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曲:戀愛的屍體


    在月老的海邊

    我孤單單地

    靜悄悄地捨棄了

    戀愛的屍體


    被海的旋律陪送

    被白色的海浪抱着

    我的戀愛屍體

    向遙遠的地方消逝....


    --原載《南溟樂園》 

 

  1908年,郭水潭出生於台南佳里,號千尺,他的名字和號取自唐朝大詩人李白的詩:「桃花潭水深千尺」。郭水潭是20世紀30年代台灣新詩運動的健將,和吳新榮、徐清吉被推為「鹽分地帶文學」的共同領導人。郭水潭文學天份極高,他雖然只有日治時期公學校高等科的正式學歷和在私塾學習漢文的經歷,但是,他在當學生的時候,就已經能夠寫日本的「和歌」,18歲那年,還被因為短歌結緣的台南州北門郡郡守雇為北門郡役,前後12年。34歲時,他擔任北門郡勸業課技手,是正式任官,必須穿官服上班。在日治時期,郭水潭是文友中少見的「作官的作家」,尤其特殊的是,他的官職純由文學獲得。台灣光復之後,他移居台北,曾經任職於台北市文獻委員會,對台灣鄉土史料的蒐集整理投入相當多的心力。

  在日治時期台灣文學史上,「鹽分地帶」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以佳里為中心,包括其鄰近的鄉鎮,如七股、將軍、北門等臨近海邊地區的「鹽分地帶」,在台灣文學史上的重要性,可以分為兩點來說,第一,鹽分地帶的成員以詩歌創作為主,這對於新文學發展以來一直比較重視小說的文學現象來說,這樣的方向為新詩這個領域增加了豐富的文學遺產。第二,正如郭水潭所說的:「我們傾向普羅文學」,這種傾向使他們把關懷的視角放在故鄉的土地和人民身上,透視出殖民者以「現代化」為名,把資本主義強加在殖民地上的傷痕;同時,也因為他們對於農村鄉土的情感和關注,使得鹽分地帶文學帶有濃厚的本土色彩。

  一般文學史上都認為:郭水潭是「鹽分地帶」詩作藝術成就最高的人。他創作新詩的時間雖然不長,數量也並不豐富,然而,就現存的作品觀察,他在作品之中所表現的特殊風貌,使他贏得全島性詩人的美譽。他的抒情和鄉土之作,情感真摯,處理冷靜,有特殊的美學成就。在郭水潭的詩中,可以看到他對現實的深切關懷,不過,他在處理這種題材時,也依然保有一種「冷靜」的特質,他擅長於和他所觀察的對象保持一定的距離,捕捉一個特定的人物或場景,加以冷靜的觀察和刻劃,而後在描寫中流露詩人獨特的看法和嘲諷。他的創作以詩為主,另有小說、評論,重要詩作有〈世紀之歌〉、〈向棺木慟哭〉、〈廣闊的海〉等。1994年,台南縣立文化中心所編輯的《郭水潭集》出版,次年,郭水潭去世。


  詩作欣賞:向棺木慟哭─給建南的墓

  1939年,郭水潭的次子建南因病夭折,喪子的郭水潭寫下〈向棺木慟哭:給建南的墓〉這首在台灣文學史上極為著名的詩。台灣文學家龍瑛宗先生認為:這是1939年台灣最感人的詩。郭水潭的抒情方式最擅長於用文字舒緩的鋪陳感情,在他筆下,感情被描寫得百轉千迴,十分細膩。然而,他往往在詩的結尾,盪開一筆,從情感的鋪敘轉換到外在景致的描寫,這種寫法一方面把情緒從陷溺中超脫出來,另一方面也把眼界拓寬,讓情感變得更雋永、更深化。〈向棺木慟哭:給建南的墓〉一詩的結尾,把對兒子深深的思念,幻想成兒子童稚的靈魂化為兩隻無心的蝴蝶,飛來又飛走,讓生死化為自然循環的一部份,是把深刻的悲痛昇華,更顯深沈厚重。


    原文:  


