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觀看首映會時,楊導和商周的態度倒是很明白的,他們表示希望藉由這單一事件喚起社會大眾重視〝預防自殺〞的重要性,基本上並不希望因為這部紀實片,而造成個案一夕致富……




中時晚報 2007.07.11 
水蜜桃阿嬤事件商周致歉 捐出二百萬元
【中時電子報羅暐智/台北報導】



    「商業周刊」製作「水蜜桃阿嬤」紀錄片,引發捐款流向風波,外界是一頭霧水。

    無盟立委高金素梅今(十一)日偕同水蜜桃阿嬤的親友們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痛斥商業周刊隱匿拍攝的用途與實情,並對外放話傷害家族情感,要求商周道歉並停止募款,也要求商周挪用部分捐款作為七個小孩的教育費用。

    商業周刊上午也舉行記者會,由總編輯王文靜親自出面澄清。商周向高金素梅與社會道歉,並允諾率先響應牧愛基金會的捐款,捐出二百萬元,希望化解誤會,未來也將檢討捐款形式。

    王文靜哽咽表示,是她的疏忽,評估不夠,但良善的初衷沒被檢視到,反而引起動機論的質疑,她很遺憾。

    今天高金素梅的記者會上,水蜜桃阿嬤本人並沒有出席。水蜜桃阿嬤的三哥江瑞堂表示,他很感謝社會社界的關心,現在牧愛基金會答應負責七個小孩的教育費用,他很高興。

    不過,江瑞堂對商周處理水蜜桃阿嬤事件表示無法諒解,直言「一點誠意也沒有」,也傷害他們家族的感情。他希望商周向他們家族與社會大眾道歉,並停止對外募款。

    江瑞堂並要求,商周應該挪用部分募款所得,資助七個小孩的教育費用,如果要繼續募款,應該增設一個選擇,讓社會大眾可以直接捐款給水蜜桃阿嬤,而不是只能捐款給商周的「點亮孩子的未來計畫」。

    高金素梅表示,很多希望幫助水蜜桃阿嬤的人,連上商周網站,以為捐款給「點亮孩子的未來」計畫,是幫助水蜜桃阿嬤,但沒想到,這些錢並非捐給水蜜桃阿嬤,而且涉嫌流入商周的口袋。

    高金素梅提出三點質疑:第一、商周涉嫌隱匿公開資訊,在他提出質疑前,並未對外公開募款計畫中有四百五十萬元的劇團演出費用;第二、利用公益活動宣傳,大賣水蜜桃阿嬤的手繪本,已屬商業行為,水蜜桃阿嬤為何沒有版權?第三、「左手捐款、右手買自己出版品捐給社會」,已涉關係人交易。

    高金素梅解釋,城邦文化藝術基金會向內政部申請的勸募活動,對象是全國小學,且募款一千萬元中,有四百五十萬元是用於劇團演出,但城邦文化藝術基金會的網站上,捐助對象只註明給全台自殺率前五縣市小學,也未說明有劇團演出,經她提點後,才加註上去,有隱匿之嫌,她希望商周對外說明。

    慈濟大學講師潘朝成也抨擊楊力州的水蜜桃阿嬤紀錄片,過分渲染水蜜桃阿嬤家庭的自殺悲劇,並未去探討原住民結構性問題與部落關係,讓原住民被貼上「自殺民族」的標籤與刻板化印象,他要求楊力州對外道歉並停播此紀錄片。



中國時報 2007.07.04 
網站誤導  募款單位須謹慎
姚盈如/特稿  

    《商周》製作「水蜜桃阿嬤」紀錄片及專題報導,得到社會的正面迴響,原為美事一椿,但《商周》的募款卻被質疑沒進到當事人口袋,引發「個案正義」和「整體現象」孰輕孰重的爭議。

    再加上當事人是弱勢的原住民低收入戶家庭,對上都市財經媒體,城/鄉與漢/原的衝突在背後隱隱發酵,使得整起事件很難被單純化看待。


    根據《商周》的說法,這筆募款的錢不是給阿嬤的,而是用做兒童自殺防治的教材。但是,募款網頁附屬於「水蜜桃阿嬤」官網下,對讀者來說,看完報導後想捐錢幫助自殺防治的或許有之,但更多人想到的,恐怕是阿嬤和她嗷嗷待哺的七個小孫;大部分民眾會以為網站上捐錢,就是直接幫助阿嬤,會聯想到這筆錢是「另有他用」的,著實不多。 

    再談阿嬤的酬勞與期待。《商周》拍紀錄片,官網上把阿嬤一家人的形象製作成可愛的卡通阿嬤和小桃子,有電腦桌布、MSN小圖可供下載,《商周》以一紙同意書就解決。紀錄片主角沒有酬勞領還可以理解,但網站及相關商品(包括阿嬤的繪本、DVD等)行銷的肖像權使用,阿嬤也沒有任何報酬,孫子「教育基金」的期待還落了個空,無怪乎阿嬤的家人要抱怨、立委要痛罵「媒體剝削」。
 
