せんのりきゅう

 

      人世七十,力圖命拙。

      吾這寶劍,祖佛共殺。

      提我得具足的一大刀,

      今在此時才扔給天公。

 

             --利休

 

   利休出生於和泉國堺市的一個鹹魚商家庭裡,他因擅長茶湯成為織田信長的茶頭。信長死後,他轉而侍奉豐臣秀吉。他的死因古來是個謎,利休自殺那天,天下大雨,雷電交加,在北野的坊官還下了冰雹……

  茶初次從中國傳到日本是在奈良時代,由遣唐使們帶回來的。當初茶只作為藥用,並不普遍。然而茶道從「唐風茶禮」變為「倭風茶湯」,即形成具有和風的茶道,卻是數個世紀後的室町時代的事了。

  平安時代飲茶開始成為一種風習,後來飲茶風曾一度衰落,直到宋朝中國盛行飲茶,此風又被榮西(1141年—1215年)傳到日本,但只限於公卿之間。後來一般武士也漸漸吃茶,並形成「茶道」。所謂茶會就是許多人聚集在一起喝茶兼作種種餘興,當初在禪林流行,後來逐漸擴大,到南北朝便在與禪宗關係最密切的武士階級中流行起來。

  茶在日本發展為茶道,這是日本獨特的一種文化。茶道被譽為「東洋精神真髓」,是日本文化的代表,是研究以茶會來修養身心以及進行社交禮儀的一種學問。十五世紀末,曾為足利義政茶人的村田珠光,吸收禪院茶禮,以樸素、淡泊為尚,摒棄一味崇尚中國茶器、追求豪奢的作法,創立了具有禪理的茶道。經武野紹鷗等人的完善,最後由千利休集大成,確立了日本的正宗茶道。從此,飲茶由單純的趣味性、娛樂性,發展成表現日本人審美情趣和道德觀念的文化藝術活動。這一流派自十六世紀後,演化為「裏千家」、「表千家」和「武者小路千家」三派,一直流傳至今。

長谷川等伯所繪的千利休畫像


  日本的茶道精神 

  日本的茶道源於中國,卻具有日本民族味。它有自己的形成、發展過程和特有的內蘊。

  日本茶道是在「日常茶飯事」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它將日常生活行為與宗教、哲學、倫理和美學熔為一爐,成為一門綜合性的文化藝術活動。它不僅僅是物質享受,而且通過茶會,學習茶禮,陶冶性情,培養人的審美觀和道德觀念。正如桑田中親說的:「茶道已從單純的趣味、娛樂,前進成為表現日本人日常生活文化的規範和理想。」十六世紀末,千利休繼承、汲取了歷代茶道精神,創立了日本正宗茶道。他是茶道的集大成者。剖析利休茶道精神,可以瞭解日本茶道之一斑。

  村田珠光曾提出過「謹敬清寂」為茶道精神,千利休只改動了一個字,以「和敬清寂」四字為宗旨,簡潔而內涵豐富。「清寂」也寫作「靜寂」。它是指審美觀。這種美的意識具體表現在「佗」字上。「佗」日語音為ワビ(wabi),原有「寂寞」、「貧窮」、「寒磣」、「苦悶」的意思。平安時期「佗人」一詞,是指失意、落魄、鬱悶、孤獨的人。到平安末期,「佗」的含義逐漸演變為「靜寂」、「悠閒」的意思,成為很受當時一些人欣賞的美的意識。這種美意識的產生,有社會歷史原因和思想根源:平安末期至鐮倉時代,是日本社會動盪、改組時期,原來占統治地位的貴族失勢,新興的武士階層走上了政治舞臺。失去天堂的貴族感到世事無常而悲觀厭世,因此佛教淨土宗應運而生。失意的僧人把當時社會看成穢土,號召人們「厭離穢土,欣求淨土」。在這種思想影響下,很多貴族文人離家出走,或隱居山林,或流浪荒野,在深山野外建造草庵,過著隱逸的生活,創作所謂「草庵文學」,以抒發他們思古之幽情,排遣胸中積憤。這種文學色調陰鬱,文風「幽玄」。

