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部好電影、一本好小說、一幅好的畫,並不是看了美麗的詞藻、色彩線條就滿足了,一定很想在這些感官形式背後與作者發生共鳴,知道他為什麼這樣畫、這樣寫,對人生的觀察有何心得。能進入作家的內心層次才是欣賞藝術的最高境界,否則停留在感官形式外表的接觸則談不上深度的欣賞。



人 類 有 史 以 來 沒 有 像 二 十 世 紀 這 樣 快 速 的 發 展 , 也 沒 像 二 十 世 紀 遭 受 這 樣 的 災 難 , 兩 次 世 界 大 戰 死 亡 人 數 之 多 為 史 上 所 無 , 許 多 了 不 起 的 發 明 推 動 了 人 類 社 會 的 進 步 , 二 十 世 紀 一 個 世 紀 的 複 雜 與 變 動 劇 烈 跟 過 去 幾 千 年 相 比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 到 這 個 世 紀 的 下 半 已 有 許 多 先 知 先 覺 的 人 發 現 人 類 如 果 這 樣 走 下 去 會 進 入 很 嚴 重 的 危 機 , 一 九 九 二 年 有 一 千 五 百 多 個 世 界 一 流 科 學 家 聯 合 發 表 對 人 類 的 警 告 , 表 示 人 類 與 生 存 的 自 然 正 走 向 一 個 相 牴 觸 的 道 路 , 人 本 為 自 然 的 一 部 分 而 今 遠 離 自 然 與 之 矛 盾 、 衝 突 對 抗 , 奴 隸 、 駕 馭 自 然 , 將 導 致 重 大 危 機 。

從 六 ○ 年 代 以 來 , 許 多 國 家 都 朝 現 代 化 的 路 發 展 , 理 所 當 然 發 展 工 商 業 繁 榮 社 會 , 否 則 落 後 無 法 競 爭 。 但 許 多 學 者 已 懷 疑 現 代 化 是 否 人 類 必 要 的 發 展 方 向 , 這 是 前 此 人 們 所 不 曾 質 疑 的 。 今 天 我 們 所 在 的 演 講 廳 就 完 全 是 現 代 化 的 成 果 , 這 些 設 備 、 材 料 、 技 術 為 傳 統 社 會 所 沒 有 , 代 表 進 步 、 先 進 、 人 類 文 化 的 提 升 , 誰 不 想 要 這 樣 呢 ? 但 是 許 多 研 究 文 化 、 人 類 學 的 專 家 卻 覺 得 現 代 化 有 許 多 值 得 商 榷 之 處 , 認 為 現 代 化 是 西 方 科 學 主 義 的 一 種 知 識 霸 權 , 透 過 政 治 操 作 來 主 宰 別 的 文 化 的 行 為 。

歐 美 先 進 國 家 在 文 藝 復 興 之 後 文 化 發 展 快 速 , 在 地 球 上 不 管 經 濟 、 政 治 、 文 化 均 執 牛 耳 , 因 此 所 謂 現 代 化 就 是 完 全 學 西 方 , 以 中 國 而 言 亦 然 。 全 盤 西 化 不 可 能 , 傳 統 不 同 , 應 有 各 自 的 風 格 , 不 能 完 全 抄 襲 西 方 的 模 式 , 但 基 本 上 肯 定 現 代 化 是 主 要 方 向 。 但 現 在 竟 連 「 現 代 化 」 都 懷 疑 了 , 這 些 學 者 認 為 現 代 化 帶 給 落 後 國 家 許 多 進 步 , 但 都 拿 西 方 為 榜 樣 , 許 多 民 族 自 己 的 文 化 已 慢 慢 被 摧 毀 , 全 球 文 化 愈 變 愈 單 調 , 沒 有 獨 特 的 精 神 。 當 然 今 天 臺 灣 仍 不 能 不 走 現 代 化 的 路 , 發 展 科 技 , 因 為 臺 灣 這 麼 小 , 若 不 能 不 斷 追 求 國 家 的 力 量 , 在 險 惡 競 爭 的 世 局 將 很 難 生 存 。 但 世 界 現 代 化 的 走 向 , 究 竟 是 福 是 禍 ? 最 近 這 二 十 年 世 界 已 發 生 許 多 變 化 , 環 境 污 染 、 生 態 平 衡 的 破 壞 、 貧 富 不 均 、 種 族 宗 教 之 衝 突 、 社 會 動 盪 、 金 融 風 暴 … … 種 種 都 是 以 西 方 科 學 主 義 、 消 費 社 會 的 模 式 一 直 走 過 來 所 造 成 的 , 人 類 能 不 斷 發 展 下 去 嗎 ? 地 球 受 得 了 嗎 ? 人 類 會 把 自 己 帶 到 什 麼 境 界 ? 世 界 上 已 經 有 很 多 人 在 反 省 。