    再加上整起事件扯上城/鄉與漢/原衝突,使得誤會更加難解。錢的問題本來就複雜,牽涉到公益的捐款尤其如此,如果募款單位不把用途和對象說清楚、講明白,恐怕類似的爭議還少不了。否則,只怕毀掉的不止是雙方面的善意,更是整個社會的信任基礎。



2007.07.04
沒有聚光燈 給水蜜桃阿嬤的捐款少得可憐 
【中時電子報黎珍珍/台北報導】

「水蜜桃阿嬤」引起社會廣大迴響,卻也引發捐款沒有用於阿嬤家人身上的爭議。負責採訪和製作影片的「商業周刊」表示,他們沒有做過成立教育基金的承諾,說法其實不算錯,真正在替阿嬤孫兒籌募教育經費的,是長期從事自殺防治工作的「牧愛生命協會」,這個捐款帳號不在「水蜜桃阿嬤」官網上,而是在牧愛自己的網站上。根據記者檢視牧愛的網站發現,因為少了聚光燈,十天內只募得三萬五千三百三十元。 

今(四)日帶著阿嬤家幾個孩子去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參觀的牧愛基金會執行長吳美麗說,第一次上山見到「水蜜桃阿嬤」一家人時,阿嬤的女婿已經自殺一年半,兒子和媳婦自殺也超過半年,孩子們無預警地面對親人的逝去,遭受強大的失落創傷,卻早已過了「悲傷輔導」的黃金期(三到六個月)。 

經過幾次的輔導,孩子和阿嬤的情況逐漸改善,但阿嬤經常對吳美麗說,萬一她走了,孩子不知道該怎麼辦,為了讓阿嬤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吳美麗那時承諾阿嬤會陪伴孩子到成年,協助他們尋求社會資源,但當時還沒有講到協助募款等問題。 

吳美麗說,牧愛長期從事自殺防治的輔導,認識「水蜜桃阿嬤」一家人雖然是因為商周的關係,但牧愛和商周之間並沒有合作的連結。由於阿嬤也一直擔心,是不是等到商周的拍攝和採訪結束後,牧愛的協助也會終止。於是在五月間,她正式向阿嬤表示,牧愛「至少會陪孩子們到大學」,也開始思考替這些孩子籌募教育基金。

牧愛本來就有接受捐款的帳戶,吳美麗表示,在決定為阿嬤的七個孫子籌募教育基金後,牧愛將其中一個高雄銀行的帳戶做專案管理,進入這個帳戶的捐款全數用於阿嬤孫子的教育基金,而阿嬤也同意,如果有多出來的錢,她很願意和其他自殺遺屬共享。在牧愛基金會的網站上,每一筆捐款都有清楚標示,從六月二十二日到七月一日,有十一筆捐款進去,總計三萬五千三百三十元。 

吳美麗說,山上的原住民種了水蜜桃卻沒有行銷通路,前年中盤商以一卡車二萬元的低價收購,去年稍微高一點,也只有三萬五千元,原住民被剝削得非常嚴重。因此除了募款,今年牧愛也動員志工,協助阿嬤家行銷水蜜桃,網站上同樣有水蜜桃訂購的劃撥帳號,目前估計已有五、六百盒的訂貨量。 

商周「水蜜桃阿嬤」官網上為自殺防治教材所募的款項,短時間內已高達五百萬元,牧愛為阿嬤的七個孫子所設的教育基金專戶捐款卻很零星,因為他們只用自己的力量在部分部落格張貼消息。吳美麗不願意多談為什麼牧愛的捐款帳戶不能在「水蜜桃阿嬤」的官網上刊登,只一再強調牧愛會盡力為他們找尋各種資源,持續幫助孩子們完成學業。 

「和這七個小生命的相會非常奇妙」,她說,牧愛在高雄,「水蜜桃阿嬤」家在新竹縣尖石鄉的山上,雖然牧愛服務範圍遍及全省,但過去多數個案都持續二、三個月後就會陸續轉介,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一個家庭有這麼深的連結。雖然他們給阿嬤的是一個「守護到十八歲」的承諾,但吳美麗笑著說,志工們都期待著,有一天,他們不但要參加年紀最小的「小豹」大學畢業典禮,還要看著他們一個個結婚、生子呢!    