  室町時代,隨著商業經濟的發展,競爭激烈,商務活動繁忙,城市奢華喧囂。不少人厭棄這種生活,追求「佗」的審美意識,在郊外或城市中找塊僻靜的處所,過起隱居的生活,享受一點古樸的田園生活樂趣,尋求心神上的安逸,以冷峻、恬淡、閑寂為美。茶人村田珠光等人把這種美意識引進「茶湯」中來,使「清寂」之美得到廣泛的傳播。

  茶道之茶稱為「佗茶」,「佗」有「幽寂」、「閑寂」的含義。邀來幾個朋友,坐在幽寂的茶室裏,邊品茶邊閒談,不問世事,無牽無掛,無憂無慮,修身養性,心靈淨化,別有一番美的意境。千利休的「茶禪一味」、「茶即禪」觀點,可以視為茶道的真諦所在。

  而「和敬」這一倫理觀念,是唐物佔有熱時期中衍生的道德觀念。自鐮倉以來,大量唐物宋品運銷日本。特別是茶具、藝術品,為日本茶會增輝。但也因此出現了豪奢之風,一味崇尚唐物,輕視倭物茶會。熱心於茶道藝術的村田珠光、武野紹鷗等人,反對奢侈華麗之風,提倡清貧簡樸,認為本國產的黑色陶器,幽暗的色彩,自有它樸素、清寂之美。用這種質樸的茶具,真心實意地待客,既有審美情趣,也利於道德情操的修養。

  日本的茶道有繁瑣的規程,如茶葉要碾得精細,茶具要擦得乾淨,插花要根據季節和來賓的名望、地位、輩份、年齡和文化教養等來選擇。主持人的動作要規範敏捷,既要有舞蹈般的節奏感和飄逸感,又要準確到位。凡此種種都表示對來賓的尊重,體現「和、敬」的精神。

  日本茶道,以「和、敬、清、寂」四字,成為融宗教、哲學、倫理、美學為一體的文化藝術活動。 

  日本的茶聖

  足利義政時代(1435年—1490年)吃茶風氣很盛,茶道很發達,京都、奈良、堺三大城市成為茶匠的故鄉。茶道以村田珠光為始祖,經武野紹鷗,至千利休集大成。岡倉天心銅像

  千利休把茶與禪精神結合起來,創造一種以簡索清寂為本體的「佗茶」。這種以隱逸思想為背景的茶會,與足利義政東山時代流行的書院式茶會相反,一掃豪華的風氣,只是邀請幾個知己在一問狹小而陳設簡單的屋裏,利用簡單的吃茶器皿,在閒靜中追求樂趣。

  當時的自由城市「堺」,不僅是個商業城市,還是全國的文化中心,全國的歌手、畫家、僧侶、曲藝家都集中在這裏。在堺的町眾(商人)之間流行著邊吃茶邊欣賞天下名物的風氣。戰國大名認為茶道是象徵著新的富有和文化,他們招請茶匠開設茶會。如奈良多聞山城主松永久秀在永祿八年(1565年)1月29日招請千利休開茶會,水是著名的宇治橋三問的水,茶是宇治茶園的上品,那時利休是44歲。

  多聞山茶會三年後,新的統一者織田信長登場。他酷愛茶道,從堺弄到許多名貴的茶具,還搜羅天下名物,招請天下茶道宗匠。在信長身邊有三名茶頭——千宗易(利休)、今井宗久和津田宗達。其中利休不僅作為茶頭,還作為一個堺的商人活躍。

