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m I ─3



這幾年來隱約明白年輕時的反叛駁逆

終究不過是對一個無聊形象的對抗



聚會上我為同學提及過往煙事而勃怒

是因為那樣的話題違背我刻意塑造的嫻雅形象?

還是因為不願承認年輕時的自己其實不過是一個「無聊的笨蛋」?

 


 

終於獨居在外,生活一切自理。居處打理得彷若文學沙龍、深夜咖啡館,閒時也下廚弄些吃食自己享受或邀請朋友。一位交往多年知我甚深的友人常來探望,喝點茶酒閒聊話題,談他女友或聊生活,有時過往趣事或未來計劃,總之,無可不說無話不談。

一回深夜仍是,不知何故,他挺認真近乎預言式的口吻說:「其實妳是個賢妻良母,只是妳自己不知道罷了。」「不可能!否則多年前我早就結婚了。」「不,當年妳逃避是因為沒碰對人,是因為他不是妳要的人,其實妳很傳統,傳統到我甚至要為妳擔心了。」「如此你大可放心了,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根本一點也不傳統,更不可能成為你所謂的賢妻良母!」對他的見解我一笑置之,當做整晚上最荒唐的一則笑話。  

近些年來卻不知為什麼地愈加思索起那晚朋友所說的話了。

或許是。多年來,我已無需再為對抗某種形象而抗爭,漸漸烹煮洗衣灑掃抹地已毫無掙扎不覺痛苦,甚至有時還頗能自得其樂,只遺憾無人欣賞共享,然而這便是真正的我嗎?對於自己真正的性情我似熟悉又陌生,偶爾夜來獨想,或許我真如朋友所言,當年逃避婚姻自認非賢妻,只因沒碰對人,但爾後至今,對的人也一直沒出現,就算我接受了朋友的說法,於我何用?徒然令自己更加扼歎罷了。

偶爾母親仍會提及,為我當年的任性抱憾失去一段「美好的婚姻」,然,自己心下明白,就算回到當初,結局仍會相同,到底那人不是我甘於追隨的人,何況,若我真有一絲賢德,多年沉睡,恐怕也早已失去本能了。

如果能繼續沉睡做一個「違背的人」,是否就會輕鬆些呢?

偏偏這幾年來隱約明白年輕時的反叛駁逆,終究不過是對一個無聊形象的對抗,然而到底我曾經因對自己擁有充分的把握,而能毫不在意別人的想法,深信追崇真性本心甚過那些服飾表相,虛假的語言,無聊的應對,那麼如今我卻又在意起什麼來了?為何需要擁有一個端莊賢淑的形象?為何害怕別人提起我曾經的無聊荒唐?聚會上我為同學提及過往煙事而勃怒,是因為那樣的話題違背我刻意塑造的嫻雅形象?還是因為不願承認年輕時的自己其實不過是一個「無聊的笨蛋」?

也許,真正氣憤的是自己。不過是一場臨時起意出席的同學會,自己竟然還為了該穿什麼而煩惱一整夜,這樣的我,唉!


( 完 )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