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 Kekexili  不只是電影,它是人生,它也是一場戰爭。 


 
  上個禮拜去中華電信申請,五日電視安裝了MOD,「可可西里」是我終於可以看電視之後所看的第一部片子。除了舊片外,我已好久沒看到一部好電影了;這部「可可西里」算是舊片,三年前上映的金馬獎參展影片。看完後,我忍不住立即上網搜尋它的相關資料,我被感動,心靈受到強烈的震撼,影片結束時我流下了眼淚,那是95分鐘累積下來的緊張、壓抑、無奈、傷悲……綜合了種種複雜情緒後緊密壓縮出來的一滴淚水。 



  本事取材自可可西里巡山隊的真實故事,在許多情節下,總以為會有柳暗花明的轉折,然而它卻是如實紀錄現實的一面,沒有光明美好如觀眾所期望的意外發展,這不是會有高手突然現身搭救的武俠片,也不是溫馨感人賺人熱淚的愛情故事,它是敘述了一段故事,一段真實殘酷、事實便是如此的故事,從影片中,看到自然界的「無情」與人類命運的「無情」。

  自然的可可西里與被盜獵者殘殺的藏羚羊,無愛憎慾求,它們只是自然存在、自然活着;而人類有七情六慾,有為腹肚而改行的剝皮人,有為金錢利益而濫殺生命的盜獵者,有為工作而遠征採訪的記者,也有為捍衛土地、保護藏羚羊而無顧生命的自願巡山者──在可可西里的大雪與風沙中,他們都祇是無分別的渺小眾生;帶不走的必須捨下、放棄,不論你有多麼悲天憫人,面對生命便是如此,可可西里是現實的,也是真實「相」的呈現。





【可可西里 Kekexili】

  影片年份:2004 
  出品國:China / Hong Kong 
  發行商:南方電影 
  語言:Mandarin / Tibetan / Mandarin 
  色彩:Color 
  音效:Dolby Digital 
  導演:陸川
  演員:多布傑/趙雪瑩/元亮/馬占林
  片長:95分
  上映日期:2005/03/12  

  得獎紀錄:金馬獎最佳劇情片/金馬獎最佳攝影/東京電影節評審團大獎/中國導演協會年度最佳新導演



劇情簡介:

  本片獲得2004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攝影獎,東京電影節評審團大獎,中國導演協會年度最佳新導演。《可可西里》是一部關於信仰與生命的中國電影,一部關注人類自我生存狀況和自然環境的電影。

  美麗寂寥的可可西里安睡在寧靜中。突然,槍聲打破寧靜,保護站上的巡山隊員被盜獵者殘殺,鮮血染紅戈壁,又一批藏羚羊群慘遭屠戮……

  一定要抓到盜獵者!巡山隊長日泰下了追捕命令,巡山隊連夜緊急出發,闖進了正在流血的可可西里。但是盜獵者如同鬼影般忽然消失在稀薄的空氣中,留下的只是成百上千具剝去皮毛的藏羚羊屍骨……

  巡山隊員在遍佈危險的茫茫大戈壁上奮力追蹤,終於,盜獵者出現在冰河對岸,隊員們不顧一切地衝入湍急的冰河之中。一場生死搏鬥之後,只捕獲了一些盜獵份子,狡猾的盜獵頭子再次漏網。



  風雪中,繼續追趕盜獵份子的巡山隊員已瀕臨絕境:車輛拋錨,汽油耗盡,食品短缺,大雪封山,巡山隊員不斷倒在冷槍之下……連最頑強的藏族漢子也哭喊道:我們走不出去了!!

  打擊盜獵,是巡山隊義不容辭的責任;守護家園,是巡山隊不可動搖的信仰。巡山隊員頑強地在風雪戈壁中追捕盜獵者,槍聲在可可西里的群山中長久地迴響—─這不只是一次巡山,這是一次憾人心魄的生命歷險。

  可可西里,是天堂,是地獄,還是見證生命與信仰的聖地?因為,可可西里的故事難以訴說,只有真正走過的人才能體會!!




影評人推薦:
 (資料來源:http://movie.xunlei.com/movie/2936/evaluation


  看過《可可西里》有些天了,一直想動筆寫點什麼。

  工作的緣故,和陸川通過幾次電話,但真正見面還是在《可可西里》看片會上,他打電話叫我去看剛剛剪完的片子,去了北影廠的小廳,才發現王蒙、張元都安靜地坐在一排等著片子放映。和陸川打過招呼,他態度很溫和但很堅持,「先看片子吧,看完片子我們再聊。」

  可可西里在蒙語的原意是:美麗的少女。陸川導演的《可可西里》卻讓人看了心裏陣陣抽緊,說不出的震撼和壓抑。沒有美女、沒有大場面,摒棄炒作和包裝,《可可西里》題材很簡單,通過獵殺藏羚羊和阻止獵殺藏羚羊這個載體,講述了人在絕境中的生存掙扎和人與自然的相互抗爭。



  鏡頭移動很快,視線上有強烈地被衝撞和擠壓感(比如仰攝劉棟陷進沙地抗拒死亡扭曲的臉、活剝藏羚羊那皮肉分離肆無顧忌的聲音,天葬師點燃了幾米高的白煙,嘴裏念著經,不一會兒就看見老鷹一批批地往下落,令人不可思議);情節推動上乾淨而真實(車輛拋錨,汽油耗盡,食品短缺,大雪封山,巡山隊員不斷倒在冷槍之下……連最頑強的藏族漢子也哭喊道:我們走不出去了!)。

  沒有一個明星,那種赤裸裸的生活原生態,絕不是平庸之作,可以說它是一個很獨特的產品,但是它跟那種純粹的商業類型片又有著截然不同的質地。故事本身有足夠的力度,陸川不搞自戀也不製造噱頭,他為自己找到了與觀眾一種無障礙的溝通途徑:《可可西里》讓陸川更清楚地意識到內容在電影中多麼重要。



  剛剛看完《可可西里》的友人毫不吝嗇讚美之情:「這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第一部值得我走進影院去看的電影,也願意在看完之後連夜寫下『觀後感』的電影。」從《尋槍》到《可可西里》,陸川打破了一種思維定式:國產電影,要麼媚觀眾(例如馮小剛的賀歲系列,如果不是有個葛優撐著,早就玩完了!)趁大過年的撈一筆;要麼就媚國外(例如張藝謀的一些作品),叫好不叫座。說起「觀眾」這玩意,其實是大可不必來「媚」的,得人心者得天下,誰把握了這個,誰就把握了觀眾。

  可可西里,是天堂,是地獄,還是見證生命與信仰的聖地?只有真正走過的人才能體會。陸川導演的《可可西里》,它用小指頭勾住我,自然而然地期待下一部又將帶來怎樣的震撼。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