  織田信長死後,豐臣秀吉繼承其統一大業。秀吉也愛好茶道,玩賞信長遺留下來的茶具,並繼續把利休作為茶頭,天天與利休欣賞茶道。利休繼往開來,使過去鋪張奢華的茶風變成孤獨清閒,成為休養心身的一種手段。來參加茶會的人希望超脫世俗,進入潔心淨身的境堺,要求茶室具有山間自然的風情。嬌市內商業繁榮,市井喧嘩,富家相比,要求有一個清靜優美的環境,消除緊張情緒,放鬆思想,進茶室的目的是希望身心得到休養。因此利休創造了所謂「市中山居」——鬧中取靜的茶室。

  現在作為利休最確實的茶室是大山崎妙喜庵的茶室「待庵」。它不是附屬於妙喜庵的,而是一所獨立的建築。天正十年(1582年)秀吉在天王山打敗明智光秀的叛軍以後,在天王山腳下的京阪交通要地山崎築城,還委託利休建造茶室。它就是天正十年11月至次年3月完成的待庵——一所室內樸素粗糙的鄉村房屋。茶具中最高級的是掛軸,它以墨蹟為主。利休把掛軸放在茶會中間,表現了茶的精神。而墨蹟又以禪僧的為多數,青年時代經常掛圓悟克勤的墨蹟。

信樂水指 千利休所持。桃山時代 畠山美術館藏  過去沏茶的工作是身份低的沏茶人幹的,所以煮茶的地方在茶屋以外的房間,或在走廊的一角。後來堺的商人自己沏茶,至利休為「天下一宗匠」的時候沏茶工作已經不卑賤了,太閣豐臣秀吉自己沏茶也是不奇怪的。從而安置在鄰室的爐子出現在客人眼前了,開始時放在茶屋的一隅,叫做「隅爐」;後來爐子面對客人叫做「向爐」;再後放在草墊外面,叫做「出爐」。

  總之,利休發展了村田珠光的所謂「和漢」境界——完美無缺的「漢」與不完全的粗野美「和」的結合,達到了純日本的簡素美——「和、敬、清、寂」。

  天正十三年(1585年)10月7日豐臣秀吉在皇宮小禦所開設茶會,給正親町天皇獻茶,準備在茶會上就任關白、太政大臣以及下賜「豐臣」這一姓氏。這個茶會是秀吉稱霸道路上菊(朝廷)和桐(秀吉)緊密結合的象徵。這次宮廷茶會是秀吉的茶頭利休發揮作用的舞臺,在會上確立了天下策一茶匠的地位。那天上午10點鐘秀吉到達皇宮,首先向天皇獻茶。利休則跟在秀吉後面給天皇及文武百官獻茶,使用的茶器是珍貴的唐物「新田肩沖」、「初花肩沖」和「松花」,其中以「松花」的價值最高,據說值40萬石,相當於當時日本一兩個國家的領地(當時日本共分66國),可謂價值連城。此次茶會,可以說是利休人生中規格最高的一次茶會,也正是從這時候起,他才被天皇賜予「利休」的法號,而此前,一直使用本名千宗易。

  宮廷茶會以後,利休不但成為一代宗匠,而且在政治上成為秀吉的親信,具有一定的勢力。宮廷茶會以後的15年是利休的黃金時代,在政治上享有崇高的地位,但其中埋伏了悲劇的因素。

晴明神社旁,千利休相關的遺址  1587年9月,秀吉的聚樂第完成,同時在聚樂第附近建造了親信的宅第,利休也在茵屋町的誓願寺前建造了住宅,秀吉經常到利休家的九問書院玩茶。就在這一年,利休周圍的情況發生急劇變化,豐臣秀吉關心侵略朝鮮和中國。他以京都、大阪為根據地,征服九州的島津氏,在箱崎招請博多的商人,舉行約一個月時間的茶會。秀吉厚遇博多商人是想以博多為侵略朝鮮的根據地。從而堺的商人,特別以堺商入的力量為背景而致使接近秀吉的利休的地位下降,利休沒有參加這次招待博多商人的茶會。

