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尤特里羅


這是昨天下午剛發生的事。

當時我在市區裡,或是在上班途中,或是在返家路上。心情原來是輕鬆的,走在騎樓下不疾不徐地,但後來被前頭更緩慢地邊走邊聊天的幾個年輕女人給惹得不耐煩了,便想從旁邊超越她們,這時我才留意到有個奇怪的男人有意無意地正逐漸貼近我,雖然沒有正面對照,直覺他來意不善,於是我放慢腳步試探,讓他先走──見他超越了那群女人,於是我也加快腳步從女人右側超越她們,未料那男人似早料著似地,在我超越那群女人時隨即放慢腳步,以至於我很快便從他身邊經過……就在一瞬間,我感到不妙!──我的左腋下已被扎了二根細針……

──是迷幻藥嗎?──我難顧形象試圖將它們拔出來,但它們的藥效發揮得太快,也許只一、二秒鐘,我已開始感到暈眩了……我顧不得其他了,拼命向旁人求救:「拜託!救救我……救救我……」,但那些經過的人都沒理會我,加緊腳步地走開了,我的意識愈來愈模糊……那男人就躲在一旁等著我失去自主能力就要帶走我,我必須在剩餘僅存的清楚思考中尋出自救的方法──我只好抓住一個女人,緊緊的抓住她不放,虛弱的說:「請妳救救我,帶我離開這個地方……」……我感覺到她的攙扶,拖著無力的兩腿隨她離開現場,進入到最近的一棟大樓裏面,上了電梯,無法留意到底上了幾樓了……

偶爾,略為清醒些時,我發現我在一間會議室裏,冰冷的OA辦公設備,時尚而現代化的裝潢,透過略敞開著的門,我見到有些男女邊討論著經過了;原來這是那位「救命恩人」上班的公司,看起來似乎是外商公司,我的「救命恩人」幾次和她同事進來看我,我隱約有如此印象,昏昏沉沉的,我只想趕快打電話給父母,請他們來帶我回去──我不知我能真正相信誰呢?包括那位「救命恩人」……我不確定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人心是善變的,容易被改變的,輕意就改變主意,絕不能完全信賴另一個人──親密的友人都會背叛了,何況陌生人……但也有可能,陌生人反而是最安全的……我繼續昏沉著腦袋,混亂的思緒像不停旋轉的萬花筒或歪扭旋轉的木馬花車……白光花花的抽象無理的思緒,不相信這個懷疑著那個,頓時又為自己的小人心眼羞愧,頓時又冒出〝人心隔肚皮〞這句話來……

靠著那位小姐的協助,我終於撥通電話,聽見了父母親的聲音,那樣清晰地說:現在沒空走不開啦,妳就在那裏多待一會兒,等精神好些再離開嘛!……

「人是一座孤島」──我在這句話中掙扎著努力醒來……



-2006-12-28-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