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民俗剪紙以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為題材,這幅「秦窮賣馬」充分表現出中國老百姓普遍都有的幽默感。
 
  很多朋友都誤認「幽默」是舶來品,而且認為是西方文化的一項精華,我大不以為然,因為早在兩千年前,司馬遷在史記上就有了滑稽列傳,有那麼多幽默的人和事,怎能說中華民族不懂幽默?

  孔老夫子也常常為人所誤解,總以為他道貌岸然,那裡懂什麼幽默?但是論語上記載得很清楚: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意思是說小題何必大作?其實在他老人家心中得意非常,所以子游一加抗議,他立刻面不改色的說:這不過是一句玩笑的話罷了!莞爾一笑。孔門弟子真會描畫,描畫得嫵媚動人,誰說孔夫子不懂幽默?千載之下,猶習習然灸其溫馨!



  比孔夫子再早上兩三千年的中國人都還懂得幽默呢!不信,請看在陜西扶風地方發現的一件仰韶陶器(上圖),在紅陶殘片之上,有一個「尷尬」的中國人面孔!

  尷尬是我們迄今尚常常使用的一個名詞,但是在藝術品上表現得如此充沛,當以五千年前這位大藝術家為第一,手法乾淨俐落,面型初具之後,只用了三筆:眼睛和嘴巴,就把一個尷尬萬分的表情流傳千古,到現在還在我們心中激起迴盪的共鳴;而所用的工具只是一個指頭,扼要的三劃,尷尬而悲愴!在嘲笑自己呢?在嘲笑命運呢?

  這使我們想到了俗話上的「哭笑不得」,也使我們想到了八大山人的那顆「哭之笑之」的有名圖章,誰說中國人不懂幽默?



  上、下圖:這些胡人笑俑(長沙出土,約周~漢代之間),他們堆滿臉上的憨傻笑容直令人萬斛愁銷。



  在華府的佛利爾美術館中收藏有一對青銅虎形犧尊,(下圖)體型長大,表情「蹣跚」,面部表情令人笑絕,額上皺紋疊落,獠牙鋸齒如畫稚憨可愛,我每一次和它們對面,都忍不住說出了我的知心話:老兄,你當趕快去找牙醫師去作齒列矯正,不然,怎樣吃東西呢?



  戰國時一面金銀錯的獵獸紋鏡(下圖)亦同樣傳達中國人的幽默巧思,圖面上故事如畫:在起初時「金錢豹」(?)仗勢欺人,但是一旦騎馬金甲武士亮出了短劍,虎豹自知不敵,立刻化猛為弱,要向騎士腼顏乞和,看它那委婉拒戰的手勢表情,真使人忍俊不禁!



  宋末元初有一位奇突的畫家,他名叫龔開,畫一些想入非非的鬼怪圖畫,在華府佛利爾美術館中有他的鍾馗嫁妹圖卷,鍾道士是一位食鬼的神仙,他役鬼如奴隸,無中生有他又有一個妹妹,這妹妹又要出嫁,於是鬼話連篇的大小妖魔都驅來為她擡嫁妝,於是就來了這麼一位戴涼帽背皮包的小鬼役(下圖)他面目黧黑,白眼看天,渾身上下都是骨節;說不定就是所謂的骨節鬼了罷!

  所背的皮包,十分摩登,大可供皮包業的參考,和骨節鬼一白一黑,相映生趣,幽默異常,一見會意,使人五體投地的佩服作者的高明用心!



  在這裡使我們想到了有名的鬼趣圖,這是羅兩峰一系列的傑出,直把人世百態諷刺個夠:因為鬼者還是由人蛻變而來,什麼大頭鬼、女鬼、官吏鬼……一一都上絹素,內中亦有一幅骨架骷髗鬼,倒是從生理衛生解剖學而來的,與龔開的黑肥節骨鬼不侔,但是其諷刺和幽默卻還是同一個鼻孔出氣的。



  ──圖文摘自  李霖燦所著《藝術欣賞與人生》(雄獅圖書出版)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