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幾次買玉經驗,我以為是自己與「玉」無緣,買的墨玉觀音總是在突然的一個念頭出現下,大方就送給了人,而我不覺可惜也不思念,反而為墨玉找到更適合它的主人而感到高興,唯一為自己買的玻璃玉尾戒,戴不到一個星期,就被自己粗魯的擦拭中斷碎了。

  雖然覺得與玉無緣,卻還是喜歡去玉店跟老闆聊天,然後又會臨時興起買些便宜貨;昨天買了一尊關公墨玉項墜──因為與行天宮的恩主公特別投緣之故;可是精挑細選時,腦海裏又有念頭出現,我知道有位朋友比我更需要祂,這位朋友十分徬徨無助,需要勇氣、力量、決心和毅力,我想幫她,但她什麼話也聽不進去──於是我想,「玉」跟我的關係像是「過緣」,藉我找到更需要或更適合它的主人,我打算把這尊墨玉關公項墜送給她。

  老闆是個好人,昨天大方地花了三個鐘頭跟我介紹「玉」,說明玉的等級差別,教我如何欣賞、如何分辨,原來我喜歡的是羊脂白玉和古玉,他說「玉是男人的玩具」,初時我不懂,待拿在手上盤著盤著,竟悟出趣味來了,可是老闆卻說:「欣賞就好,不一定要擁有」,說愛上玉是「萬丈深淵」,要我把想買玉的錢拿去買書,多充實自己
……哪有這種叫客人不要買的老闆呢,但心底著實感動不已。

  最近真遇到許多貴人,像新租處的房東薛老爺爺也是,整層樓的租金我狠心與他談價七仟,自己都覺得實在太過份,分別欺負老人家,可是薛老爺爺聽了我的情況和理想,知道我是個沒錢只愛寫作的人,他不但不擔憂,反而鼓勵我不要放棄,遂以八仟元的超低價租給了我,要我好好努力
……

  我喜歡薛老爺爺,並不是因為他將租金便宜將就,我原就喜歡老人家。第一次看屋時,想到他大老遠從北投趕來,心便覺不忍;由於彼此未曾見面,到了租處我雖見著他獨自站在路邊,因不知他是屋主,所以直接爬樓梯到四樓,按鈴許久無人回應,猜想莫不是那位老人家,遂又急急下樓來找他……那天天冷啊,他擔心我找不到地方,站在路邊等──他是個多麼細心體貼的人啊!

  我是有福的人,我一直這麼認為,可是我能給予別人什麼呢?像養護所的爺爺奶奶們,他們也是我的貴人,若不是因為他們,在父親住院時,我可能會不知所措;朋友問我想做什麼?想做什麼?老實說,我沒有方向,只知道在文學上我永遠不會放棄,不論是創作或分享──我真希望自己有能力將文學之美傳達出去,讓更多人能進到文學的花園裏,因為「懂得」欣賞是種福氣;我希望自己能更有力量、更有智慧、更知道如何付出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至於自己,不過是世間過客,終究會化為塵土,「我」並不重要,能為別人做點什麼,才是生命所以存在的重點,我是如是想的。
 
 
    -2007-12-14-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