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UMI之間真的沒有什麼,也曾有點什麼,那些什麼其實是不算什麼的
……


    這首歌是一位失聯多年的老朋友UMI介紹給我聽的。那時的我,也許還未滿或剛滿二十歲,UMI是住家附近一家唱片行的老闆,四年級前段班的他,因為有著一張娃娃臉,看上去卻是一付還未滿三十歲的樣子。

    認識UMI,當然是因為買錄音帶,當時葉璦菱的首張專輯「因為……所以」(好像是這個歌名吧)剛發行,父親工作上的日本朋友HAYASHI聽了很喜歡,託我代他買,他要帶回日本去,試當音樂噴泉秀的背景音樂
……

    我喜歡音樂,常去光顧,和UMI也愈來愈熟,有時他老婆不在時,他便為我放他喜歡的歌給我聽,同是天蠍座的我們,喜歡的音樂不論歌手、樂團或音樂調性十分接近,即使沒聽過,也不知道,我說:「UMI,幫我錄幾捲錄音帶好嗎?歌由你選。」我十分信任他選歌的能力,他幫我選的歌沒有一首我不喜歡,總是驚喜、驚喜、還有一種說不明白甜蜜的默契。

    很懷念那些日子,他,還有他的堂哥Peter、他的DJ朋友兔子、還有幾個玩Band的朋友,只要他老婆不在,UMI的唱片行就搖身一變──變成PUB。大家聊天、喝啤酒、聽喜歡的歌,偶爾也會泡壺茶,吃起剝殼花生
……


    關於那些Soft Rock'的經典名曲便是UMI介紹給我聽的,其實他們聽得更重。UMI說:「先從Soft Rock'開始入門吧,免得你一下子不能接受。」──他是個細心體貼的人。他也喜歡日本的「南方之星」和「安全地帶」,他也欣賞中島美雪,他帶我接觸New Age音樂,他知道我喜歡什麼音樂,因為他喜歡
……他知道很多很多各種類型的音樂,他是我音樂上的知音。

    我很喜歡他,但他老婆不喜歡我,有一回還特地帶UMI未婚的弟弟來介紹我們認識,因為……我猜想也許她知道,UMI的朋友、包括他的堂弟在她的店裏喊我「老闆娘」──「相見恨晚,可惜認識你的時候我已經結婚了。」──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和UMI尚未熟稔的時候,他曾戲謔地這麼說。

    和UMI之間真的沒有什麼,也曾有點什麼,那些什麼其實是不算什麼的。

    後來我搬走,他的店也收掉了──他討厭老是幫那些客人錄日本演歌、台語歌、還有當時很流行的國語歌,但是真正搬走的原因沒人告訴我,Peter沒說、兔子也沒說,我也不敢問太多。

    之後,往往我流連在其他唱片行許久許久卻仍不知該買什麼;彷彿命運刻意的安排,如今我住的地方就在他的唱片行隔壁,只是我遺失的音樂知音,再也不見了
……

    今晚為他點播這首歌──Love Is Like Oxygen,如果音樂在我生命中的重要性像空氣……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