藝 術 風 格 常 與 時 代 背 景 、 風 尚 密 切 相 關

人 類 歷 史 猶 如 鐘 擺 , 走 到 最 左 邊 時 便 要 往 右 邊 去 走 , 永 遠 是 極 端 的 , 不 能 停 在 中 間 , 否 則 便 要 停 擺 , 這 是 非 常 悲 哀 的 , 歷 史 總 在 錯 誤 中 摸 索 , 不 斷 反 省 , 但 遺 憾 的 是 常 常 都 是 由 一 個 極 端 走 向 另 一 個 極 端 。 現 代 化 到 如 今 , 很 多 人 已 開 始 懷 疑 是 否 已 走 到 一 個 極 端 , 而 該 回 頭 檢 討 反 省 , 否 則 到 下 一 個 世 紀 , 人 類 將 面 臨 更 大 的 災 難 。

在 這 個 世 紀 末 , 愈 來 愈 多 人 感 覺 到 簡 樸 的 重 要 , 不 管 從 生 活 或 藝 術 上 來 看 都 是 我 們 應 該 重 新 去 體 會 研 究 的 題 目 。 與 簡 樸 之 美 相 反 的 , 在 十 七 世 紀 的 義 大 利 巴 洛 克 藝 術 豪 華 浮 誇 , 跟 文 藝 復 興 時 期 嚴 肅 、 均 衡 、 含 蓄 的 美 十 分 不 同 ; 十 八 世 紀 的 法 國 則 有 另 一 種 洛 可 可 藝 術 與 巴 洛 克 猶 如 兄 弟 , 這 是 人 類 藝 術 上 兩 個 纖 細 、 華 麗 、 巧 妙 、 繁 瑣 的 代 表 。 洛 可 可 藝 術 受 清 朝 工 藝 美 術 成 就 高 峰 之 影 響 , 使 西 方 在 十 八 世 紀 對 中 國 非 常 嚮 往 , 也 學 了 很 多 東 西 。 無 論 建 築 、 美 術 , 西 方 歷 史 上 都 有 繁 瑣 豪 華 、 囉 嗦 的 裝 飾 藝 術 , 但 在 十 八 世 紀 理 性 主 義 抬 頭 後 , 這 種 過 分 人 工 化 、 瑣 碎 華 麗 的 美 感 風 格 被 新 古 典 主 義 所 取 代 , 結 束 了 十 七 、 十 八 兩 個 非 常 奢 華 的 美 感 風 格 。

