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梔花(攝影:Tracy) 

  深夜,接到仲青傳來簡訊:看了緬梔花之夜 弄成一首詩 看看

  開在「燭虛」上的緬梔花,味道是甜的,我說那才真是〝雖在黑夜,卻是猶在枝椏上綻放的新鮮〞,帶着文字特有的香氣,不似我,逕揀拾落在地面上的殘花碎葉自我安慰。

  歲月乍忽而過,已毫不喧鬧了。收到簡訊的這個夜,驟然想起仲青說過的:何敢望賢,志不及也。--於是,怔忡地反覆想着。

  

  六月七日   緬梔花之夜 

 

  如同流浪漢
  
  夜空中無露水的樹
  
  幾朵緬梔花 被誰打轉着
  
  散落在那些破碎的身體上
  
  卻總是找不到人問:
  
  這班車開往台北嗎?
  
  
  
  車影已遠
  
  石椅上的小公園
  
  昏黃的月色像身旁的這些
  
  變成了黑夜的蝙蝠
  
  有某種致命的雨滴
  
  從黑暗中瓢潑而下
  
  
                            2009 六月七日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