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on 

  課後,返回宿處途中,經過小公園,習慣地抬頭望向那株緬梔樹,已過了緬梔盛開的時節,地面上僅餘幾朵殘敗的落花,容顏不再,香氣已緲。跺步經過石橋,再習慣地抬頭望向深藍的夜空,幾天前的滿月圓弧,邊形已陷入模糊,唯有那顆孤星,時遠似近地,等待着月的靠近。

  這是個不涼爽的夏夜,但較之保溫效果奇佳的頂樓屋室,想起又要回到悶熱的水泥屋裏,這段原應悠閒的路途更感沉重又短暫。

  十餘年前在外租屋,住的是頂樓加蓋,沒冷氣,烈陽直照,靠着一台小電風扇對着牆壁吹,幾年晝夜也如此輕易地過去了。如今住的是頂樓,上頭加蓋屋棚,炎日不直射,依然沒冷氣,換了大台的電風扇,直吹,悶熱躁煩卻更甚;昔言「心靜自然涼」,到了今時已是不定準了。想起去年夏天痛苦難捱的歷程,窒悶的溼熱將身體緊緊裹覆,全身肌膚首次全面性發難,那段從「夏至夜裏.我的左腳」到「大暑前夕.我的左腳」又臭又長的夢魘,今年又要再次重演了麼?

  夏的溫度是一年比一年更令人難以忍受了。 

  天天,等待着急狂的驟雨消去暑氣,卻是往往被鄰樓澆花滴落簷棚的水聲騙去幾秒鐘如願的欣喜,虛幻短暫暢快,然後隨之而來的是絕望的落空,彷如再次被判處抱火柱的極刑。看着皮膚又開始鬧起不堪的夏之獻祭,又癢又痛的痘疹在汗流中紛紛相繼登場,我的夏天,身心都不得涼靜。體貼的L君熱心地搬來了冷氣,但對「一個人」來說,實是太豪奢的享受。

  祇得偶爾探近窗口感觸微涼的溫差,然後就這麼慢慢的熬,熬到秋天過去;半熟的鴨子飛不了,即便是不得不的選擇當個宅女,還是真要點有本錢的耐性啊。 

 

 

  -2009-07-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