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從《迪坎卡近鄉夜話》中摘些句子出來──果戈里的形容、敘述真是太美妙了,我想起我在「舌獄」中,為營造幽詭氣氛而使用的大量沉重的字句,那真是愚笨的作法,是一種用文字強姦讀者情緒的作法,完全暴露了自己在文字使用上的不足──瞧啊!果戈里是如何優美的將讀者帶入他那神祕的異國神話中,置身在迪坎卡聽著養蜂人說的古老傳說……「說故事」便該是這樣說故事,我真希望我能將裏面所有令人驚異的文字帶出來給你們,只是,那得躲過女妖的誘惑和魔鬼處處令人防不勝防的陷阱……不如你來探險吧!我的好友們,桌上已為你準備好一杯精釀的烈酒,就像過去一樣,只是這次你必須獨自前往,當你平安無恙歸來時,記得回到酒館來,我等著聽你說故事呢……

    fly.



果戈理的《迪坎卡近鄉夜話》
演講人:王愛末(中國文化大學俄文系副教授) 

  尼古拉‧瓦西里耶維奇‧果戈理(1809-1852),俄國作家,寫實主義文學的創始者。生於烏克蘭一小鄉村的地主家庭。從小受到父母的影響,愛好戲劇、烏克蘭歌謠和民間傳說。在二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以一系列膾炙人口的佳作:《迪坎卡近鄉夜話》、《密爾戈羅德》、《彼得堡小說》、《檢察官》、《死靈魂》等豐富了俄羅斯文學的寶庫,成為十九世紀俄國寫實主義文學的一代宗師,亦被譽為「俄國散文之父」。
  果戈理在十九世紀俄國文壇上,甚至在全世界文學領域中均佔有重要的地位。他雖傳承了浪漫主義,卻也開啟了寫實主義的風格;多數人更將他定位為俄羅斯寫實主義的創始者與領袖,因為他的故事情節或人物均取材自日常生活,用字遣詞也極為通俗,都是人們所熟悉的一切,完完全全反映出當時俄羅斯社會的眾生相。果戈理此種非韻文(亦即散文)的寫實手法不但深深地影響了同時代的作家如屠格涅夫、托爾斯泰、杜斯妥也夫斯基,甚至其後的各派作家如契訶夫等,也都奉他為導師。

《迪坎卡近鄉夜話》簡介

  果戈理假藉一個正直樸實的烏克蘭鄉下養蜂老人紅髮潘柯之名,講述了八篇故事;其中『索羅欽西市集』、『伊凡‧庫帕拉節的前夕』、『五月之夜』、『失落的信函』、『聖誕節前夜』及『魔地』的情節多在敘述卑鄙的魔鬼如何設計陷害粗心而輕率的哥薩克農夫,或是企圖破壞別人的愛情,但結果總是被揭穿而計不得逞;『可怕的復仇』為描寫亂倫與謀殺的史詩型浪漫恐怖小說;『伊凡‧費多羅維奇‧施邦尼卡和他的姨媽』卻不再說神道鬼,而是深深刻劃出鄉紳地主們生活的猬瑣和無聊。
  此書結合了優美的傳說、神奇的幻想和現實的素描,以明快、活潑、清新、幽默的筆調描繪了烏克蘭大自然的詩情畫意,謳歌了普通小老百姓勇敢、善良和熱愛自由的性格,同時又鞭撻了生活中的醜惡、自私和卑鄙。它是浪漫主義與現實主義創作相結合的產物,被普希金譽為「極不平凡的現象」,從而奠定了果戈理在文壇的地位。

〈引文〉

「……《迪坎卡近鄉夜話》使我感到驚異,它表現了真正的歡樂……對載歌載舞的民族的鮮活描寫,小俄羅斯自然景色的清新畫面,這種歡樂天真無邪又狡黠俏皮。它使我們捧腹,我們可是自馮維辛時代就沒有歡笑過了……」 ──普希金

「《迪坎卡近鄉夜話》在讀者間喚起了最殷切的希望……它是年輕的、新鮮的、芬芳的、豪華的、令人陶醉的詩,如同愛情之吻一樣……」 ──評論家別林斯基

  這是《迪坎卡近鄉夜話》於1831-1832年出版後在文藝界所獲得的評價,此書也是讓果戈理從此在俄羅斯文壇上嶄露頭角、站穩腳步的成名作。
  十九世紀前葉仍是浪漫主義盛行的時代,它激發了人們對民間文學廣泛且濃厚的興趣,而烏克蘭豐富的民間創作更是許多作家靈感的來源。果戈理即為其中之ㄧ,再加上烏克蘭是他的故鄉,因而更是用心地大量蒐集當地的民間故事、歌謠、傳說等等。評論家索莫夫曾說:「果戈理那兒有很多小俄羅斯的民歌、小故事、童話及其他等等,是我在任何人那裡都沒聽說過的……」。的確,《迪坎卡近鄉夜話》是一本以烏克蘭民間傳說為背景的故事集。果戈理以寫實的筆調描繪出充滿幻想、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同時也詳實的描述平民百姓鄉野生活的瑣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