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戊子瑣語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莫泊桑塑像

  近來深為失眠所苦,暫時放下了大部頭的小說,改讀短篇小說。前些日子讀了幾篇愛倫坡的作品,在腦袋已經不清楚的情況下,愛倫坡的詭異驚悚倍增情境效果,讓原本就容易胡思亂想的我,想像更加囂狂起來,隨着故事情節起伏,恐懼遂神出鬼沒於幽闃暗室。我不是惡人,卻也膽小,還沒睡意就已經害怕在先,隨手換了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集,一不小心,一個失眠夜竟把它讀完了。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近來沉迷在芥川龍之介的文字魅力裏。最早認識芥川,是因為電影「羅生門」,羅生門這詞後來被引為各說各話、難辨真偽之意,但讀其文本,發現祇有大雨中的羅生門場景與其因戰爭而蕭條的時代背景相同,黑澤明所執導的「羅生門」,乃以此為時代場景所拍攝,故事情節則引芥川的另一篇小說「竹籔中」為藍本。但看小說的羅生門篇幅雖短,其實更有意思。

  芥川非常擅於描寫人物性格與其玄妙的心理轉折,對於氣氛的營造與掌握,隱然呈現出作者內心世界對死亡的迷戀與恐懼。自然那是極其複雜的。

  「齒輪」一篇令我震懾不已。也許因為一幕剎那的印象引燃短暫振作的力量,但卻又莫名突然地頹廢消沉,陷入對生命絕望之感,這種痛苦祇有當事人才寫得出來,而為類同病症所苦者,讀來感觸尤深。「現在只有睡眠能拯救我了。然而安眠藥竟然吃得連一包都不剩,我實在無法忍受在清醒當中一直持續下去的痛苦,於是產生了絕望般的勇氣,叫來一杯咖啡,拼死命的揮動筆桿。……可是疲勞慢慢使我的腦筋模糊起來,我終於離開桌子,躺到床上去了。接下來似乎睡了四、五十分鐘之後,又感覺到好像有人在耳邊喃喃地說著這樣的話,馬上醒過來站起身。」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楊逵先生的「光復前後」,酒館特別轉載楊熾昌(水蔭萍)先生的「回溯」,期能藉此兩篇的內文對照,讓酒友們能更全面性的瞭解日據時期台灣作家在生活及創作上的處境。

  從楊逵先生的作品中得知,真正的文學是超越國籍和政治的。譬如他的日人朋友入田為接濟楊逵而被判刑入獄,仍猶不悔,當知將被遣返日本,因深愛台灣這塊土地不願離開而選擇自殺。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暫停了《卡拉馬助夫兄弟們》,我在閱讀《永恒的丈夫》。

  譯者孫慶餘先生發表於民國65218日《中國時報》上的「為人類同胞愛舉證」一文,對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作品有相當深入的解析
──「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不是拿來消遣的,它是供人研究的,而無疑,看他的書會使人對人性更增瞭解。他的書,每一頁都富含哲理,沒有一頁可以含糊掠過。同時,它們都不深奧,它們只是深刻。……他的嚴肅和精練到達駭人聽聞的地步。小說更是他的哲學和心理分析,他是一個天生不說廢話的文學家。」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在二十世紀日本的他,在三十歲來臨之時,就已經到了凡事無動於衷的地步。他的思想並不因為人生的黑暗面而吃驚,他的神經也不為陳腐的秘密而退縮。他無從感受痛快的刺激,老實說,他疲憊極了。」

  「代助處於和平岡截然不同的自己獨有的世界之中,比他更進化──進化的背面卻是退化,這是古今共通的可悲現象──這種思想平岡完全沒有。代助一如舊態,還是三年前那種幼稚的思想。這種公子哥兒毫不掩飾地把自己的缺點暴露出來,猶如用馬糞丟漂亮的小姐那麼令人吃驚。與其對世事童心未泯,不如沉默來得安全些──這是代助為平岡設想的。」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