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忍住不平的情緒,故做鎮定地去了趟洗手間,再返回自己房間;若在過去,遇到這種情形她必然直衝回房間,任充滿腦海的怨惱和委屈,像不斷自生繁殖啃噬的病菌讓她全身發抖,緊咬牙根卻禁不住淚水潰堤,斗大的淚珠瞬間成狂洩急落的大雨,腦海不斷重覆著母親帶刺的語句……她確實感覺到自己理性與情緒管理上的進步,那來自於多年不斷的反省與自我改革。所以此刻,她回到房間後,只按下CD Player,被書充塞的狹小房間裏響起梵唱的聲音,坐在床沿上,深深緩慢地吸氣……吐氣……

    ……吸氣……吐氣……不過是為了一個陌生女子。昨日她電話通知了那名女子,到父親工程駐地的現場面試文書計價小姐,沒想到女子在面試時,才顯出對電腦文書作業的生疏,現場主任回來電話告知不適任,於是母親開始抱怨碎唸:「會唸那種爛學校,想也知道條件一定不好,何況都三十幾歲了,這種人妳還通知她來面試做什麼?浪費電話費還浪費大家的時間……」,她氣惱母親以學校評斷一個人的價值,忍不住回說:「學校不好並不表示學生就不好、做事能力就一定差啊!像我唸的也不是什麼『明星學校』,難道就代表我很差嗎?……」「是啊!不然妳現在怎會失業在家,到處都沒人要用妳……」──母親毫不留情的直言在她心頭上變成一塊巨石,重重砸下,是熟悉的痛感──為什麼至今母親仍要那樣說話呢?傷痛中,她為母親感到遺憾:〝妳還是說話不經大腦,從不思考語言的殺傷力麼?〞但另一方面更令她難過的,是經過這麼長久的溝通和努力,原來母親對她的觀感仍未改變,只是按捺下不發作罷了,透過這件面試事件她才發現,她在母親眼中就同那陌生女子一樣,缺乏能力,沒有價值。

    在平息情緒的過程中,她難改習性地自動回想起許多往事,發現年齡無法和智慧成正比的人比比皆是。像舊居隔壁的那對老夫婦,都六十多歲的人了,還是三天兩頭為了點芝麻蒜皮的小事,就在大馬路上潑婦悍夫地惡言詛咒對方〝野狗咬去嫌肉臭,橫死路邊沒人埋〞──當時她直覺想起「老不修」這字眼,原來是另有深意。

    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追求的不該是名聞利養,而是修心養性;一大把年紀仍不知修養的重要,那真是「老不修」了──她的母親也算是「老不修」嗎?唉!她忍不住嘆氣。雖說一樣米養百種人,有時她還是會想,或許是基因的問題。

    母親是道地的台北人,而她和二位哥哥則遺傳了父親大部分的庒腳個性,直憨善良不懂彎巧,隨著年齡增長,性格與價值觀上的落差愈來愈顯著。像同父異母的弟弟就遺傳了母親重視實際的性格,凡事多會站在資方立場考量,不似二位哥哥,出社會便從基層幹起,自然對員工的諸多苦衷特別能夠體諒,甚至因而轉向公司努力爭取,落得母親數落他們「吃米不知米價,花錢不知跑錢苦」。

    縱使近年來家裏的經濟狀況不甚理想,負債累累,但她始終認為那是因為他們過度重視「物質」的緣故。其實她的父親已不止一次提起,當年猶在外租屋時,公司連住家,一家七口擠在一起,過的雖是苦日子,遑論物質享受,但那時候反而能攢得住錢。

    就是攢了錢,陸陸續續買屋置產,原來七口分住三處,漸漸都被房貸和重覆支出的家電和生活開銷給綁困得動彈不得。父親較有看開的想法,覺得了不起房子全賣掉償清債務──像以前那樣反而人氣旺,比較好……母親和弟弟可不這麼想,辛苦了一輩子,說什麼房子也不能丟下……

    她喜歡父親的樂觀和隨緣,也確知父親唯一放不下的,獨剩下她:都已經四十歲了,連個論及婚嫁的對象也沒有,既無存款又沒工作,將來他走了,誰來照顧她呢?……昨日電話中的那位伯伯,也是相似的語氣……

    打電話聯絡女子時,是對方父親接的,她才知道原來女子還未婚呢。在確定是通知面試的電話後,那位伯伯一面吩咐女子的妹妹「快去找妳姊姊過來,說是通知面試的電話」,一面難掩愛女心切的語氣,抓住機會為他女兒說明找工作的原因及女子的脾性和優缺點:「她是不太懂得應對、不會說好聽話啦,可能是因為身材不是那麼好,讓人覺得反應不夠靈巧,不過做事很認真負責的,絕對不會輕易換工作,也從沒聽她抱怨過的,只是我看她工作那麼辛苦,在一家公司待四、五年了,到現在時薪才八十塊,我才叫她有機會就換個好一點、穩定些的工作……」;她持著話筒邊聽邊安慰著女子的父親,眼不著意地望著桌上從「人力資訊網」上印下來的十幾個應徵人員資料,就年齡而言,女子排名第二高,其餘都是擁有專科或大學背景、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子,年輕確實是女性的本錢,她深知這點。

    換了女子的聲音,從談話中,她聽出女子的學識內涵確實並不高,有些憨直,有點兒土氣,條件真的並不好,電腦操作上似乎只會些基本的Word、Excel,不擅於打扮或懶於打扮,個性缺乏野心不夠積極,反應可能也不夠靈敏,但人應該很古意善良的;她手頭上所提供的這份工作,條件也不好,二萬月薪,沒什麼福利,並且契約只剩半年期……;她對女子說明工作性質時,其實有些心虛,半年後,女子又要另覓頭路,屆時女子的父親定又為女兒的失業擔心憂惱,她只能盡量勸說這份工作充滿未來性──起碼待遇肯定比時薪八十塊要好多了。女子很開心,直說「沒關係,我願意,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好好做……」。

    女子依約請假面試,只是……

    隔著房門,她聽見母親打電話詢問其他應徵者,通知面試的聲音。她想起電話中女子父親為女兒拼命說明關切的語氣,想起女子疊聲說著「我願意」時的喜悅聲音……〝學歷、年齡、收入高低,並非一個人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多次她想對著母親和那些以此而否定她的人大喊:你們的觀念是錯誤的!但是──她已年過四十,不過高職畢業,從來都沒有機會,以後更註定沒有機會了。


    -2006-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