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稱為盧德分子(Luddite)。

    我欣然接受。

    知道什麼是盧德分子嗎?就是仇視新奇發明的人。內德‧盧德(Led Ludd)是十九世紀初期的紡織工人,他砸毀了許多新奇的發明──那些快讓他失業,快讓他無法再用自己的特殊才能養家糊口的機器織布機。1813年英國政府以所謂「搗毀機器」的重大罪行將十七個人判處絞刑。

    ──馮內果《沒有國家的人》


    ……地球暖化效應、生態污染問題、資本主義的物化、人類彼此的惡鬥競爭、貪婪、無休止的追求、永遠飢渴的欲望……,當人類開始擔心聖嬰現象、氣候異常變化、世界末日的來臨,站到冷氣房的大講台上,振臂高呼:「我們的地球生病了!」──什麼時候開始生病的呢?選一天關掉電燈、不開冷氣、全部走上街頭不開車,這樣就夠了嗎?沒錯,恭喜所有參與人拿下自欺欺人最佳安慰獎。那麼,除了適應生態影響造成的氣候異常每況愈下、努力提高人類的忍耐力、再順便來個適者生存的自然減少地球爆炸的人口外,有沒有更人道的作法呢?

    所謂的「人道」是什麼呢?

    屬於人類的世界末日打從工業革命開始倒數計時,九、八、七、六、五……沒車子能上哪兒去呢,我可不是指到巷子口的7-11;沒有頂好、松青、大潤發……,生活必須與非必須品要怎麼辦?停電了、網路中毒、電腦掛點……完了,心血全白費了、一切要重來了,有人聰明呢,懂得資料備份,可是歹勢呢,是停電喔,全球大停電喔,而且不太可能修復喔,那好,所有現代知識份子從此放無期長假,人生轉黑白。

    黑白才是生活的本相,需用人類的情感互動與身體原始的本能動作去塗抹上色。

    過去沒電話、交通還得靠鐵馬,親友之間的感情還密切得多,現在電話掛上就Bye-Bye、E-mail連讀時都字體方正冷峻,不過是「0」跟「1」的組合,任何人每封信都一視同仁。人類真的進化了嗎?不是,是機器設備進化了,而人類多方面本能退化甚至消失了,譬如動物性的第六感。

    所以當家人體貼為讓我交通方便、減少開銷,熱心願意提供摩托車供我駛用,我猛搖頭堅持「No!」,他們不解。當然不解走路是最適合觀察、吸收、思考的一種姿態。

    為什麼要不斷研究發明所謂改善人類生活品質的「消費品」呢?回到人道思想人類基本需要不過吃喝拉撒睡,西藏某些仁波切在睡前會把油酥燈熄滅:因為我不確定是否明天還會醒來──就是這樣啊,與其被現代化殖民奴役,更應該回歸生命自然本質的純淨單純,善好的美德。我不追求流行,也鄙視流行,打心眼底的澈底的鄙視那些虛華無實的騙局。沒錯呢,我用電腦上網打字寫作業,所以我損失了書寫的能力,很多字我不會寫了,這是真的,很多詞我不會用了,這也是真的,我的字愈來愈慘不忍睹,真對不起,不過哪天酒館不見了,那才是我開始恢復健康走上人道的徵象,到那時如果你還掛在網上,請記得為我放煙火:

   
            .☆★☆‧         .▽.
            ★\○/★  .ω.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個煙火   慶祝一下~~☆☆~~
    
   
    嘿,瞧我體貼的也幫你把煙火先準備好了……五、四、三、二、……讓我抱持極少可能的期待──「歸零」吧。
 


    -2007-07-14-
 


   
 不是我不明白            作詞:崔健 作曲:崔健


        過去我不知什麼是寬闊胸懷 過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
        過去我幻想的未來可不是現在 現在才似乎清楚什麼是未來
        噢……

        過去的所作所為我分不清好壞 過去的光陰流逝我記不清年代
        我曾經認為簡單的事情現在全不明白 我忽然感到眼前的世界並非我所在

        二十多年來我好像只學會了忍耐 難怪姑娘們總是說我不實實在在
        我強打起精神 從睡夢中醒來 可醒來才知這個世界變化真叫快
        噢……

        放眼看那座座高樓如同那稻麥 看眼前是人的海洋和交通的堵塞
        我左看右看前看後看還是看不過來 這個這個那個那個越看越奇怪
        噢……

        過去我不知什麼是寬闊胸懷 過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
        過去我幻想的未來可不是現在 現在才似乎清楚什麼是未來
        噢……

        不是我不明白 這世界變化快 不是我不明白 這世界變化快

 


圖:加爾各答街頭大批等著載客的計程車,全都是大使車。(取自洛杉磯時報網站)


『轉載』
 印度大使車50年不變   
 
編譯鄭寺音/特譯



要描述這種在印度街頭趴趴走的小汽車,先想想與汽車相關的讚美之詞,然後再把這些形容詞丟掉。不管你愛不愛,這種哈巴狗鼻子、兩眼突出、矮胖笨拙的古典小車「大使」車,是印度坑坑疤疤街道的必備要角,一種至今抗拒進化、誓死不退的恐龍。

但這種大使車就算百般不能,也改變不了它原本的面貌:它是現代印度的象徵、代表印度過去五十年歷史的國家寶藏,半世紀以來,大使車在印度巷弄上隆隆行進,日復一日。

白瓷色的「大使」,有著撩人的彩繪玻璃、閃爍的車頂紅燈,至今仍是許多印度高官及貴客的最愛,事實上,有人打趣地說,許多部長坐在大使車寬敞的後座批示公文,所以印度偶爾是被大使車後座統治的。

見證印度經濟發展歷程

大使車過去半世紀的旅程,就是印度從後殖民時期統治階級崛起、邂逅社會主義、經濟榮景這一路的歷程,但現在就是那種讓世界覬覦的經濟榮景,對大使車的生存構成最大威脅。

以英國車款為設計基礎,被譽為印度工業不需外力協助明證的大使車上市後,很快成為政商名流首選,由於甚少遭遇挑戰,數十年來出廠的大使車,與一九五七年首批車款幾無二致,直到九○年代初期,製造商印度斯坦汽車與日本鈴木汽車合資,將引擎替換為功能較強的五十鈴製引擎。

在全盛時期,政府保護主義配額與關稅讓大使車縱橫市場無敵手,七○年代的大使車不只名副其實,還是無庸置疑的市場至尊,在市場佔有率高達七成(其他三成也是國產車)。

市場開放 撼動獨尊地位

駕駛大使車就像搭乘時空膠囊旅行一樣,車型迷你、後座坐來像沙發、空氣中瀰漫淡淡的皮質氣味,由於座椅高,乘客坐起來舒服,但要是行經彎曲路段,就得小心東搖西擺。

一九九○年代的經濟改革,洞開激烈競爭的大門,福特、本田等車廠大舉入侵大使車原本無可撼動的地盤。汽車專欄作家拜吉說:「過去一整個世代,在印度講到汽車,就是指大使車,但現在選擇這麼多,大使車過時了,坦白說,我認為它已到了日薄西山的地步。」

但其他人並不這樣想,大使車的製造商印度斯坦汽車,計畫在今年盛大慶祝大使車邁入五十週年。印度斯坦母公司C.K柏拉集團的發言人私利瓦斯塔說:「大使車仍有其賣點,有想法、有品味、尊重印度國產品的人,還是會誓死效忠。」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