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真的,我真的完成了一部作品,不然我不會耗到下午三點鐘才起床。
  228清早,讀完了果戈里的「蓬車」和「狂人日記」,雖是正經八百的正體版,不過故事的荒謬、顛狂還是令人嘖嘖稱奇——也不免要嘆口氣;我想起翁鬧,翁鬧生前就只留下那幾篇作品,篇篇傳世,讀完也就沒有了;果戈里帶給我相同的感覺,一種遺憾到怕的感覺。
  果戈里(1809 ~ 1852),得年僅43歲。1852年接近狂熱信徒馬德威‧康斯坦丁諾夫斯基神父,過度沉迷於神秘主義摧毀了他,「信仰」帶來的罪惡感攫取了他的靈魂與創作力——二月,絕食,鬱悶而死。

  我猜想,他原就是擁有「耽迷」的潛力的。
  在「狂人日記」裏,主角為獲知意中人(局長千金)的生活內幕與思想喜好,竟搶奪她所飼養的寵物狗「美琪」與另一隻狗「菲岱爾」的通信,甭說這位九品文官是怎麼聽得懂狗語,狗與狗之間彼此也會通信?這可厲害了!但這都還是在主角尚未發狂之前所發生的事,那麼到底整篇日記體的小說是作者荒謬的狂想呢?還是主角確實是因為失戀的挫折所以才發瘋的呢?頗為有趣的是,讀至中途,竟能意外讀到記載2000年的日記,一見到「二千年」三個字,剎時產生時空交錯的錯覺
——來到我的年代了呢!不免更仔細地看下去——「四月四十三日」——這、這可不對勁了……原來,這時候他已神智不清了(偏這會兒卻是我最認真的一刻呢!)……突然我有被果戈里開了一個玩笑的感覺,好像他早料準了會有這一刻發生似的。
  續讀《迪坎卡近鄉夜話》時才對果戈里的作品有更多些的認識,確定目前國內並未有出版他的中篇小說「塔拉斯‧布林巴」。讀完《狂人日記》時已發現他的作品有股魔力,一時之間說不清楚;……我說過果戈里的作品是挺適合在睡前讀的麼?就是這般
——他(或它?)不會害你做夢,不過經過睡眠的消化吸收與沉澱,當在你意識「乾乾淨淨」的時候(就一般人所謂「將醒未醒」之時),你會發現,你的創作力突然被激發到巔峰、極致,無能自制地激狂起來,你知道那靈感來時的興奮絕對讓人停不下來、你知道這部作品裏的情節該如何發展、人物如何描寫塑造、關係如何糾葛牽掛,天哪!你還發現你已經想好如何在結尾時來個精采妙絕的懸盪一筆!……真是天才之作!真的,我沒騙你,我對天發誓,我真的完成了一部作品、一部曠世鉅著……不信?你去問「費迪南八世」,他絕對會願意以他的西班牙皇位為我擔保作證!……


  -2007-03-01-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