  利休的學生中有一名叫做山上宗二的,年齡比利休小二十歲。他有自由不馴的性格,由於利休的推薦,為秀吉的茶頭。後因談話中觸怒秀吉,將他流放,最後投靠小田原的北條氏。

  山上宗二很尊重老師千利休,說「宗易(千利休)之茶道冬青樹也,一般人無用也」。的確千利休的茶道是特異的,與社會上不一樣,自由地破壞社會法則,從根本上動搖美的秩序。其精神是戰國時代的下克上的精神。處於最高統治地位的、強調等級秩序的秀吉與不承認權威和秩序的利休之間在心靈上有裂縫,在小田原陣地上兩者之間的裂縫更加擴大。  

  以小田原陣地發生的事情為契機,利休的周圍開始發生變化。本來大家對利休專權有反感,由於利休失寵,這些反感一下子爆發了。

  1591年閏1月發生大德寺山門事件,秀吉和千利休的破裂表面化。原來大德寺山門於應仁、文明之亂時燒失以後,享祿二年(1529年)由連歌師宗長捐獻重建。但宗長因收藏《源氏物語》受到處分,雖然盡了力,但還是資金不足,只建了一層的山門。後來宗長計畫募捐改建,利休響應他的號召,為已故父親進行法事奉獻資金。天正十七年底竣工。重建的山門十分豪華,大德寺的住持春屋宗園應利休的請求在山門上製作供養人的像,大大表彰了利休的功德。兩年後利休被彈劾,其理由是山門的樓上安置著利休的木雕像。秀吉也指摘穿竹皮屐(雪地用)扶手杖的利休像放在山門上是不敬;山門上安置大施主的雕像利休還有其他目的。

千利休遺偈

  有人說利休盜賣瓷器牟取暴利,如天正十六年以30塊金圓從平野道是買進一把磐若壺,50塊金圓賣給秀吉。同時利休是天下第一茶匠,要求他鑒定和斡旋茶具交易的事一定很多,從中獲利也不難想像,從而遭到人家嫉妒,在秀吉面前挑撥是非。

  關於利休的死因古來是個謎,大德寺山門事件及盜賣茶具不過是導火線,真正的死因在於利休與秀吉倆人心靈上的鴻溝,以及堺城市的衰落和堺商人被遺棄。同時秀吉的那種愛好奢華的「黃金茶室」美學觀與利休的那種愛好清淡的「草庵茶室」美學觀也是水火不相容的,它使倆人心靈上的鴻溝越來越深,最後倆人徹底破裂,從愛變成恨,從恨變成置於死地,這是歷史上統治者一貫的殘忍手段。 

  利休為避免大禍臨頭,請求別人幫助。細川三齋為他奔走說情,前田利家也勸秀吉息怒,但都沒有成功。利休還開設茶會招待德川家康,請求他出來解決此事,但也沒有結果。終於1591年2月13日秀吉派遣使者富田左近、拓植左京倆人下令將利休遣送回堺幽禁起來。

  富田和拓植是千利休的茶友,勸他趕快離開京都回堺。利休急忙坐船下澱川,在澱川的碼頭上送他的只有他的兩名弟子細川三齋和吉田織部。

  2月25日,不料事情發生急變,利休的木雕像被從大德寺山門上取下來,在京都一条戻橋處以腰斬,還將千利休從堺喚回京都,賜予切腹。

  2月28日利休切腹自殺,留下遺偈一首:


  「人生七十,りきかきとつ。吾がこの宝剣祖仏共に殺す。提る我が得具足の一つ太刀,今此の時ぞ天に抛つ」


    人世七十,力圖命拙。

    吾這寶劍,祖佛共殺。

    提我得具足的一大刀,

    今在此時才扔給天公。


  利休自殺那天,天下大雨,雷電交加,在北野的坊官還下了冰雹。利休切腹以後,兒子道安、養子少庵、孫子宗旦、妻子宗恩及女兒們都被流放到各地,後來他們得到赦免,發揮了千家的茶道傳統。現在的表千家不審庵、裏千家今目庵、武者小路千家官休庵三千家都是他們的後裔。

