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穆哈﹝Alphonse Mucha﹞﹝1860 ~ 1939﹞

    剛讀完《迪坎卡近鄉夜話》的「聖誕節前夜」──已經習慣在夜晚或臨睡前讀果戈里的作品,曾試著在白天讀這本書,但少了某種氣氛;我的床頭燈是昏黃色的,雖然它有分較亮和較不亮,不過除非那天我的眼睛感到疲累,否則通常我會選擇較不亮的小燈閱讀,這樣的色暈和亮度很襯果戈里的文氣和故事氛圍。

    《迪坎卡近鄉夜話》分為二部,第一部的四篇我已經讀完了。在讀完其中的「伊凡‧庫帕拉節的前夕」後,曾〝卡住〞了幾天,前面提過我都是在晚上讀這本書,「伊」篇帶給我恐怖的想像,即使我止住了一時的欲望沒再續往下看(下一篇是「五月的夜/女落水鬼」),可是那晚上還是做了惡夢,夢見什麼忘記了,只記得自己努力集中思想拼命唸著「阿彌陀佛」……;但是克服恐懼後,意外,女落水鬼一點也不可怕,一則浪漫的愛情故事,透過善良的女落水鬼有情人終成眷屬,半天我被自己先入為主的預想給愚弄了,倒錯怪了女落水鬼,真是對不起她了。

    讀完「失落的信函」後,進入第二部。第二部的篇幅較長,人物及其故事性也較為複雜。譬如剛讀完的「聖誕節前夜」,有一個村落裏該有的村長、教會執事、織布工、鐵匠和農夫,但也有女妖、魔鬼、精靈和愛捉迷藏的星星們及舉著倒鉤兒的月亮,寫實的人物配上神怪精靈,這樣也許還沒有什麼,但是波切姆金(1739-1791)、葉卡捷琳娜女皇(1726-1796)和馮維辛(1745-1792)可是確有其人了,再由於「哥薩克」、「札波羅什人」、「謝奇」、「第聶伯河」、「彼得堡」……讓我想起不久前讀過的歷史小說《塔拉斯‧布林巴》──這是一部既寫實又充滿暴力血腥的哥薩克戰爭史,因為夾帶了這些真實的史地人物,更讓這則傳說顯出一種虛實難辨的朦朧感。

    難辨的不僅是故事本身讓人信為其有的部分,還有天堂地獄、人鬼善惡的區分。女落水鬼是個被繼母陷害投水自盡的可憐鬼,她不但不壞,還很善良,是故事裏最善良的一個角色;而「聖誕節前夜」裏的男主角鐵匠,是個正直虔誠響叮噹鐵打的好漢子,可是他欺騙了本欲誘他下地獄的魔鬼,甚至還以劃十字威脅牠,可憐的魔鬼害怕未來靈魂無法去懺悔,只好任憑鐵匠使喚,隨他捉弄,做這做那,而鐵匠在達到目的放魔鬼走時卻還賞了牠三記皮鞭呢,真是個不懂知恩圖報的傢伙!

    「鬼」就一定恐怖嗎?當然不一定,在《聊齋異誌》裏可舉的例子比比皆是;但「魔鬼」理所當然就該使壞了吧,譬如說話不算話、玩弄幻術、誘惑人起歹念、拐誘靈魂下地獄……這是魔鬼該行的本份,可是魔鬼卻鬥不過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的心機呢!再提提顯出我膽小如鼠的那篇「伊凡‧庫帕拉節的前夕」吧,真正讓我懼怕的不是魔鬼巴薩夫留克,而是年輕人彼特羅為了以黃金討好愛人碧多爾卡的父親柯爾日,在受到魔鬼和女妖的慫恿下,而瘋狂割下無辜小孩人頭的那一幕……

    「人鬼」,人鬼,是人亦為鬼啊!
   
   
    -2007-04-08-

    穆哈﹝Alphonse Mucha﹞﹝1860 ~ 1939﹞ 

    捷克藝術家,I889 年後,在巴黎工作,以新藝術﹝ArtNouveau﹞的代表者而知名於世。I894 年以後,他為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設計多幅海報,並從事設計書籍封面、裝訂、插畫、鑲嵌彩色玻璃﹝stained glass﹞、傢俱、珠寶和巴黎一間珠寶店的室內裝飾。他的設計多以曲線式的花體字框住夢幻般的女像。I900 年以後,濫製影響了他作品的素質,他從 1903 開始,全神貫注於大幅的裝飾性繪畫,這些作品,今多存於美國。1910 年,他返居故國,但仍與巴黎的藝術界維持密切的關係。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