    可愛的吾兒,建兒喲
    爸爸不眠地在喊你
  
    喊你戴白銀盔,拿金色槍
    騎白雪似的駿馬
    從遙遠的孩兒國萬里迢迢
    容貌活潑地回來──
  
    不、不、你不是
    不是追求虛榮的孩子
  
    如果,真的是你
    你會雙手捧著秋棗的果實
    像平日那樣搖搖擺擺
    微笑著回來
  
    可愛的吾兒,建兒喲
    爸爸整夜打開門,等著你
  
    等著你穿緋色毛線上衣,戴白帽子
    抱著法蘭西的洋娃娃
    從嬰兒車的嘎吱聲,緩慢地
    以凜凜的丰姿下來──
  
    不,不,你不會
    不會裝著那樣優雅
  
    如果,真的是你
    你會赤裸裸雙腳撩起屁股衣襟
    像平日那樣嘟嘟地
    拍著手,跳回來
  
    可愛的吾兒,建兒喲
    幼小的你還沒有朋友
    因而今天的送葬
    多麼寂寞的行列咧
    爸爸牽著你哥哥的手
    叔父嬸母提著線香和銀紙
  
    只有,這些人
    這些疼愛你的自己的人
    耐不住悲哀
    而哭泣著
    可憐兮兮
    送葬你小小的棺木
  
    可愛的吾兒,建兒喲
    爸爸給你一個約定吧
    約定在公墓的池邊
    獨立寂寞的你的墳丘旁
    種植一棵相思樹
    當悲哀的時候就來看看你
  
    啊!在你永遠歇息的地方
    供獻的花被風玩弄著

    萎謝了也好,可憐的花啊
    往何處去?幼稚的靈魂
    無心的兩隻蝴蝶
    飛來,翩翩舞著,又飛走了

 
    .以上資料取材:台灣文學作家系列 

 

 

    暴風雨已經過了

    如今為了迎接黎明的休閒

    非積蓄新的精力

    創造力不可
   
  
    ─ 郭水潭 
選自《戰前台灣文學全集10》〈故鄉的書簡〉

 
 
 郭水潭 ─ 南瀛文學家第一人

  
  文/彭瑞金

 
     郭水潭,號千尺,取自李白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如汪倫送我情。」詩人,三○年代台灣新詩運動的健將,與吳新榮、徐清吉被推為「鹽分地帶文學」的共同領導人。作品總集──《南瀛文學家郭水潭集》列為南瀛文學家叢書的第一本,也獲得第一屆的「南瀛文學貢獻獎」,雖不乏時機上的巧合,但謂之南瀛文學家第一人,誰曰不宜?

     郭水潭於公元一九○八年出生於台南州北門郡,今佳里,僅有公學校高等科之正式學歷及私塾學習漢文之經歷,但就讀高等科時,已能寫日本的「和歌」,贈詩北門郡守酒井正之,並得到郡守的答詩。十八歲那年,還因短歌結緣的郡守雇為北門郡役共十二年,傳為文壇佳話,文學天份也廣受肯定。他是日治時代文友中少見的「作官的作家」,尤其特殊的是,他的官職純由文學得到。三十四歲時,任北門郡勸業課技手,是正式任官,必須穿官服上班,文友戲呼之為「金巡仔官」。

     「鹽分地帶文學」是台灣文學裡特異存在的品類,濃厚而強烈的地域性色彩,指向這裡是地力貧乏卻是人文豊饒的地帶。吳新榮從東京返台,在佳里鎮上懸壺,組「佳里青風會」開始,「鹽分地帶文學」就自成一系,郭文潭是這個文學統系的重要開拓者之一。

     「短歌」是郭水潭進入文學的敲門磚,除了帶給他「官職」的一段佳話外,一九三○年加入「新珠短歌社」為社友,所作短歌,還被日本歌人聯盟選入《皇紀二五九四年歌集》。新詩寫作的開端,則是從加入「南溟樂園」為同仁開始,他在該社出版的《南溟樂園》連續發表新詩。如〈不認識的愛人〉、〈獻給心中的愛人〉、〈戀愛的屍體〉及〈乞丐〉 ' 〈送別秋天〉等作品,顯示他這時候正是戀愛中的男人,對愛情的無限憧憬,寂寞中略見徬徨的青年心情,春花秋月的輕輕感傷,對人生景緻輕輕的好奇。這時候的詩,凸顯了他是一位敏感多思多愁的詩人。

