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來夢來人‧夢記事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覺寺中刻於塔身上的金翅鳥 

  2011年4月13日(三)

   夢見親族長輩帶小輩等,往至「始祖墓」溯源以識。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achikawa

  天色昏朦似亮未亮,我在沙發上醒來,瞇眼看時鐘,恍然已錯過了原擬上床就寢的時間太久。

  窗外已是活絡絡的場景了。七點多,正是一日之始的尖峰時段;我的夢境亦鮮明活絡,那個名字叫瑪麗的郭小姐似乎身出名門,擁有雄厚的家勢背景,起碼是有錢的,竟取個如此通俗的名字,瑪麗。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ative_ceremonial_eagle_dancer.jpg  

        實在不慣於地上走,鷹說。

                  --木心


  鷹,展開巨翅浮遊在星際間,冷眼睥睨着匍匐地面上黑壓壓的人群,我的感覺異常敏銳起來了,聽見風聲裏夾帶着的塵絮與人語,樹葉的撩動與草叢裏的蟲鳴,溫順的動物與兇猛的野獸,血液裏流動着相似的求生的欲望與柔情,透過直覺以自然的方式理解屬於他們的意義,原始且充滿生命的蠻性……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引導者經歷過肉體死亡時靈魂的無知與恐懼,所以以親人的形態出現,是有助於消弭死者的防衛與驚慌的。當我理解到他的身分和工作時,便朝他伸出手來──我發覺我的手已很模糊了,只是一道延長的白灰色暈光……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圖:達文西  最後的聖餐

    當軍用吉普車從鎮邊上的碎石子路轉進來的時候,空氣中硝煙的味道像幽魅鬼影般鑽入鼻孔、竄得車上的人一陣暈眩。有幾秒鐘的恍惚、他以為是因為長途行程的睏盹,或是山前村遺留下來未醒的夢魘。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圖:munch-death sick room(1895)


我做了一個夢。在一個房間裡。一個灰色的大房間。一個寬而深長的大房間。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兒(11日)凌晨夢見一位國中同學了

      若是少女情懷總是詩

      那麼她或便是那唯一曾讓我怦然心動的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想起這場夢境……
  轉載今天在聯合報上看到的報導……

你嘗生鮮牠受煎熬   太不人道
 
【聯合報╱本報記者郭勝恩】 2007.07.08 03:56 am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說:「為什麼不先問過我呢?為什麼不早些跟我說?」

    堂姐邊放下手上大大小小的提袋,她剛自外邊進來,瞧見我穿著一身睡衣,大感意外地對我說:「相親的人馬上就要到了,妳怎麼還穿著內衣啊?」

    意外的應該是我啊!為什麼不先問過我?為什麼人都快到了才對我說?這不是內衣,是睡衣,可在外人眼中豈不是差不多,何況是要相親的人呢。臨時我腦袋中的衣櫥全沒件像樣的衣服可換了,卻聽見大埕外一群男人談話的聲音混著厚重的腳步聲傳進來……竟是一隊十來個年輕的阿兵哥?這怎麼回事啊?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噢,fe:

    剛從難以判辨的夢魘中脫離出來
    給自己煮了杯提神的咖啡
    然後接到你的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millet-晚鐘﹝The Angelus﹞

    女孩看起來只有二十來歲,中長髮隨便地紮成一束馬尾,應是洋溢青春活力無憂的笑臉,卻是面帶超齡的憂色與突兀的世故,她流暢地用當地語言對我解說這裏的生活環境與人民,面無明顯起伏的情緒,有些制式化地彷彿看穿我不過是另一個來自烏托邦的天真之徒,僅有自以為是的理想與不堪一擊的愛心──在她眼中,那雙接待過、指導過無數懷抱博愛夢想的志工中,我不過是另一個口號喊得響亮的「觀光客」。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Durer-聖傑諾米在房間裡﹝St. Jerome in his Study﹞


  午夜十二時。
  小女孩知道我要走了,拉了她姊姊偷偷跑過來。她無邪的黑眼珠認真地問我:你記下來了嗎?真的記下來了嗎?不可以搞丟喔,一定要幫我們找到她(媽媽),她的地址你沒抄錯了吧,你唸一遍我聽聽看……,你要記得喔,不可以搞丟喔,一定要幫我找到她……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結婚了。雖然還看不出來,但肚子裏已經懷了孩子,我似乎知道他會是個男孩子,目前的「他」,只是個長得像花生的胚胎。
    我的婚姻並非我樂意的,當然不是奉子成婚,似乎是為了取悅或者回應宿命的安排。我對自己新的身份還很不習慣,甚至是帶有厭惡的,然而,我努力讓自己接受──當無法改變時,接受永遠比抗拒要令人好過些。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這張照片便是我今日重蹈夢境的真實處所──「永靜廟」。

多年以前曾在夢中路過而突如其來地走進這間廟,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夢,我因為沒放在心上,早就忘了。由於最近心情甚為煩亂,午後擬往行天宮,經過錦西街,廟在街對面,我站在對街突然停住腳,望著它,到底是怎樣的念頭讓我穿越馬路走到廟前我真的無法說得真確,但當我站到廟門口,抬頭一見著匾額上的「永靜廟」三字,我真的愣住了,為什麼會知道此刻的我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讓心平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圖:這張照片便是我今日重蹈夢境的真實處所──「永靜廟」

  多年以前曾在夢中路過而突如其來地走進這間廟,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夢,我因為沒放在心上,早就忘了。由於最近心情甚為煩亂,午後擬往行天宮,經過錦西街,廟在街對面,我站在對街突然停住腳,望著它,到底是怎樣的念頭讓我穿越馬路走到廟前我真的無法說得真確,但當我站到廟門口,抬頭一見著匾額上的「永靜廟」三字,我真的愣住了,為什麼會知道此刻的我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讓心平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到酒店為了要去吃宵夜而決定提早打烊的消息,內外場工作人員都像吸了清涼薄荷般振奮起來。我心想這請客的大爺大概來頭不小,才讓老闆甘願放棄幾桌酒興未飽的酒客,要主Table趕忙招呼剩下的幾桌客人結帳買單──我的老闆還坐在我負責的Table上跟客人聊得忘情,但知道要請宵夜的原來就是我家的客人,心裏突有不祥的預感,看著公主少爺一一去換回了便服,我卻還在結帳──

已到正常打烊時間了,老闆和其他人分別安排好座車就先行出發到約定的KTV;果然,主管們興奮地趕赴下一攤,根本忘了幫我要小費的事,而我家的客人因為結完帳還要請「我們」去唱歌吃宵夜,那一筆可比這一筆更顯大方得多,所以也沒再給我小費了,我覺得好嘔:大家可知道這一攤宵夜是用我一整晚辛苦的小費換來的嗎?……不過,心裏縱使再嘔,也不會跟誰說去,只盼望明天老闆酒醒了後,別反悔五仟塊紅包的事就好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Lautrec 羅特列克

……客人被簇擁進場──一回轉身,嚇!什麼時候已經客滿了?我居然毫無所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Vincent VAN GOGH

彼時,大馬路上人車稀落,深夜的空氣有雨後蕭索的清冷,闃靜透過夜色冰涼的浸潤,在城市街巷間擴散開來,彷彿要將人整個給包裹了。兩側的店家還在歇業中。騎樓通蕩蕩地在黑裏沉睡──我躡手躡足躲進一座樓的樓梯間裏,在隱身於城市的某個小角落裏更衣。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PICASSO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尤特里羅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