  千利休是商人出身的茶匠,但賜予武士禮法的切腹,給時人衝擊很大。這說明千利休的存在已經超過一個茶匠的地位了。利休雖然死了,但他的茶道由細川三齋和吉田織部繼承下來,並重新開創了利休派茶道。

  現在千利休的墳墓有三個;第一個是在榮光院,建於17世紀中期;第二個在南宗寺,建於元祿十三年(1700年);第三個在大德寺本場內的開山塔背後。

      千利休墓

  千利休 せんのりきゅう(1522年-1591421),日本茶道的宗師,人稱茶聖。本名田中與四郎。

  千利休出生於堺的富裕市民階層的一個魚鋪老闆家裡,田中與兵衞之子。母寶心妙樹。他很早就愛好茶湯,首先拜北向道陳為師,然後跟武野紹鷗學習寂茶,並師事於大林宗套,在南宗寺院參禪,法號宗易。

  他因擅長茶湯成為織田信長的茶頭。信長死後,他轉而侍奉豐臣秀吉。1587年起他獨自舉辦北野大茶會等,成為天下第一的茶匠而一時間權勢大振,但在小田原之戰後,被秀吉勒令自殺,原因不明。

  「利休七哲」是千利休七位著名弟子的並稱。分別是:細川忠興、古田織部、荒木村重、高山右近、金森長近、蒲生氏鄉、織田長益。

 

  千利休略歷:


  千利休,織豐時代茶師(西元1522年—1591年)。 

  大永二年(1522年)生於和泉國堺市的一個鹹魚商家庭。幼名與四郎,千與兵衛之子。 

  天文七年(1538年)跟北向道陳學茶道,不久為武野紹鷗的弟子。 

  天文九年(1540年)19歲時父親與兵衛死。同年改名為宗易,號拋笙齋。 

  弘治元年(1555年)利休招請武野紹鷗、今井宗久等人開設茶會,會上掛著掛牧溪的畫。其後自己開設茶會並參加他人舉辦的茶會。 

  永祿元年(1558年)利休和北向道陳、今井宗久一起出席三好實休的茶會。 

  永祿五年(1562年)利休和津田宗達等人開設茶會,會上掛著圓悟克勤的墨蹟。 

  水祿八年(1565年)松永彈正在多聞山招請利休,使用宇治橋三間的水開設茶會。 

  元龜二年(1571年)利休在織田信長前點茶。 

  天正元年(1573年)信長在京都妙覺寺開茶會,利休為茶頭。 

  天正三年(1575年)54歲時利休正式為信長的茶頭。 

  天正五年(1577年)8月,千利休在自己家裏建立黑木茶屋。 

  天正六年(1578年)信長訪問堺,參觀了利休的茶室。 

  天正十年(1582年)在大山崎妙喜庵建造茶室「待庵」,同年信長去世。信長死後豐臣秀吉為繼承人。 

  天正十一年(1583年)1月利休接受秀吉的邀請赴大山崎參加茶會,5月為秀吉的茶頭,從此以後得到秀吉的寵愛,成為當代一大紅人。那時利休已是62歲了。

   天正十三年(1585年)10月7日,秀吉在宮中的小禦所召開茶會,由敕許的形式賜予利休居士的稱號。這個稱號采自大德寺春屋宗園的語錄,其意思是「名利共休」或「名利頓休」。同年秀吉的黃金茶室在小早川隆景開放。 

  天正十五年(1587年)利休在秀吉的聚樂第建九間書院及一張半草墊的茶室,實現了自己的美學思想。同年10月利休主持在京都北野天滿宮召開的大茶會,並在聚樂第獻茶。

  天正十九年(1591年)因大德寺山門上有利休的木雕像及其他原因利休開始沒落。213日秀吉命他禁閉在堺,25日被召回京都,28日留下遺偈在聚樂第茵屋町的邸宅切腹自殺。 

  

    千利休自殺處

 

 延伸欣賞:【收藏品•藝術欣賞】日本國寶•名茶器(組圖)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