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張剪貼上還可以復習幾個字,先試着讀一遍吧:

  「踽踽獨行的婆婆髮皤皤,不慎掉到泥淖中洗浴,見蚊蚋膚,不禁大驚失色。」


  踽(ㄐㄩˇ)踽獨行:獨自行走的樣子。

  婆婆髮皤(ㄆㄛˊ)皤:皤,形容肚子大的樣子。或是,老年人髮鬢斑白的樣子。

  掉到泥淖(ㄋㄠˋ)中洗浴:淖,爛泥。

  蚊蚋(ㄖㄨㄟˋ)  噆(ㄗㄢˇ)膚:蚋,一種小蚊子。噆,蚊蟲叮咬。


  
  每當兩個人碰面時,總是有六個人在場。在每個人身上,都存在着他自以為的自己、對方所見的他,以及真正的他。

  ──美國,詹姆斯(W.James,1842-1910)


  很有意思的一段話,我卻想起沙特的「地獄即別人」。年輕時喜歡玩心理遊戲、看心理學的書,現在反而覺得當時的我很傻呢,費心揣測別人怎麼想、真正的個性是怎樣,但知道了又能如何呢?人,總是會變的啊,變得更好、更成熟、更圓融,那之前所見下的評論便不得作準了,何況自己也會變。

  地獄即別人嗎?朋友的部落格似是成為地獄了,來者言之鑿鑿地攻訐漫罵,卻沒想到自己其實也在造惡業,地獄不是別人,關乎在於己;剛看到時,很不以為然,很想替朋友說說話,過了一個多月再去看,那人還在罵,朋友依舊不予回應,這讓我佩服他起來了(換做是我不堪其擾,早就關了網誌以圖清淨),愈看愈覺那人真是可憐了,這麼長的時間,心中時時充滿憤恨和詛咒,罵了這麼久還沒消氣,心境都在地獄,如此豈不哀哉。

  所以,詹姆斯的話還是淺的,沙特亦然。



  -2008-06-17-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