 

牧愛基金會網址:http://www.call.org.tw/about/news/ 



中國時報 2007.07.04
立委:水蜜桃阿嬤被「消費」
姚盈如/台北報導
   

    《商業周刊》報導新竹縣泰崗部落獨力扶養七名孫子的「水蜜桃阿嬤」,引發社會關注。但無黨籍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昨天卻質疑,《商周》設立募款專戶後,要求民眾每筆至少捐三千元,目前募款額已達五百萬,但沒有任何一毛錢回到阿嬤身上

    高金素梅批評《商周》只是在「消費阿嬤」,卻肥了自己的荷包。

    高金素梅強調,阿嬤親口告訴她,當初《商周》的紀錄片導演楊力州曾經承諾,片子問世後,會幫阿嬤的孫子募集教育基金,阿嬤基於此才同意,但這筆「教育基金」卻至今沒有著落,讓阿嬤非常失望。阿嬤的哥哥昨晚受訪時表示,「被台北的漢人消費了!」 

    阿嬤的紀錄片出版後,《商周》幫她製作「官方網站」,點選其中「募集生命教材」的選項,就可以連結到城邦文化基金會的募款計畫。計畫中詳細說明,為了點亮孩子的未來,希望民眾捐助自殺防治計畫教材,每人捐三千元,供做「兒童生命教材」的自殺防治計畫基金。教材的內容物包括繪本及DVD,都是《商周》或所屬城邦集團所出版

    城邦文化基金會募款目標是一千萬,到前天為止,短短半個月,網站上累積的募款金額就已經達到五百六十八萬四千多元。但高金素梅炮轟,《商周》所謂的自殺防治教材,根本是他們自己出版的相關產品,內容為繪本、兒童生命劇及水蜜桃阿嬤DVD三樣,高金認為,這和當初《商周》承諾要幫忙阿嬤的做法,根本差了十萬八千里。

    高金素梅指出,《商周》出資的「水蜜桃阿嬤」紀錄片感動很多人,子、媳及女婿相繼自殺,留下七名孫兒給阿嬤江秋玲和阿公扶養的故事,教人樂觀面對生命的精神也值得肯定。但問題是,這部片並沒有為水蜜桃阿嬤或其他相同境遇的原住民帶來幫助。

    在一整套的商業及資本主義邏輯運作下,她認為,水蜜桃阿嬤只是被《商周》消費、剝削的對象,真正得利的只有《商周》。

    針對高金跳出來代為指控,阿嬤目前避居澎湖,避開外界騷擾,本報至截稿為止,都無法聯絡上她。但同住泰崗部落的阿嬤兄長則代為表示,當初《商周》要阿嬤簽拍片同意書、並允諾讓《商周》進行後續相關的廣告行銷,阿嬤本人不識字,「她(指阿嬤)女兒聽導演他們講的天花亂墜,也就沒有仔細看內容。」

    阿嬤的兄長透露,家人都覺得不公平,被台北的漢人消費了,阿嬤本人也感慨,「(片子)拍都拍了,想也沒用,只能算我們倒楣。」   
 



中國時報 2007.07.04 
商周:錢用做自殺防治  非為個案
姚盈如/台北報導
 

    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質疑《商業周刊》違反承諾,消費水蜜桃阿嬤。《商周》公關經理林秋寶否認相關指控,她強調,《商周》製作「水蜜桃阿嬤」專題,目的是為了喚起社會大眾對自殺問題的注意,因此絕不會針對個案進行募款幫助。 

    至於紀錄片導演楊力州及《商周》團隊是否曾經承諾要幫水蜜桃阿嬤募集孫子的「教育基金」?林秋寶澄清,絕無此事。 

    林秋寶表示,當初上山拍紀錄片前,就已經獲得阿嬤首肯,阿嬤也簽署同意書,同意《商周》後續的廣告行銷活動,因此他們設立官網、為自殺防治募款都是合法進行。 

    林秋寶說,阿嬤的子、媳及女婿都是死於自殺,留下七個孫兒讓阿嬤扶養,商周》希望呼籲大家重視自殺防治。雖然募款活動是從「水蜜桃阿嬤」官網連結,但這筆錢不是給阿嬤的,而是要用做自殺防治,募款目標一千萬。 

    她強調,所有費用將作為「生命教育教材」製作款項,優先捐助給全台自殺率前五名縣市之三百六十六所小學,每個班級各一套,共計六千五百三十九套,募款辦法上寫得相當清楚。 

    至於「自肥」的質疑,林秋寶解釋,《商周》和城邦完全是從做公益的心情出發,只有可能虧錢,不可能賺錢。而且《商周》是依法向內政部申請募款專戶,教材內容也經內政部和教育部審查,每筆錢都要經過稽核,「連負責稽核的勤業會計師事務所也說要把稽核費用捐出來」。 

    《商周》希望外界能停止誣蔑,甚至向高金素梅嗆聲:「如果覺得我們做得不夠好,那請高金委員告訴我們,她幫原住民做出什麼成績?」

    林秋寶表示,雖然沒有辦法就個案進行募款,但《商周》相關集團內部已經向阿嬤訂了三百多盒水蜜桃,外界有送洗衣機、沙發、烘衣機、米糧等東西,他們都已經轉給阿嬤,新竹貨運和宅急便也願意以成本價幫阿嬤運送水蜜桃,「不能說《商周》都沒有幫忙!」 

    紀錄片導演楊力州昨天深夜表示,他從未向水蜜桃阿嬤提出「教育基金」的承諾,他也相信高金素梅的指控,並非阿嬤本人的意思。 


 酒館留聲機:許冠傑  錢錢錢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