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下角即為魏崙與韓波

  還是童年時,我讚美監獄總是閉鎖的執拗苦工;我訪問過停留期間遭咒詛的小客棧與出租房間;我帶私意的看到青天與鄉間花開的懸獸架;我意識到城市的不幸。他比聖徒更有力量,比旅客更具善心—─而他,孤單的他!證明了他的光榮與理智。

  冬夜,馬路上,無家可歸,無衣可穿,無食可餐,一個聲音壓迫我冰冷的心:「懦弱或強力:你知道了,是強力。你不知往何處去,也不知為何而去,芸芸眾生,渺渺茫茫。除非僵死,沒有人會殺你。」天亮時,我視線模糊,舉止僵硬,以至無法瞧見所遇之物。

  在城裏,爛泥巴突然在我面前呈現紅黑色,就像燈光輪迴掃向鄰室玻璃窗,也像森林中的珠寶:我喊道:「千載難逢好機會。」及瞧見大海與燻天;還有,左邊,右邊,煊燦火焰,轟響處處。

  然而貴婦的大宴與情誼阻攔我,沒有一個鮮件。憤怒的人群前,我看見死囚臉上,因不被了解不被寬恕而傷心掉淚!——就像聖女貞德!——「牧師,教授,先生,你們騙我篤信正義。我從不是此地人民;我從不是基督徒;我是在苦刑中唱歌的民族;我不了解法律;我沒有道德感;我是老粗:你們騙人……」

  是的,我的雙眼被你們的光線所盲:我是蠢人,是黑人。然而,我能自救。你們是假黑人,你們是狂妄,殘酷,吝嗇。商人,你是黑人;法官,你是黑人;將軍,你是黑人;皇帝,你是黑人:你喝不捐稅的甜酒,撒旦製造的。——百姓遭寒熱病與癌症啃噬。老弱都如此水深火熱的同等相待——最難的是離開為充作窮人典押而磨平狂狷氣的大陸。我進入Chan孩子的真正王國。

  我還認得大自然嗎?我記得自己嗎?——難以言說。我在胸懷中暗藏死亡。哀號,打鼓,跳舞,跳舞,跳舞,跳舞!我甚至不注意白人上岸的時刻,我墮入虛無。

  飢餓,乾渴,叫喊,跳舞,跳舞,跳舞,跳舞!



  ── 摘自《在地獄裡一季》之「劣根性」─ 韓波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