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貧窮者‧A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年前的舊作。

潛沉好些年了,為了現實的生活,嘗以為原來熾熱的心早已滅熄、甚至是不得不選擇放棄。

直到近日某些因緣際會,再度被提醒--雖然他們不認識我,卻很肯定地告訴我:你絕對不能放棄你文學創作的理想,縱使曲高和寡,無人賞識,也絕不能放棄!

確實我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合不合現代讀者的口味,倘我真能寫出好的作品,也從不期待在此世為人欣賞肯定,我的目標自始就放在我死後的評價;一如我所自覺的,當終於能完全接受自己此生所為何來,心中大石頓然消失。

 遂將舊作拉到首頁來提醒自己:堅持自己的理想、永遠做自己、走自己的道路!生活是人生點綴的風景,「活着」是為了永不放棄!

  -2011-05-24-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Inside My Head    

  A縮著身子挨擠在兔子房間的黑暗角落裏,Peter接過兔子吸過的大麻,猛吸一口,轉手遞給A:深吸一口,憋住!

  「要憋住,」兔子口齒不清卻又認真十分的強調。電視上,療養院裏Pink Floyd指間的煙頭燃盡卻不掉落,慘白的廊道正無盡延伸向晦澀幽暗的巨洞……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巴士下了交流道後,A遵照司機指示在第一站下車。問過了兩三個當地人南崁路的方向,轉回頭,直直走。

  A在龜山鄉,南崁路不是在蘆竹鄉嗎,人生地不熟,雖然心存疑惑,人家怎麼指示祇能照著指示走。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圖:Caspar David Friedrich--Cemetery at Dusk (1817) 

    這篇「舌獄」乃由夢境延伸而出。該夢之時代背景應為日據或台灣剛光復時期,具有強烈鮮明的時代感。後來依夢境尋去,發現夢中場景竟是有270年歷史的齊東老街,日據時期曾為米道,繁榮一時,曾有「雨巷」美名;隨著夢中情節的發展,果真找到一家老舊的腳踏車店,且就在夢中的位置上……照夢之原始劇本加添油醋,遂成「舌獄」。

    在心理學上,這種似曾相似的情形稱之為「Deja-vu現象」(原文為法語dé jà vu,中文譯為「既視現象」〉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圖:羅梭

     A被突如其來喧鬧的聲音所驚醒,繼而發現他的屋子已被十幾名不明人士闖入,驚嚇而無法立時做出適當的反應,眼睛在這需要辨明外界情況的時候卻無法睜開,因為同時來自前方各角落的鎂光燈正對著他急閃,啪扎啪扎如夏夜暴雨,A恍惚覺得自己站在高聳的舞台中心,像個等待接受採訪的Super Star……  

    一支麥克風自亂軍中突圍而出遞進他微瞇的眼前, A微抬臉,看見持麥克風的手竟屬於知名女優甲斐小姐,食指纖細白皙如剝皮嫩筍,太過的近距離讓A不禁將甲斐小姐的玉指想像成白嫩渾圓的一雙肉腿,腿腹間夾著一隻閃爍銀光的巨大陽具,甲斐小姐綿膩的聲音彷來自天堂,如舔耳窩般細聲呢喃:「A先生,可以接受我們的獨家專訪嗎?」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吞了一顆SEROXAT、二顆EURODIN和XANAX後,A按下CD PLAYER,輕靈的梵音透過喇叭箱輕輕震動他的耳膜,他坐在床沿想像陣陣的音波已化成在他肩背上柔軟按壓的指頭,緩慢地轉動著脖頸伸展四肢後,A趴到床上仿貓弓起背脊,隨著音樂如數節拍地做起腹部呼吸的慢動作……這是A每日睡前必須進行的舒眠程序,通常,順利的話,在半小時左右他便能感受到強烈而無法拒抗的睡意,然後躺好身子很快就能「不醒人事」;當然今天A也如是做著睡前種種的例行事,只是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感覺身體失去熟悉的平衡感,像驟然被拋擲在半空中般床板輕微抖動後,隨即而來一陣劇烈的搖晃,是地震?……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