藝 術 風 格 雖 為 藝 術 家 所 創 造 , 管 領 風 騷 帶 動 起 來 , 但 事 實 上 也 莫 非 他 們 所 能 主 動 操 控 , 常 與 時 代 背 景 、 風 尚 有 密 切 關 係 。 維 多 利 亞 時 代 華 麗 的 室 內 裝 潢 , 多 重 厚 重 的 窗 簾 、 雕 花 細 緻 的 家 具 , 臺 灣 今 天 的 有 錢 人 家 裡 就 喜 歡 用 這 種 風 格 來 代 表 其 身 分 地 位 。 後 來 因 為 科 學 家 發 現 這 種 裝 潢 最 易 滋 生 細 菌 , 於 是 拆 廢 窗 簾 , 二 十 世 紀 的 風 格 愈 來 愈 簡 單 , 強 調 空 氣 、 陽 光 對 身 體 的 重 要 , 可 見 繁 瑣 回 復 簡 單 與 人 類 生 活 、 時 代 知 識 發 展 關 係 很 大 , 就 如 汽 車 由 四 四 方 方 發 展 成 流 線 型 , 是 因 為 速 度 的 追 求 與 需 要 。

在 多 樣 中 又 能 協 調 統 一 才 能 感 覺 美

簡 樸 在 藝 術 上 可 從 形 式 與 內 涵 兩 方 面 來 說 , 藝 術 形 式 上 古 典 美 學 告 訴 我 們 美 的 東 西 常 包 含 兩 部 分 , 一 是 多 樣 , 而 在 多 樣 中 又 能 協 調 統 一 。 多 與 一 兩 個 因 素 必 須 融 合 取 得 平 衡 才 能 感 覺 美 , 儘 管 對 美 後 來 有 許 多 不 同 的 主 張 與 見 解 , 但 這 條 定 律 仍 有 其 顛 撲 不 破 的 道 理 , 因 為 它 是 建 立 在 人 類 生 理 與 心 理 的 反 應 , 只 要 人 性 不 變 , 他 仍 能 解 釋 美 的 基 本 道 理 。

多 樣 是 富 於 變 化 , 非 常 豐 富 的 狀 態 , 但 若 超 過 某 種 限 度 可 能 就 非 常 雜 亂 、 瑣 碎 。 統 一 則 是 一 種 秩 序 整 齊 單 純 。 這 個 不 同 因 素 必 須 巧 妙 配 合 , 古 往 今 來 的 藝 術 家 如 何 把 這 兩 者 從 矛 盾 中 調 合 , 化 解 衝 突 , 正 是 所 謂 修 養 與 創 造 力 所 在 。 二 者 的 協 調 統 一 為 人 性 中 非 常 期 盼 的 狀 態 , 以 從 中 得 到 欣 賞 的 愉 快 。 簡 樸 的 美 有 在 簡 單 中 追 求 豐 富 , 在 很 少 裡 追 求 很 多 , 在 很 多 中 追 求 單 純 、 在 複 雜 中 追 求 統 一 兩 種 情 況 。 一 個 東 西 要 覺 得 美 必 須 具 備 很 多 條 件 , 簡 約 來 說 便 是 多 樣 與 統 一 , 若 形 式 上 他 用 的 題 材 是 單 純 而 少 , 藝 術 家 就 必 須 想 辦 法 追 求 多 樣 豐 富 , 否 則 便 單 調 、 空 洞 貧 乏 。 八 大 山 人 及 齊 白 石 是 近 代 美 感 形 式 上 最 簡 樸 的 兩 位 畫 家 , 他 們 的 畫 一 隻 鳥 一 塊 石 頭 、 幾 隻 青 蛙 幾 條 蝦 , 題 材 非 常 簡 單 ; 而 在 筆 墨 技 巧 中 追 求 變 化 , 濃 淡 、 輕 重 、 虛 實 、 乾 濕 、 中 鋒 側 鋒 、 快 慢 , 在 線 條 筆 墨 中 變 化 萬 千 、 神 出 鬼 沒 , 表 達 得 淋 漓 盡 致 , 這 是 少 中 求 多 的 典 型 。 另 一 種 多 中 求 少 , 題 材 豐 富 、 技 巧 多 變 而 必 須 歸 於 一 種 單 純 意 念 , 石 谿 、 黃 賓 虹 是 這 一 組 的 代 表 。 他 們 的 題 材 不 如 八 大 、 白 石 那 麼 簡 單 , 技 巧 也 是 重 重 疊 疊 很 複 雜 , 但 他 們 千 筆 萬 筆 都 為 奔 赴 一 個 純 一 的 藝 術 境 界 。

