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這場夢境……
  轉載今天在聯合報上看到的報導……

你嘗生鮮牠受煎熬   太不人道
 
【聯合報╱本報記者郭勝恩】 2007.07.08 03:56 am 

 嘉義市一家餐廳推出「陰陽活魚」料理,端上桌時魚嘴還在張合,藉此強調食材鮮活;雖然是吸引食客的「點子」,卻招來殘忍的批評。其實強調食材鮮活的方式不少,實在不必以近乎凌遲動物的方式滿足口腹之欲。

近年來飲食多元化,消費者嘗遍各國各式料理,足已豐富味蕾。如還追求茹毛飲血更「生鮮」料理,無異回到野蠻時代,也損及人性。

除了陰陽活魚,中國民間流傳的殘忍吃法,尚有烤鴨掌,把活鴨放在微熱的鐵板上,活鴨受不了高溫開始跳,最後鴨掌烤熟了,鴨子還活著。最恐怖的則是生吃猴腦,敲開猴子頭骨,舀挖猴腦入口時,猴子尚掙扎慘叫。

如此嗜血的吃法,令人懷疑是為了美味,還是追求感官刺激?已有廚師省思「陰陽活魚」這樣的「創意」太殘忍,寧願棄此手藝,值得稱許。

消費者是不是也該本著對眾生的尊重,感謝人類賴以維生動物的奉獻,拒吃有虐待動物之嫌的料理,畢竟美食是文化,不該有血腥的一面,不該忽視動物也有感受。在各國以更人道方式宰殺動物的今日,我們還大啖「活料理」,真的是一大諷刺。

「陰陽活魚」推出後,生意並未變好,反而出現撻伐聲浪。到底這道料理帶來多少「利」與「益」,業者有必要深思熟慮,權衡得失,如果無利又無益,甚至還要面對千夫所指,乾脆把這道料理除名吧!

【2007/07/08 聯合報】 



【來夢來人‧夢記事】下班後的經過


    下班後直接到安親班訪友;今天是禮拜三,一陣子沒來幫忙,沒想到學生變這麼多,記得原來十根手指頭數還有剩,現在居然一間二十人的教室都擠不下了。一些還認得我的舊生,故意跑來問我要紙啦、橡皮擦子啦、鉛筆斷了請我幫忙啦……他們像一群可愛的小猴仔在我身邊轉來轉去,轉得我頭都暈了、喉嚨也喊啞了──你無法想像小孩子的嘰嘰喳喳根本就像整群麻雀用麥克風在擴音器上搶話開講。

    他們很喜歡我的這位朋友,她留著俏麗的短髮,長得就像孫燕姿,笑起來很可愛,又甜又親切,男生女生都喜歡她,有時還會為她爭風吃醋,難怪現在上課出席的情況這麼好。課桌椅後面的走道上也擠滿了家長,其中很大部分是聽了小孩子回家後不停說著老師上課的情形,忍不住藉口帶小孩來上課,其實是好奇我的朋友到底有何魅力,竟能讓他(她)們的頭痛完全消失?

    朋友一喊「上課了!」座位馬上就坐滿了。一位父親走到我身邊低聲問:

    「請問這裏可以抽煙嗎?」

    「喔,不行的,這裏面完全禁煙,你想抽煙可以到外面的樓梯間。」

    「謝謝。」

    「不客氣!」──我覺得自己也像在這裏輔導學生的老師,忍不住心情愉快,微笑起來。

    又一位男童的父親過來了:「我的孩子為了趕來上課,來不及吃飯,他可以在座位上吃三明治嗎?」課再怎麼重要也不比肚皮重要,但是在座位上吃東西實在不太恰當,未來其他學生跟著仿傚就麻煩了;於是我建議他讓男童到隔壁的小教室盡快把三明治吃完,這樣就不會錯過太多上課的時間。看看沒什麼事了,我跟另一位助理打過招呼(她正忙著照顧低年級的幾位小學生)後,便下樓走到街上去,準備到另一頭巴士站去搭車。

    走出巷子,前面馬路繞著一座圓環,我打算走捷徑直接穿越圓環走到對面去,有人在馬路旁賣燒烤,一個等同人高的凹型鐵籠架子,一端鐵網底下是燒紅了的炭火,另一端像平台的銅盤上,畏縮著幾隻「東西」,我不太願意覺得有點噁心地瞧了一眼,發現竟是幾隻不過比巴掌大些的乳豬,活生生的,凸著圓方型小鼻子拼命往裏邊擠,因為愈靠近鐵網熱度就愈高,有幾隻身體的一邊竟然已經烤得半熟了,牠們發出嘰吱悽慘絕望的尖叫聲,非常可怕,我看了覺得反胃想吐,太殘忍了,終於忍不住上前去跟賣燒烤的老板說:「請你別把攤子擺在這裏,這裏是馬路邊,讓人看得真的非常噁心,而且這樣做也實在太殘忍了。」老板是看似五十開外,皮膚被烤得乾扁黝黑的中年男人,他不以為意地問站在身旁的另一位女性路人:「會嗎?妳覺得呢?會覺得很噁心嗎?」那女人聳聳肩,是一副不關我事的表情,回答:「還好吧……」我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個無血肉的女人,很難相信這種話居然是從一位穿著OA上班族制服的女人口中說出來。只好憤憤地走過馬路,有人從後面跟上來,原來是我小學的同學陳心潔。

