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印地安原住民血統的Mercedes Sosa為六○年代阿根廷「新歌謠運動」的健將,由於專唱抗議獨裁政權、反映社會現實、抒發人民鬱悶的歌曲,而有「阿根廷的政治良心」美譽。
  我很喜歡她的聲音,充滿潛抑力量與深沉渾厚的情感,雖然遺憾影音檔經轉檔後的聲音變得很小聲,但是請千萬別因而錯過了……

                  

       Mercedes Sosa,1935年出生於阿根廷的Tucaman,具印地安原住民血統,憑著優異的天賦,15歲時參加廣播電台的業餘歌唱比賽脫穎而出,自此正式展開她的音樂事業。難得的是,歌唱並未被她當成搏取名利的工具,而是為民喉舌的利器。她在專制的環境裡為沉默的人民唱出他們的聲音,卻也因此惹來政治迫害。

    自1979年開始流亡至歐洲各國表演,藉由音樂傳達流亡異鄉的痛楚、對暴政的恐懼,以及對自身政治立場的思考,直到1982年獨裁政府垮台之後才又回到阿根廷,一般人貼給她的標籤是抗議歌手,算是與Joan Baez同一掛的,只不過她抗議的對象是當時阿根廷的獨裁政府,唱片公司老闆在她CD的陳列位置下貼了一張簡介字卡,上面寫著:「吉它是槍,歌聲是子彈!」,這註腳除了下得十分貼切,同時也頗具煽動力。

    在Sosa的歌聲裡,可以聽見她流浪到異鄉,思念故鄉的種種,那種有家歸不得的痛楚,都在她的音樂裡一一展現。 



    Mercedes Sosa是「nueva cancion」,二十世紀60年代後期在阿根廷和智利開始的「新音樂運動」中偉大的代表音樂家。新音樂運動是充滿著對獨裁的抗爭和對人民的愛的音樂,具有鮮明的政治性,她的目標就是與社會和生活的不平等作鬥爭,來改善大眾的生活。和Violetta Parra以及之後的Atahualpa Yupanqui一起,Sosa是這個運動的領袖之一。1973年由美國中央情報局支持的軍事政變推翻了智利的Salvador Allende後,這項運動在全南美都被鎮壓。Sosa所唱的歌曲都是鼓勵土地革命,人權和民主,這些歌都威脅到了當時當權的軍政府,最後導致了Sosa被阿根廷流放。

    Sosa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她在Tucuman一個大家庭中長大。那是阿根廷西北部的地方,又被叫做「共和國的花園」。從她小時候開始,人們都告訴Sosa她有一個非常美的嗓子。當她15歲的時候,她贏得了電臺的一個業餘歌唱比賽。可是,成為一個有名的歌唱家並不是她原本所想的,也不是她特別想要的。她曾說過,她曾經非常的靦腆,甚至在臺上的時候,要唱完4、5首歌後才能克服。她說她一生一直在克服我的靦腆,能和人們交流,或至少是能享受所唱的東西。她認為是大家指引她到現在這個地步,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Sosa從未適應旅行的生活,旅館,飛機,還有巡迴演出。她發現成名的代價很高,特別是當你生活在一個對你有敵意的軍政府下,而且是一個被稱為一個「抗議者」的歌手。

    政府在1975年的一個演出時逮捕了她,結束了她的演唱事業,並以死亡威脅她。「我不得不在1979年離開,」她說到,「他們奪走了一切,我的工作,在電臺,電視臺的演出。所以我去了馬德里,因為同樣的語言的關係。」不得不離開這個國家和所有她愛的人,還有1978年,也就是她離開前,她丈夫的去世,令她更加痛苦和心碎。「所有的事情同時發生了,」她說到,「一個人可以戰勝那些所有的政治的東西。最難克服的是你所愛的人的死亡,你什麼都無法做,只能等著那巨大的痛苦慢慢過去。」

    流亡更加深了她的哀傷。「流亡,就像希臘人說的,是讓人難忍受的最嚴重的懲罰。」她承認,「一個流行歌手在離他所唱的一切都那麼遙遠的時候,必須非常堅強。」但是在她承受了那麼多痛苦的時候,她在歐洲的流放生活也賦予了她歌唱風格的深度,最後她又把這些帶回了阿根廷,那是她在國際已經上已經享有了巨大的聲譽。

    Sosa被稱為是「沉默的大眾的聲音」。這是她欣然接受的責任,她也跟這個稱號非常相稱。「這麼多年來,」她說到,「我知道我有責任為全世界的人民演唱,為那些在我的歌聲中支持我和幫助我的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演唱的歌也改變了,從關於戰鬥和街壘戰爭的歌曲到歌唱更多關於人類的痛苦。當1982年我回到阿根廷,我不得不在舞臺上找到一個新的方法面對我的人民,給他們勇氣繼續生活,因為在阿根廷和拉美,生存的掙扎已經夠艱難的了。我不想給他們增加更多的問題,而是給他們新的動力。」也許正是她所經歷的痛苦給了她力量,她的情感是樸素的,卻充滿著最真摯的關懷,我相信那都是出於對人民的愛,對生活的愛是她找到了新的力量,來繼續鼓舞她的人民。

    Sosa承認這些年她改變了。而且她確實的鼓勵改變。當人們注意到她的歌曲的主題已經從政治轉移了的時候,她說到,「我不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根本的改變…… 這是歌唱的另一個方式,這打開了通向全世界的很多道路,這樣,我就可以跟人們談論我想說的任何事情。」

    作為一個強有力的女族長式的形象,Sosa是在許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勵下的倖存者。她的經歷在她豐厚的,與眾不同的嗓音中迴響,表達的希望和夢想不僅僅是阿根廷人民的,也是全世界成千上萬的人。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