畫 家 追 求 美 感 沒 有 中 西 之 分 , 印 象 派 畫 家 擺 脫 古 典 浪 漫 時 期 以 哲 學 、 歷 史 、 文 學 為 題 材 的 方 向 , 走 向 藝 術 形 式 獨 立 自 主 的 路 , 注 重 物 體 本 身 色 彩 光 線 的 美 感 。 莫 內 的 畫 題 材 簡 單 , 一 座 橋 、 一 間 教 堂 、 稻 草 堆 , 而 以 色 彩 光 線 的 無 窮 變 化 令 人 眼 花 撩 亂 。 而 十 七 世 紀 荷 蘭 畫 家 林 布 蘭 與 印 象 派 畫 家 梵 谷 則 不 同 , 林 布 蘭 的 畫 表 達 細 緻 逼 真 , 所 以 光 線 處 理 單 純 化 , 就 像 舞 台 上 打 燈 光 , 在 複 雜 中 區 隔 表 現 主 次 。 梵 谷 的 畫 面 不 像 林 布 蘭 那 般 調 和 , 對 比 、 衝 突 色 多 , 鮮 艷 而 矛 盾 , 他 用 同 樣 韻 律 的 線 條 筆 觸 來 加 以 統 馭 , 整 齊 畫 一 的 筆 觸 來 破 除 色 彩 的 混 亂 囂 張 。 會 畫 的 人 很 多 , 但 要 有 自 己 的 風 格 、 在 歷 史 上 達 到 很 高 地 位 則 很 難 , 你 必 須 懂 得 創 造 自 己 的 語 言 又 不 違 背 美 感 的 法 則 , 懂 得 美 感 的 最 高 原 則 , 而 能 創 造 獨 特 的 手 法 是 大 家 典 範 之 所 以 建 立 。

藝 術 內 涵 的 簡 樸 就 是 表 現 自 己 的 風 格

在 藝 術 內 涵 上 簡 樸 是 一 種 精 純 或 質 樸 簡 潔 , 與 之 相 對 的 是 奢 侈 豪 華 較 庸 俗 的 。 藝 術 最 早 是 在 模 仿 世 界 , 客 觀 世 界 本 身 非 常 混 亂 龐 雜 , 有 其 自 然 本 貌 並 非 為 藝 術 而 設 , 藝 術 家 必 須 觀 察 、 選 取 所 要 的 材 料 , 在 主 題 意 念 中 加 工 整 理 , 使 素 材 成 為 藝 術 。 真 正 的 藝 術 不 是 「 再 現 」 而 是 「 表 現 」 , 客 觀 世 界 提 供 複 雜 多 元 , 藝 術 家 必 須 提 供 組 織 , 讓 它 單 純 、 統 一 , 如 此 才 能 產 生 理 想 的 藝 術 品 。