     一九三三年,青風會成立,形成文化工作、切磋文藝思想的團隊,也形成了從鄉土建設文化生活的意識。在這個文藝隊伍的基礎上,佳里或鹽分地帶,日後都以團體的力量支援或投入全台灣的文學及文化活動。一九三四年五月,「台灣文藝聯盟成立」,郭水潭就被選為代表南台灣作家的兩位執委之一。一九三五年六月,也在吳新榮、郭水潭的合力奔走下,成立聯盟的佳里支部,郭氏負責撰寫〈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宣言〉。

     一九三五年二月一日出版的《台灣文藝》二卷二號,刊出他的長篇小說《福爾摩沙》的序文。這部顯係依據台灣史為背景寫的作品,據作者自稱有十二萬字,可惜原稿給家人燒掉了,未能刊出。郭水潭也曾經嘗試以小說表達他的文學。文集裡收錄有短篇小說兩篇,其中,應日本《大阪每日新聞》「本島人新人懸賞」徵募而作的〈某男人的手記〉,獲得佳作獎。這篇小說是用浪漫主義的筆法,寫一個男人的身心流浪經驗,五年後回到家鄉,愧對辛勞工作的妻子,自慚於沒有一點社會主義者的體悟。另一篇小說〈無軌道時代〉描寫兩個因細故「集體」辭職抗議的男子,領了退職慰問金及收了同事的禮金,卻拒絕參加送別會,令同事和社方難堪,以贏取阿 Q 式的精神勝利。手中雖握一筆從未有過數目的財富,未來的日子其實是茫茫然,卻不忘以無軌道的時代來臨,今後永遠是禮拜天,自我武裝、互相安慰,宛如是一齣摻著淚水的人生荒謬劇。

     論者謂郭水潭的詩,刻劃他生活的鄉土,呈現寫實主義的色彩,應該是指他參加台灣文藝聯盟,積極投入台灣新文學運動之後的作品。比較明顯的是,在題材的選取範圍擴大了,〈故鄉的書簡〉、〈村裡瑣事〉、〈窮愁的日子〉、〈蓮霧之花〉、〈斑鳩與廟祝〉等發表在《台灣文藝》、《台灣新文學》、或《台灣新民報》上的作品,顯示他已脫離青年時期的感性詩迷戀,逐漸建立他的現實觀和人生觀。但似乎詩人感情豊沛也是天生的,他一生被人傳誦最廣的詩,恐怕是一九三九年,他因次子去世,傷痛之際寫下的 < 向棺木慟哭:給建南的墓 >。這是一首真情自然流洩寫成的詩,很可以代表一個崇尚浪漫情緒的詩人,自我修煉、自我調整、自我完成的新境界。

     一九三四年四月廿一日,郭水潭在《台灣新聞》文藝欄發表〈寫在牆上〉,指出美麗的薔薇詩人和附庸風雅的感想文作家,「壓根兒品嚐不出時代心聲和心靈的悸動,只能予人以一種詞藻的堆砌,幻想美學的裝潢而已。」「沒有落實的時代背景,就是遠離這個活生生的現實。」在代撰的文聯佳里支部宣言中,他也說:「當前的問題是要思考我們的文學,如何才會獲得民眾的歡迎????」從這些文學觀的表白裡,不僅看出他文學思想的重大轉折,也看到他成熟階段的文學主張。他向文壇放出這些批評的聲音後,也接到一些質疑的聲音,主要就藝術能不能從意識型態產生,有所爭論。就整體郭氏的文學而言,其實並沒有階級的爭執,屬於民眾的文學,只是他的文學理想而已。

     郭水潭於戰後時有文學回顧之類文字發表。一九九五年三月九日去世。

 

  {#emotions_dlg.emotion_003}  延伸悅讀:


  {#emotions_dlg.emotion_054}  文/呂興昌 巧妙的社會縮圖:郭水潭戰前新詩析述 
  
  {#emotions_dlg.emotion_054}  文/蘇敏逸 
從抒情風格和現實關懷論吳新榮、郭水潭詩風的差異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