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am I─1



相由心生。


若是擁有一顆迷惑的心


那將會以何相呈現呢?









離開同學會回家的路上,我給自己買了一包煙。買煙並非預期,就像多年前戒煙,時候到了,便不抽了。出席這場聚會,也是如此。這群同學,幾皆逾二十年未見,大部份的同學於我都像一團泡在水裡發糊的麵團,對於他們的過去沒有概念,現在也無從想像,真實情形如何?其實我並不太關心。

聚會上,負責聯絡的同學一一介紹,提醒彼此記憶,輪到要介紹我,主持人停頓了,顯然正在努力從記憶資料庫中搜尋我和其他同學之間的關係。難為她,因為連我對自己在學校的生活都沒什麼印象,空氣中有一股尷尬的禮貌在充滿,主持人乾脆打破開場的困窘直接介紹我的名字,回轉頭,送來一個陌生的微笑:「在學校妳總是獨來獨往,只記得妳有抽煙,現在一天幾包啦?」知道是玩笑話,卻是真沒料想她會重提我曾經抽煙且是個癮君子的事,當下何止有些意外,恐怕臉色也變得難看了,心像被針猛然扎了一下。乾笑著,順著同學的話敷衍過去抽煙的事實,彷彿很哥兒們的話題,卻是與我刻意的裝扮極不搭調,嘲諷似地背離我前夜模擬再三的劇情。

坐回座位,針刺的感覺爬縛背脊,努力維持僵硬的微笑,心裡滿是憤怒,對於一時興起參加聚會頗感後悔,直到散會都不曾再與那同學說半句話。返家途中細想,意外如此惱怒,發現原來自己竟是如此不願被人提及曾經抽煙的事……為什麼?難道我以為大家會相信這個穿著端嫻的人是「我」嗎?努力親切的微笑便能改變過去孤僻的印象嗎?或是應和著「是啊,真的變得好瘦了呢」「完全看不出來妳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這樣的應對便能代表「合群」嗎?莫非,我在刻意塑造另一個自己?一個乾淨純然不帶風塵的形象?

然而,當時自己不是堅信抽煙並不能表示一個人的品性善惡嗎?當別人以抽煙做為認定標準將我歸類時,我不是冷笑嘲諷其眼光短淺,只見青煙不見性情麼,我不是一直都因為對自己完全的信任而不在乎別人如何看待我的穿著打扮抽煙與否?如今卻又為何不悅被提起只想一把抹去別人對我過去所有的記憶、印象?難道,這樣的自信已然崩潰消失?甚或,更恐怖的,我也開始在乎形象、相信表象了?


相由心生。

若是擁有一顆迷惑的心,那將會以何相呈現呢?


待續....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