藝 術 家 表 達 萬 物 時 必 須 能 表 現 其 內 在 精 純 的 部 分 , 在 複 雜 的 外 表 中 抽 取 最 典 型 的 特 質 , 注 入 他 所 描 寫 人 物 的 靈 魂 , 在 多 中 探 討 共 同 的 、 很 少 的 東 西 , 以 少 來 駕 馭 多 , 在 複 雜 中 抽 離 出 有 共 同 特 質 的 少 數 原 則 , 如 此 藝 術 境 界 內 涵 就 是 以 簡 單 駕 馭 複 雜 , 表 達 人 類 複 雜 的 整 體 。 典 型 的 塑 造 是 在 表 達 個 人 強 烈 的 、 精 純 的 、 突 出 的 發 現 , 一 個 藝 術 家 不 可 能 有 幾 百 種 風 格 , 否 則 就 是 沒 有 風 格 。 任 何 典 型 風 格 都 是 精 純 簡 潔 而 不 是 龐 雜 多 元 的 , 世 界 是 複 雜 的 , 藝 術 家 在 他 的 藝 術 世 界 裡 是 精 純 的 、 單 一 的 、 突 出 的 、 強 烈 的 , 代 表 他 自 己 。 風 格 的 多 種 沒 有 意 義 , 風 格 的 突 出 與 達 到 境 界 之 高 低 , 是 否 成 熟 、 完 美 這 才 重 要 , 如 果 有 一 大 堆 風 格 , 不 過 是 把 藝 術 當 雜 耍 表 演 。 好 的 藝 術 家 一 定 追 求 自 己 的 風 格 , 藝 術 內 涵 的 簡 樸 就 是 表 現 自 己 的 風 格 。

西 洋 哲 學 家 黑 格 爾 說 : 「 藝 術 之 美 是 一 種 理 念 的 感 性 形 式 。 」 藝 術 或 美 本 身 是 一 種 觀 念 、 哲 學 、 思 想 , 哲 學 是 理 念 的 邏 輯 形 式 , 藝 術 是 理 念 的 感 性 形 式 , 表 達 藝 術 家 對 世 界 、 人 生 本 質 的 看 法 ; 哲 學 是 透 過 文 字 語 言 , 合 乎 邏 輯 的 表 達 , 藝 術 則 透 過 不 同 途 徑 表 達 人 對 自 然 、 生 命 不 同 的 認 識 與 體 會 , 透 過 感 官 傳 達 聽 覺 及 視 覺 的 藝 術 。 而 真 正 的 藝 術 不 止 給 你 感 官 的 快 感 , 而 是 要 透 過 感 官 訊 息 來 表 達 其 理 念 , 藝 術 核 心 的 部 分 正 是 這 種 思 想 、 觀 念 與 見 解 。

藝 術 家 與 文 學 家 個 人 理 念 透 過 感 性 形 式 讓 我 們 感 動 , 讀 哲 學 、 知 識 的 書 是 透 過 理 解 , 讀 藝 術 作 品 則 透 過 欣 賞 , 無 論 理 解 或 欣 賞 , 真 正 有 所 得 是 其 中 的 理 念 。 看 一 部 好 電 影 、 一 本 好 小 說 、 一 幅 好 的 畫 , 並 不 是 看 了 美 麗 的 詞 藻 、 色 彩 線 條 就 滿 足 了 , 一 定 很 想 在 這 些 感 官 形 式 背 後 與 作 者 發 生 共 鳴 , 知 道 他 為 什 麼 這 樣 畫 、 這 樣 寫 , 對 人 生 的 觀 察 有 何 心 得 。 能 進 入 作 家 的 內 心 層 次 才 是 欣 賞 藝 術 的 最 高 境 界 , 否 則 停 留 在 感 官 形 式 外 表 的 接 觸 則 談 不 上 深 度 的 欣 賞 。

