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ore Daumier - (1834)  

 惡搞者的禁菸小史──給下一個健康無煙世代的備忘錄

 

      ──2009年元月十一日,本國國民晉身發達國家之林,享受歐美先進城市水準的禁菸法令及潔淨空氣,三人以上的辦公室、餐廳咖啡室、運動場、設有溜滑梯的公園等上百項場所,一律由反菸者收復接管,物業所有權人喪失設置吸菸區的權力;菸灰缸比照核生化廢棄物,列為高危險性管制品;吸菸者被視作貪婪愚昧、有待教化的地球公害,必須被隔離,被監控,被規訓,透過全民監看、記錄及舉發,善良公眾得以分享惡意違規者的財產。

     回顧文明社會與野蠻菸民的鬥爭史,始自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的十五世紀末,他的水手將印地安人的菸草帶回西班牙,吸食時鼻孔及口腔冒出白煙,城民認為他是魔鬼的化身,這名水手赫雷斯被宗教法庭判處監禁,寫下第一個抽菸遭判刑的案例。

  十六世紀,菸草受到歐洲海港城市底層民眾的喜愛,進而傳布到中上階級,甚至教廷。1590年,教宗烏爾班七世頒布史上第一個禁菸令,宣稱「在教堂內或走廊上,嚼菸草、菸斗、鼻腔吸入粉末等形式的吸菸者」,將被逐出教會。可惜,他只在位十三天,就因瘧疾去世。

     菸草在十七世紀普及流行,統治者開始警覺,吸菸是蠻族企圖毒害本國人民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統一英倫三島的詹姆斯一世,就曾痛斥菸草是「地獄草」,禁止人民吸食。

     有些國家甚至訂定嚴酷的刑罰,俄羅斯鞭笞並放逐吸菸者,嗅菸草者被割去鼻子,土耳其阿米德一世下令將菸斗桿插進吸菸者的鼻孔,瑞士的抽菸者會被毒打或烙印;在日本吸菸,初犯者沒收財產,屢犯判刑囚禁。

     種族毒物 道德罪惡

     菸草在中國開始風行,約始於明萬曆年間,當時是由菲律賓引進的美洲品種,被稱為「淡巴菰」,明人姚旅在風俗誌《露書》中形容,「菸氣從管中入喉,能令人醉,且可辟瘴氣。」亡國君崇禎為了禁菸,曾勒令將私種私售菸草者斬首示眾,但率兵在遼東苦戰的國防部長洪承疇上書,諫稱士兵為了打仗提神,「嗜菸草若命」,崇禎的禁菸令不了了之。

     然而,即使迫害清教徒的詹姆斯一世、刻薄殺害忠良的崇禎,均對菸害深惡痛絕,由此可見,禁菸是昏君庸臣的共識(←大誤)文明社會的共識。

     對了,希特勒也是狂熱的反菸者,曾推行全德禁菸運動,納粹將吸菸者視為「種族毒物」,與猶太人、吉普賽人並列;德國軍人每天只准配給六支香菸,集中營的行刑隊加發五支,藉此召募志願劊子手。

     二十世紀後半,國際反菸運動風湧集結,對抗由美國中西部菸草商組成的遊說團體。雖然希弗斯的「藥理學」及專業書籍評量,尼古丁的成癮性及危害遠高於大麻菸、遠低於酒精,但政治經濟及社會因素的交互作用,使得吸食大麻成為一項法律的罪、抽菸是一種道德的罪,飲酒卻仍是社交文化的流行儀式。

     總之,二手菸的研究強化了禁菸的社會正當性,將吸菸從「無被害人的個人風險」,擴大為一種流動的空污公害,反菸團體取得縮限吸菸者意志的強制處分權,鞏固了一套無堅不摧的反菸論述。

     野蠻菸民即將失守?

     在反菸聖戰的漫長歷程中,曾不斷遭逢迂闊文人的零星抵抗,例如林語堂在「我的戒菸」一文,提及自己經歷一段昏迷懦弱的戒菸時光,並稱除非老來意志薄弱,「聽青年會、儉德會三姑六婆的妖言」,否則絕不再戒。當賽珍珠問他婚姻生活有無任何問題,林語堂的答案是:「沒問題,妻子允許我在床上抽菸。」

     再如日本作家筒井康隆曾作小說「最後的吸菸者」,將反菸團體為人類全體健康的努力,醜化為偏激的法西斯行徑;德國前總理施密特在該國實施公共建築物禁菸法例後,與妻子在漢堡的劇院內吞雲吐霧,挑戰刑期最高五年的「人身傷害」罪名。

     然而,這些幼稚者的微弱掙扎,只是地球人邁向集體文明教化的歷史洪流中,不足掛齒的死前哀鳴。2009年,本國通過前述充滿進步性的禁菸法令,將殘存的吸菸人口逐出健康開明人士舉目可及的公共空間。在此階段,本國反菸陣線成功結合偽善政治道德家及保守中產家長團體,從幾個層面徹底打擊吸菸者殘部:

     一、法律面與道德面:透過法令堅壁清野,縮限吸菸者的活動空間,樹立媲美電影《關鍵報告》的預示犯罪防堵機制;同時,轟炸式的政令宣導、新聞曝光,強化抽菸的不文明形象,再經由「民眾檢舉」的獎金誘因,建構全民賤棄菸害的心理基模;

     二、心理面:所有菸品強制加註警語及圖片,而且能多大就多大,能多噁心就多噁心,各式朽爛器官、陽萎恐嚇、摧毀人格的宣教標幟,全方位進行恐怖訴求;

     三、經濟面:菸品稅捐加倍,每年由那些挨罵受辱的癮君子,為國庫貢獻三百六十億元,補貼瀕近破產的健保制度。

     此法實施後,雖有少數頑劣野心分子藉由網路集結,號召組織「菸葉黨」,意圖效法美利堅開國的「茶葉黨」,分裂本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一度在駱姓小說家的舉事下,流竄至全國最大的菸葉產地高雄美濃,聲稱在此創建獨立自主的「美麗菸合眾國」,並自創國旗國幣,不數日,即被誓言維護領土完整的強大國軍殲滅。

     健康最美 檢舉相隨

     經此一役,反菸人士無不振奮,益發確立本國「健康國民至上,其餘人種去死」的治國原則,健康倡議團體進一步乘勝追擊,結合國內平等待我之民族,鼓吹訂立「素食健康環保法」,明令為環保減碳、降低國人心血管疾病機率、減少公共醫療支出,所有餐廳、咖啡室一律不得提供葷食,肉食人口不得在騎樓、樓梯間、醫院學校等公開場所進食,家戶烹煮魚肉若排放油菸,得經檢舉罰款。

     未來,本國稟持為國民健康謀福祉的初衷,將訂定更全面、更進步的「全民健康管制法」,除明訂青少年的法定自慰年齡下限,違者將處以保護管束;成年人性行為也須遵循厚達兩百頁、共九百七十五條《性愛優生法典》的規範,以全面提升本國人民的素質水準。

     至於反菸戰爭,早在2009年那場菸族番夷的「傷膝澗戰役」中,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今日,肺部潔淨如玉山初雪的我們,只能在史博館的年度特展中,透過獨立空調的防彈櫥窗,排隊觀賞國家保護的八十三歲最後吸菸者,才能一睹這種前文明的野蠻遺跡。

     (作者案:除最末四段的未來預示,文中各段雖為惡搞,但均有所本)
 
 
   --原刊於 中時人間副刊(20090414)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