音樂會上的搖滾,搖得人吃驚連連,看完這部電影的人幾乎都閉上了嘴,電影映期甚長,但從未聽人談起影片中的九場床戲,論大膽激烈,當然西方人猶有過之,也許外國人演得太自然了,影迷也就更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姜濤,1970年生,曾就讀於清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專業,後入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現任教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研究方向為中國現代的文學、文化與社會。出版有學術專著《新詩集與中國新詩的發生》、《中國現當代文學學科概要》,詩集《鳥經》等,曾獲「劉麗安詩歌獎」、「全國優秀博士論文獎」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93年剛澤斌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你在他鄉》,當時的我仍獨自租屋在外,不知怎個,最近常想起這首歌……新看的租處距離過去居住的地方不到五分鐘步程,揉合著十餘年前的記憶,又是過去房東幫忙找到的屋子,似乎有些因緣它就是如此這般,人生路程轉了一大圈後,又回到原點;就像我目前仍居住的地方,隔著林森北路的巷子裏──當年我就是從那裏搬出去,搬到南京東路三段的223巷,從此開始飄流浮盪的生活……倘真又回到那地方了,心中玄妙的感覺很難說明清楚──在哪裏跌倒,就當從那裏站起來──有那麼一絲重被考驗的況味……

     -2007-12-10-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圖:Joan Miro, The Trail, 1918

    Deja-vu現象,原文為法語dé jà vu,中文翻譯為「既視現象」,簡單而言就是「似曾相識」──未曾經歷過的事情或場景,彷彿在某時某地經歷過的似曾相識之感。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Caspar David Friedrich--Cemetery at Dusk (1817) 

    這篇「舌獄」乃由夢境延伸而出。該夢之時代背景應為日據或台灣剛光復時期,具有強烈鮮明的時代感。後來依夢境尋去,發現夢中場景竟是有270年歷史的齊東老街,日據時期曾為米道,繁榮一時,曾有「雨巷」美名;隨著夢中情節的發展,果真找到一家老舊的腳踏車店,且就在夢中的位置上……照夢之原始劇本加添油醋,遂成「舌獄」。

    在心理學上,這種似曾相似的情形稱之為「Deja-vu現象」(原文為法語dé jà vu,中文譯為「既視現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圖:aniflower

    昨日午後和「馬車道夫人」一起喝了咖啡後,陪她回到她工作的地方,原來竟就在養護所對面,僅隔著一條雙城街。她放好東西,隨我去了趟養護所,不過因為工作在身,沒能待很久,只探了三樓的大振爺爺。是下午茶時間,大振爺爺剛吃過麵包,看到我開心地笑了,他笑了我也跟著開心,聊了幾句聽不大懂的話,我說:「我先上樓去看林爺爺他們,待會兒再下來陪你。」他沒什麼反應,表情似乎顯得有些失望。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Edward Hopper

    我是一條溼毛巾,無法預期將會如何地被命運扭來轉去,昨晚扭出了一雙哭腫的眼皮,今天還是照常出門在外面跑來跑去。忙,做了很多事,跑了許多地方,接了好多通電話,可是什麼都沒有改變,可能什麼也都改變了吧。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圖:Edward Hopper


        為什麼  要為你  掉眼淚

        你難道不明白  是沒了愛

        為什麼你對我總是不理睬

        一顆顆眼淚  都是傷  都是害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aniflower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蘇東坡

    不知何故,人到中年總是會冷不防在生活上陷入混沌不清的狀態,幾乎不可自拔:回顧前塵,充滿懊惱和悔恨,望向未來,卻又感到不確定,看不出人生的意義在哪裡。你以為已經事業有成,正在節節高昇,事實上,你沒看出來,你的身體開始敗壞,早就疲態百露了。托爾斯泰筆下的伊凡.伊利奇在四十四歲之年升上地方檢察官之時染上致命絕症,命在旦夕之際才體會到:天啊,我以為我正在春風得意,爬上人生顛峰,原來我是在走下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圖:楊啟東  夜雨

    我家老闆說:謝謝大家的關心和鼓勵……,他自己不好意思出來,因為「果然」工作又沒了!那個老闆今天突然打電話來說「對不起,另外又找到人了……」真奇怪,昨天老闆才跟他通過電話,確定正式到職的日子,對方也毫不猶豫很阿沙力的說:「沒問題!」當時我家老闆還鬆了口氣,因為這幾天他白天有時要跑銀行、有時要去辦事情,很擔心兩邊時間衝突造成麻煩……不過,大家也不用替他擔心啦,據我旁觀看來,他是真的鬆了口氣,因為他很擔心租屋的問題,聽說現在很多屋主都會偷偷按裝錄影機或監視器,不是自己的房子就不能安心,想想,也有道理,萬一他壯碩的體格曝了光,那才真是會叫全人類憂心哩!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三年前,我們看見阿盛《民權路回頭》一書時,以為那便是他散文創作的最經典了;今日我們翻閱《夜燕相思燈》後,對之前揣測的答案,勢必得做極大的修正,因為阿盛新作《夜燕相思燈》又為台灣散文流變史寫下了另一次的高峰。

 約略地說,《夜燕相思燈》共分為兩卷,〈卷一〉為阿盛散文創作所專擅的領域,對於台灣傳統社會人文風情的書寫,精準的文字使用與對鄉土情感的醇厚,建構出台灣當代鄉土散文書寫第一人的風範。〈卷二〉則是阿盛散文近期發展成熟的書寫場域,對於都會∕現代人的人性翻轉與現象,有極為精闢的觀察與書寫;在《夜燕相思燈》一書裡,顯然地,〈卷一〉及〈卷二〉文本間不同時空場域的書寫,是台灣今昔對比的顯影。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圖:這當然不是我的廚房,只是要「證明」我也可以當賢妻良母的……

    ……回想起那段歡美的時光,我是很好客的。雖然來的就那幾個, 但都是性情中人,飲酒,談天說地講廣告、聊禪學,往往一飲竟天曉,方罷。──這些東西在我搬到哥哥家住後,全進了楊梅倉庫,包括我最愛的整片「書牆」上的書。……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圖:閔大出版的圖文書

    閔大是復興的老學長,在「藝術智作集」工作室工作時,他是我的老闆,也是我的啟蒙師。雖然擁有一身才華,但可惜他是個道道地地、不折不扣的「藝術家」,我一直搆不到他的思想,他是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Fado,是葡萄牙一種帶有憂鬱氣息的傳統民謠,主唱滄桑帶點孤寂的嗓音,配合葡萄牙悲情吉他的點綴下,Fado肯定讓你流下同情的淚水,或是讓你心中的惆悵跟著音樂一起宣洩而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