簡 樸 的 人 生 要 多 用 減 法

至 於 樸 茂 , 質 樸 的 東 西 一 方 面 很 真 實 誠 摯 、 不 虛 偽 做 假 , 一 方 面 精 簡 、 精 純 , 樸 是 天 地 萬 物 的 生 命 力 , 表 達 內 在 的 東 西 。 簡 樸 的 東 西 很 簡 潔 、 精 純 、 強 烈 、 有 個 性 , 不 是 空 洞 含 糊 , 這 無 疑 是 所 有 的 藝 術 、 文 學 最 高 的 境 界 , 同 時 也 是 人 生 的 境 界 。 有 些 人 不 一 定 是 藝 術 家 、 文 學 家 , 但 他 行 事 為 人 的 風 格 稱 得 上 簡 樸 , 那 就 是 很 高 的 人 生 境 界 。 藝 術 與 人 生 的 境 界 不 一 定 是 兩 回 事 , 像 洛 可 可 藝 術 非 常 豪 華 , 注 重 外 表 的 裝 飾 , 可 以 是 一 種 藝 術 風 格 , 同 時 也 可 以 說 是 一 種 人 生 態 度 , 很 多 有 錢 人 衣 食 住 行 都 表 現 這 種 豪 華 、 浮 誇 、 以 繁 瑣 為 美 的 風 格 。 好 的 壞 的 , 藝 術 與 人 生 有 時 並 不 完 全 背 道 而 馳 , 有 時 非 常 統 一 , 藝 術 可 以 陶 冶 我 們 培 養 高 尚 的 品 味 , 正 因 為 藝 術 風 格 就 是 人 格 , 與 人 的 生 活 有 密 切 關 係 。

藝 術 在 形 式 上 、 內 容 上 簡 樸 為 何 是 很 高 的 一 種 境 界 ? 簡 樸 的 人 生 一 定 要 用 很 多 減 法 , 現 代 人 的 生 活 大 家 都 以 為 增 加 就 是 幸 福 , 許 多 人 的 名 片 一 張 紙 不 夠 印 , 得 折 兩 三 折 , 因 為 頭 銜 多 , 有 個 笑 話 說 某 人 名 片 的 頭 銜 居 然 有 「 愛 因 斯 坦 的 鄰 居 」 , 普 遍 認 為 增 加 東 西 就 是 得 到 、 就 是 好 的 。 譬 如 身 體 , 只 要 有 錢 就 想 盡 辦 法 加 點 什 麼 , 耳 朵 鑽 洞 掛 點 東 西 , 鼻 子 也 鑽 洞 , 頭 髮 就 染 些 顏 色 … … 此 外 塗 、 抹 、 塑 戴 … … 無 所 不 用 其 極 , 穿 衣 更 複 雜 。 不 斷 增 加 那 叫 做 美 ? 家 裡 的 東 西 拚 命 買 ; 都 市 中 大 建 築 樹 立 雕 刻 , 模 仿 西 方 卻 不 一 定 適 合 ; 廣 告 滿 街 橫 衝 直 撞 ; 國 慶 節 日 搭 牌 樓 的 奇 怪 習 慣 ; 政 治 上 疊 床 架 屋 人 浮 於 事 ; 頭 銜 不 斷 增 加 , 人 不 斷 增 加 , 法 令 多 如 牛 毛 種 種 , 似 乎 多 就 代 表 豐 富 、 就 代 表 好 。 生 活 中 不 增 加 項 目 , 而 心 態 基 本 上 也 是 加 法 , 喜 歡 人 家 歌 頌 讚 美 而 不 願 坦 誠 互 相 檢 討 反 省 或 批 評 , 因 此 要 進 步 非 常 困 難 , 生 活 空 間 擠 得 滿 滿 的 , 心 靈 活 動 的 空 間 也 很 狹 小 。 簡 樸 的 藝 術 風 格 與 人 生 的 境 界 不 可 截 分 為 二 , 藝 術 風 格 是 人 生 風 格 在 藝 術 中 的 表 現 。

人 類 必 須 回 到 與 自 然 和 諧 相 處 的 路

近 代 西 方 文 化 發 展 很 快 , 帶 給 人 一 方 面 是 造 福 , 享 受 空 前 , 但 人 不 必 勞 動 會 退 化 ; 一 方 面 則 是 負 擔 。 東 西 愈 來 愈 多 , 而 許 多 人 卻 仍 一 逕 貪 求 , 不 明 白 今 天 人 的 生 活 不 必 根 據 潮 流 , 物 質 過 分 豐 富 的 社 會 應 追 求 自 己 想 過 的 生 活 , 有 獨 立 自 主 的 個 性 。