    陳心潔說,現在這種強調活烤的燒烤攤子愈來愈多了,這些人開始是烤鴿子,活的鴿子被綁住兩腳,邊烤邊拔羽毛,因為聽說烤過的羽毛比較好拔,鴿子還是活的呢,一隻翅膀被烤到半熟,拔掉羽毛,換烤另一邊,鴿子得活著看著自己被活剝、身體被烤得通紅,直到身體裏的油脂被烤出體外,滴在炭火上發出「滋──」的一聲……,她邊說著,路邊竄出一隻披著半邊焦皮的小乳豬,顯然牠暫時脫離魔掌了,我叫出聲來:「快跑!快跑!別再被人抓到了!」陳心潔似早已見怪不怪,望著躲進草叢裏僅存的豬尾巴餘影,嘆口氣:「唉,真不知牠們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我們拐進另一條感覺更庶民的巷道,陳心潔繼續說著燒烤的話題,這時我才開始留意她現在的樣子。

    我的這位小學同學若不是勤儉懷舊,就是缺乏創意,她還是留著齊眉的娃娃頭,維持著一副鄉下人村姑般的面孔,樸素而有些笨拙的表情,不過多了一點「不為所動」的冷漠,好像再誇張荒謬的事也無法令她感到驚異──這是生活在都市給她帶來的影響嗎?──「你想過再來他們會活烤什麼嗎?鴿子、龍蝦、螃蟹、生魚和狗,現在是流行烤迷你豬──反正養主已經知道不管怎麼照顧,迷你豬早晚都會變成大豬……」這時,幾隻寵物鼠在眼前橫跑過去,鑽入民宅牆縫裏,空氣中還留有牠們毛皮燒焦的味道……不知道是都在想著這個問題,還是被渾濁著罪惡與食慾的燒烤香味所迷惑,我跟陳心潔都沒再說話,鞋跟踩踏在石地上發出鏗鏘的回音顯得有些不實在,像走在一個虛無迷幻並不存在的世界裏──忽而瞥見隱藏在左邊巷弄坳處的一座廟壇,焚香裊裊循天旋上,一片灰煙濛霧中一面巨牆矗立在旁,上面畫著令人觸目心驚猙獰可怖的地獄生相圖……那一隻隻餓鬼被綁於火紅鐵柱上被炙火燄烤的痛苦哀鳴聲彷彿鑽入腦海,耳邊卻是傳來陳心潔詭異飄幽的聲音──「告訴你吧,前幾天我在□□地方見到有人在烤嬰屍了……」……


  -2007-03-01-
   酒館留聲機:Summer 78


老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 the Elder﹞﹝l525 ~ 1569

   老布勒哲爾是荷蘭畫家。他的作品類別包括了繪畫、雕凹版畫和素描等,主題涵蓋的範圍包括從政治、社會諷刺到自然素描,從幻想寓意畫到聖經故事畫,無論哪一類,都顯示出敏銳的觀察力,以及突出細節的本領。

  老布勒哲爾最著名的是繪畫作品,分為三類:幻想或寓意、風土人情及聖經故事。作品中顯示出老布勒哲爾描繪日常生活景象的本領,說明了老布勒哲爾對農人生活的喜愛,也解釋了為什麼他有「農夫老布勒哲爾」的封號。

  他的觀察力敏銳,但很容易被人誤解為描寫細膩的寫實作品,他擅長於掌握精確的時刻中的動作。為了強調主題的動作,他排除了身體色調的層次,因此在他的農人裡,找不到獨特的人,他們幾乎是一個模樣﹝圓臉…﹞,他們的視覺效果端賴動作中呈現的本性和氣質。老布勒哲爾的世界裡喧鬧佔最大多數,如同永不休止的政治和宗教的騷動。 

狂歡節和四旬齋之間的爭鬥
﹝The Battle Between Carnival and Lent﹞
 

1559 年
油彩‧畫板,118 x 164 公分
藝術史博物館,維也納﹝Vienna﹞,奧地利
說明:
  畫面上,象徵狂歡節的胖子形象,後方尾隨著一群戴著面具的人,騎跨在一個大酒桶上,舉起一把沾滿肉湯的烤肉杆,開始擊打坐在兩個修士拉行之小車上的瘦弱四旬齋老人。低地國的這個習俗,為老布勒哲爾提供了這個具有深刻喻示性的繪畫素材。這是介於歡樂和苦行贖罪之間、兒童的活潑歡樂與流浪者及跛足都的憂傷痛苦之間的場面;是對人類命運的苦澀思索。

資料取材:視覺素養學習網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