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風吹沙‧玲子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ida Kahlo     

  「他靜靜不動躺了約兩分鐘,似乎不能確定自己是醒了還是仍在夢中;四周景象是真實亦或是那些紊亂的夢境的延續。」(杜斯妥也夫斯基《雙重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7urpjzb6.jpg

 圖:Paul Delvaux

  又是假日,陸少春快步走在前頭,若有所思的玲子緊緊跟在後面,但走路速度沒他快,腳上的高跟鞋又緊又重,漸漸地落後他愈來愈遠,兩人之間甚至還被「插隊」了幾個人。陸少春似早已知道,突然停下腳步也不回頭,兩手插放胸前順勢看了手錶,面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待玲子趕到身邊時翻了個白眼,斜眼睇着她:「恭喜妳啊,我正懷疑你走路的速度有沒比蝸牛快呢,」微喘氣,玲子彎下身來壓揉着腳踝及上方的小腿肚,低聲說了句「我們又不趕時間……」便止住了口,陸少春插腰一手假裝拿着手機對着天空講電話:「啥?什麼,我聽不見啊,大聲一點,有雜訊,收不到訊號,還是聽不到啊,你大聲一點,」轉頭突然對玲子大吼:「妳以為妳是貓嗎,說話那麼小聲說給誰聽啊,貓叫春都比妳還清楚比妳還大聲。」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icasso -繪作

  玲子一點也不想起床,身體上的脂肪癱疊在床上,像滯流的一灘油水一圈一圈氾開,慢慢地睜開眼睛,頓時心臟衝動地急劇加壓害她不停喘氣,想拉開覆在胸口上的被單但是又不想動,那被單其實很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dward Hopper - Automat, 1927   

  同樣耽溺於一種外來的嗜好,然後說喜歡聽音樂是一種好習慣,喜歡喝咖啡是壞習慣,這樣不是很奇怪的事嗎?玲子的醫生朋友早就說過了,曾有一個因為「信仰」某首音樂裏的歌詞而跑去殺人的案例,這樣瘋狂的事,起碼在愛喝咖啡的人身上就不曾發生過。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圖:Hanken
  
  J調轉車頭的同時她背轉身去,下車後便以加快的腳步來抗拒他的冷淡理性,但她的耳朵卻莫名地專注起來,像背後長了一對任性不聽話的眼睛,竟癡迷地看著J的車子在她身後循原路快速離去。她不想讓自己顯出任何帶有不捨的背影,挺直背脊將視線投向街的遠方,像個驕傲且難以靠近的白鳥麗子,但她仍感覺到肩頸上的部份像被身後什麼給拉住了,不自然的硬繃著;不得不這麼揣想,也許J正透過後照鏡在觀察她,看她是否會不捨地目送她離去?還是會毫不猶豫的轉身趕赴下一個約會?倘若J看到她在街角迴然定住的身影,只會更養大他的自戀,她已經不只一次地有和納基索斯(Narkissos)談戀愛的錯覺,不知道該如何讓一支水仙對人類動情?要讓納基索斯離開水面是不可能的事,甚至在他身旁的人亦將會不自覺地願為得不到的倒影投水而去,因為迷戀一個人的時候便是這麼回事。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位婦人牽拉她的小手踏出黝闇的房間、那扇紅漆剝落得像被火燒過似的大木門在她身後「磅!」一聲被重重關上,那時候她的心智還不及長大思考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反應回頭哭喊就被抱上車載走了。圓睜著彷彿隨時噙著淚水般的大眼睛,那雙晶亮且充滿靈慧的黑色眼瞳底下,那大人們所不曾體貼思考過的地方正被悄悄栽種了一顆悲傷的種子,他們以為這顆種子並不會真的存在,或相信一段時間過後,所有不愉快的記憶將被遺忘而只留存隱晦如夢般的印象,所以將她因驚慌而顯得憨呆的表情視為是因為她特別乖順的原因。婦人說:玲子好乖啊,同時將玲子的拳頭小手握進她溫軟肥厚的大手中。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愛德華‧霍普


 早上玲子到班的時候,經過管理員室仍沒見到老謝。這幾天,管理員室的座位上不是空著沒人,就是另一個管理員老王坐在那裡。沒遇上老謝,讓玲子鬆了口氣,她跟老王點了點頭,深怕稍有遲疑就會撞上老謝躲債似地趕緊走進電梯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蒙地利亞尼 Modigliani (1914)

他說:媽媽,妳不要哭!
我在這裏陪伴妳。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忍住不平的情緒,故做鎮定地去了趟洗手間,再返回自己房間;若在過去,遇到這種情形她必然直衝回房間,任充滿腦海的怨惱和委屈,像不斷自生繁殖啃噬的病菌讓她全身發抖,緊咬牙根卻禁不住淚水潰堤,斗大的淚珠瞬間成狂洩急落的大雨,腦海不斷重覆著母親帶刺的語句……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