今 天 的 講 題 並 不 是 可 有 可 無 的 題 目 , 現 代 化 與 我 們 所 要 面 臨 的 二 十 一 世 紀 十 分 令 人 憂 慮 , 不 斷 的 發 展 進 步 成 長 已 經 帶 給 地 球 很 大 的 負 擔 與 危 機 , 相 信 下 個 世 紀 推 廣 簡 樸 生 活 的 運 動 與 觀 念 一 定 會 愈 來 愈 迫 切 , 人 類 生 活 這 樣 追 求 下 去 有 個 了 局 嗎 ? 地 球 上 人 滿 為 患 , 生 產 的 東 西 太 多 而 資 源 愈 來 愈 少 。 不 管 石 油 、 空 氣 、 水 或 其 它 各 種 礦 物 , 不 斷 加 速 開 採 , 而 人 類 生 存 環 境 不 是 無 窮 的 , 從 前 蘇 東 坡 在 赤 壁 賦 中 說 「 天 地 之 無 盡 藏 也 」 , 其 實 地 球 是 很 有 限 的 , 因 此 簡 樸 不 只 是 藝 術 領 域 中 追 求 的 境 界 , 而 是 未 來 人 類 所 要 面 對 的 問 題 。

美 國 前 國 家 安 全 顧 問 布 里 辛 斯 基 幾 年 前 出 了 本 書 , 說 人 類 社 會 已 面 臨 大 失 控 的 局 面 , 對 西 方 文 化 對 世 界 造 成 的 影 響 感 覺 罪 惡 、 悲 哀 , 是 非 常 悲 天 憫 人 的 二 十 世 紀 末 學 者 , 提 示 我 們 許 多 檢 討 反 省 之 處 。 他 認 為 富 裕 民 主 先 進 國 家 對 物 質 享 受 縱 慾 無 度 , 道 德 則 逐 日 下 降 , 讓 無 權 享 受 者 產 生 嫉 妒 與 仇 恨 , 世 界 暴 力 升 級 。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後 美 國 創 造 了 世 界 上 唯 一 的 霸 權 , 全 世 界 一 流 的 人 才 都 被 吸 引 , 但 他 向 世 界 輸 出 可 口 可 樂 、 麥 當 勞 、 麥 可 傑 克 森 、 好 萊 塢 節 目 , 都 在 散 布 一 種 庸 俗 可 怕 的 人 生 觀 念 , 毒 害 、 排 擠 落 後 民 族 之 文 化 , 既 賺 人 家 的 錢 , 攻 占 人 家 的 心 且 以 不 殺 人 的 方 式 摧 毀 人 家 的 文 化 。 布 里 辛 斯 基 對 此 有 痛 切 的 檢 討 , 十 分 值 得 我 們 參 考 , 我 們 說 二 十 世 紀 是 人 類 有 史 以 來 災 難 最 多 、 變 化 最 大 的 世 紀 , 他 認 為 二 十 一 世 紀 可 能 會 超 越 二 十 世 紀 , 未 來 世 界 的 衝 突 與 面 對 的 問 題 將 非 冷 戰 時 可 比 。 起 碼 我 們 應 該 了 解 人 類 不 斷 滿 足 他 在 慾 望 上 的 需 求 這 個 方 向 是 絕 不 可 能 持 久 的 , 人 類 必 須 回 到 與 自 然 和 諧 相 處 的 路 。 這 個 地 球 加 速 度 破 壞 , 危 機 愈 迫 近 、 簡 樸 的 生 活 、 簡 樸 美 學 的 觀 點 、 簡 樸 人 生 的 境 界 一 定 會 成 為 人 類 共 同 的 要 求 。 




何懷碩主講∕吳月蕙整理

主辦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中央日報副刊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時 間:八十八年三月二十七日

地 點:臺中市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