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魏斯


    蟄伏的這些年,到底該算什麼?我安靜而規矩地每日晝伏夜出,在電腦裏的虛擬酒館裏豢養夢想,我不認為這是逃避外界華麗耽美的誘惑,但確切的真實是什麼?是否不過是我為自己提供的「自我安慰療法」?還是我真如某些書上說的?「回憶」還好,只要不去「欲望」及「接觸」,這樣類近「獄中生活」就能獲得平靜?

    以前阿笨總要我離開象牙塔,可是塔在哪裏?牆又在哪裏?爾說是塔,非塔,是名為塔。是你以為的塔還是真是我看不見塔?我想起《The Wall》──那部甚合我味的片子……

    ……縮著身子挨擠在兔子房間的黑暗角落裏,Peter接過兔子吸過的大麻,猛吸一口,憋住,轉手遞給我──深吸一口,憋住。

    「要憋住,」兔子口齒不清卻又認真十分的強調,「你們知道嗎?人的腦筋線路層次遠比人類學家還是生物學家知道的、發現的更…更…更加的壯觀,美麗,複雜,動人,啊,多麼可惜啊,那麼令人眩然欲泣……」兔子的哲學式思想又發作了;「要憋住!然後閉上眼睛」,兔子總以資深的麻客不厭其煩地指導、強調,然而「我的前輩」發出深謬的語言後突然大喊著:「Shit!又出現了,」我知道他又見到倒立的紅綠燈。照他過去的說法推斷,現在他應該是騎著他的小綿羊凌晨飆在西藏路上,突然不知是路面還是他脫離了地心引力──他沒辦法思想,吼著:「我要不要停車啊?我到底要不要停車啊?他媽的誰來告訴我到底要不要停車啊……」

    蹦!蹦!蹦!是Peter在搥打木板地面。哎喲,可憐喔,我俯下身去安慰木板:「不疼不疼,臭Peter,別理他又發癲了!」Peter突然站起身來挺出胸脯說:「桌子其實不叫桌子,應該叫帽子,」他跑出去又跑進來手指捏隻帽子,將帽子在桌子(還是他說的帽子?)上立起來,努力把啤酒空罐放到上面,高喊:「立正,敬禮!……他媽的你不信我關你禁閉!」;我拍手鼓掌叫好:「好哇好哇關禁閉,把大象關起來,我討厭粉紅色,愛什麼愛呀,你有那麼大的監獄可以把這頭粉紅色的大象關起來嗎?不然我命令牠縮小,不對,我無法命令牠,牠比我大,Shit!為什麼是粉紅色?愛情不能是黑色的嗎?」Peter應該是希特勒,「大象,我命令你站起來,去將你身上的粉紅色洗乾淨,」兔子「Shit!Shit!Shit!」後「操他媽的車子給你可以了吧…」我想他離開西藏路了,我問他:「兔子,你到哪裏了?」「我還在觀察」「Peter,你呢?」「媽的,這張桌子不聽話,一直軟趴趴,」──啊,電視裏的Syd快瘋了,他漂在血的游泳池裏,女人也解放不了他,我呢?粉紅色的大象啊粉紅色的大象啊,請您告訴我,到底我是那朵噬吞淫血的瑰豔之花?還是癱在牆角的那坨肉團啊?我無比虔誠地跪在Pink Floyd的面前,開始喃喃自語然後不知所以地哭了起來,Peter和兔子朝我「幹」了一聲後,不久也哭了。


    猶漂浮在浴血般的塵世中嗎?離開曾經的靡幻荒唐的歲月,是我自願被關禁閉,逃離,遮住雙眼摀緊耳朵不聽不聞不思不想,塔就不存在嗎?牆就倒塌了嗎?到底我是那朵噬吞淫血的瑰豔之花?還是癱在牆角的那坨肉團?到底是我禁閉了自己還是放逐了自己?

    爾說是塔,非塔,是謂有塔。


        -2007-08-25-
 

 


安德魯‧魏斯(Andrew Wyeth 1917年7月12日-)美國當代重要的新寫實主義畫家,以水彩畫和蛋彩畫為主,以貼近平民生活的主題畫聞名,作品已被相當多的博物館、藝廊重視與收藏,包括了美國國家畫廊。他的全名是Andrew Nowell Wyeth。又譯作安德魯·奈維爾·維斯。 

魏斯出生於美國賓州的Chadds Ford,排行第五,是最小的孩子。由於他幼時體弱多病,所以他的父母親選擇讓他在家中學習,於是魏斯的藝術教育和繪畫啟蒙都來於他知名的插畫家父親,N.C.魏斯Newell Convers Wyeth,他的一生沒有上過學校。

他最著名的畫作(曾被讀者文摘報導),是「克莉斯汀娜的世界」Christina's World,於1948年完成。此圖畫出的是獨居的Christina Olson在美國緬因州麥田中爬行的背影,因此圖所呈現的孤寂與堅強而讓世人倍受感動。圖中的房子Olson House今日已變成緬因州的旅遊景點之一。此畫有三乘四呎。當時畫中的克莉斯汀娜已有55歲。(克莉斯汀娜患有小兒麻痺,死於1969年) 此畫已成為美國的經典代表畫作之一,現由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收藏。

目前以收藏魏斯作品為主的博物館是范士沃斯博物館Farnsworth Museum。位於緬因州的Rockland。他的另一幅名作為「海邊的風」Wind from the Sea。

1986年的8月18日,美國時代雜誌以「秘密的模特兒」為封面標題,登出了魏斯以Helga(暫譯為黑爾嘉)為模特兒的畫作,並引起關於魏斯的一些評論,原因是黑爾嘉是魏斯隔壁鄰居的看護(已婚),而這一批240幅的畫作是魏斯瞞著妻子Betsy Wyeth所繪畫,繪畫時間在1971年到1986年,長達有15年的時間,都藏在魏斯一個朋友家的閣樓上。畫作中有相當多Helga的裸體畫與肖像畫,畫面蒼白而且孤寂,深入人心,是魏斯在1969年克莉斯汀娜死後畫風的轉捩點。

據魏斯的說法,當時他瞞著妻子開始以黑爾嘉為模特兒繪畫的原因,是妻子相當不滿他上一個模特兒Siri, Meryman與他的關係,而妻子本人又不願意作他的模特兒,在1986年魏斯願意公開畫作則是因為他覺得他已經夠老了,而黑爾嘉這一系列的畫作是他晚年的重要系列作品,此系列畫賣出總價,約有6百萬美元。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