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返家時,難得已是白天,大部分的學生或上班族都已出門去了。

我從大馬路拐進巷子不久,就見到一位中年男子與婦人在馬路旁爭執不休,他們的周圍自然地圍攏了幾個人,似乎尚未決定要支持哪一方,而各自專注的聽著雙方的說詞。我對爭吵沒興趣,不愛湊熱鬧,只是他們一羣人占駐了原本就不甚寬大的馬路,我的腳步也只好緩了下來,正思索要從他們的右手邊繞過去?還是要從外邊馬路繞過他們?

──我不想太貼近那羣人,也不想自己給對向來車或人造成困擾,還在猶豫時,發現身邊停在一樓樓梯口的摩托車上有人忘了一個大布袋,那袋子就敞著口擱擺在前面座墊上,這原沒什麼,只是一瞥眼可不得了──一把鈔票就在袋口邊,一付隨時都要掉落出來的模樣:「只要稍微顛簸一下就會掉到地上了……」──「掉到地上的東西被撿起來,就只是〝撿到〞而不是〝偷〞了……」……發現自己的歹念,原來自在的臉色瞬間變了臉,倉促而緊張地,若不是那羣人專心在吵架上面,我的獐頭鼠目定然馬上被發現……害怕而矛盾,這樣是不對的,可是,那麼輕易就可以拿到錢,只要不被發現,就算被發現了,我也可以辯稱是從地上撿到的……我的身體稍用力地往車身撞一下,假裝是要靠在車子上那樣地,果然,〝啪咑〞一聲,一疊鈔票掉落地上,就跟我預想的一樣。

我的腦海掀起驚濤駭浪,「蹲下去」的動作十分簡單卻相當困難,我直覺只要我一有動作,所有人的眼光馬上會轉移到我的身上來……這樣的想像揮之不去,可是,錢就在地上,一疊對摺的鈔票就在地上,雖然我不確定它有多少,可是,它們就是吸引我。罪惡感、羞恥心、貪婪的形象、未來被指指點點……這些我都想到了,它們在我腦海裏衝擊著、爭執著,但人一但想說服自己,是不會找不到理由的;是的,我需要錢,因為我失業中,某某老板簽了一張芭樂票給我,還有某某老板推說沒錢付薪水卻有錢喝花酒……我是從地上撿到的──我非常緩慢地蹲下身,假裝要綁鞋帶,發現自己穿的是皮鞋,根本沒帶子,真糗!為自己的粗心臉紅──幸好沒人發現……我將那疊鈔票撿起,站起時同時轉身塞進自己的口袋,可是太緊張了,我的口袋在此時卻很不合作,它將鈔票卡在袋口、我又急又恐怕,偏偏這時鈔票主人回過頭來看見了:「喂──你在做什麼?」

原來和婦人爭執的男人就是鈔票主人,那摩托車是他的。我心虛地裝糊塗:「什麼?」「你拿我錢做什麼?」「沒有啊?我哪拿你錢了?你別胡說八道!」「你分明拿了我的錢,就在你的口袋裏……」,我急欲擺脫這被眾人注視的窘況,強辯著:「那錢是我從地上撿到的……」,心裏已不打算為錢辯爭下去了,只要求安全下台合理離開就好了……。男人仍帶著狐疑的臉色,我也不甘示弱:「你說錢是你的,那有多少你總該知道吧?數目對了我就接受『錢是你的』的說法,把錢還給你,不然我就當是撿到的,送去警察局。」(希望這景象千萬別讓父母看到了)男人想了一會兒,很篤定地說了一個數目,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從口袋裏將錢掏出來,隨便數數,是了,就遞還給他:「好吧,數目沒錯,錢還你,下次錢要收好,掉在半路上可沒這麼幸運……」(我居然還死要面子,說起道理來),轉過身趕緊離開……。

真是的,貪心沒好事,沒事招個什麼腥?那些人會相信我說的話嗎?〝撿到的〞?鬼才相信……不對,我摸摸口袋,不對,我口袋裏原來還有幾百塊錢的,可是我居然把錢全部掏給那男人了,我是因為心虛才不敢數仔細,那男人多拿錢也不吭一聲,真可惡!啊,不,都怪我自己貪心在先……可是那男人……唉,倒給他得了便宜了……可惡!

一邊咒罵自己一邊還不敢直接走回家──怕被那羣人發現我住在哪戶,帶著沮喪懊惱的心情,我又拐了個彎,走回馬路上去了……。


( 未完成 )


-2006-12-22-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