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以查理城堡為主題的簾幕;查理城堡是由查理四世國王所創立,城堡後方為布拉格城堡 油畫(膠彩畫)


  殘念啊!竟然錯過了去年11月在臺博館展出的「捷克懸絲偶戲展」,這批由捷克國家博物館提供展出的偶劇藝術作品,好多值得玩味的海報、造型設計圖、舞台和木偶,都是我喜歡的風格調性,不很明亮的抑鬱色調,頗有苦中作樂的尷尬表情,如今祇能從特展紀念刊物《波西米亞偶的家》上想像了。
  看到「Devil and Kate」(下圖),不免要想起李霖燦先生介紹的小鬼役,龔開畫筆下的小鬼頭戴涼帽背皮包,一臉想趁機溜小差的模樣傳神而逗趣,但再瞧瞧在捷克畫家筆下的惡魔,看來過得也是很莫可奈何的。



  在捷克的傳奇故事裏,惡魔時常成為誠實與正直的化身(反而較不常扮演所謂撒旦的角色),專門用來對付許多傷害這些美德善行的人。而在童話世界中,惡魔則化身為另一種滑稽可笑的丑角,有時人們會以機智來取勝他。在果戈理的《迪坎卡近鄉夜話》裏曾描述人與惡魔之間的鬥智,人類的機智往往襯出惡魔不矯情但缺乏精密思考的惰性,甚至會為賭氣而輸掉所謂「惡魔的優勢」。捷克的惡魔和烏克蘭的惡魔相去不遠,這些惡魔同樣喜愛美食也愛玩樸克牌,除了誇顯出人類所有的惡習外,有些還十分喜歡待在人間,而不想回到地獄去,偶爾製造些惡作劇般的災害,像所有我們認識的那些頑皮搗蛋的小孩,老實說,真是比人類更可愛上百倍千倍呢!
  

下圖:耶洛斯拉夫‧克洛爾製作的惡魔戲偶(1950年代)下圖:巫婆 - 卡瑞爾‧胥慕內(服裝設計) 1913年



  還有,捷克的酒館也是很有名的。因為天冷嘛,工人士紳三不五時都要往酒館裏的椅子上去偎偎暖,在那裏,老年人和年輕人通常都人手一品脫的啤酒,聚在一起熱烈地討論着日常生活中各種令人快樂和煩惱的事,唱歌、跳舞、約會、聊八卦,而作家和詩人就在這樣的酒館文化下努力創作囉!

下圖:不要懷疑,我就是酒館老闆!(維特‧史格拉製作 1930年代)下圖:鞋匠及酒館夥計(耶洛斯拉夫‧克洛爾製作的戲偶 1950年代)

  不能遺漏可愛的農夫、農婦、一點也不可怕的強盜,還有童話故事中主角、配角、羊角豬腳……。

  極為生活化地,這些戲偶藝術家不僅深諳人性心理學,更擅長服裝造型設計。譬如左下圖中,同樣是攔路強盜,左邊那位看起來就是粗枝大葉的莽漢,右邊那位則像是專門負責出餿主意的膽小賊偷;而右下圖的那對戲偶,瞧這位可憐的農夫一臉衰樣,顯然是因為娶了一個嘮叨碎唸的老婆囉!

下圖:攔路強盜(來自范培克地區的民間戲偶 20世紀前半葉)下圖:農民跟農婦(民間雕刻家刻製 19世紀後半葉與20世紀初)

下圖:卡斯巴瑞克(潘趣) - 阿諾斯達‧柯貝卡繪製 約1900年下圖:Devil(拉迪斯拉夫‧薩倫繪製 1914年)

下圖:費德南‧英格爾穆勒替家庭偶戲劇場製作的布景 1920年代



  在此無法一一為酒客們介紹展出實是非常遺憾的事;不過,有興趣的朋友在喝完酒後,仍可在臺博館的營業時間內到大門口左側的紀念品展售中心去買一本──如敝人在下我一般地,買一本《波西米亞偶的家─捷克懸絲偶戲展》特展紀念刊回家過過想像的乾癮,在此酷熱炎夏中,也算是一件蠻爽快的事!


  
  -2008-06-25-


  圖文資料取材:《波西米亞偶的家─捷克懸絲偶戲展》特展紀念刊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