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雨打濕而模糊的窗外


隱約閃動著酒店霓虹的光影


為什麼有個畫面經常在這種情形下


在腦海裡出現?

  

 



那是以流氣粧飾空虛的異地裡一個寒傖的三流旅館

老舊棉被裡的陳年霉味潮濕地在房間裡以一種拖著肥贅重身般的速度移動著

深夜

他又坐在窗旁的床上靠著斑駁灰牆在霓虹妖嬈的光影裡抽煙

已習慣了街弄間流竄胭脂曖昧的人聲歌聲車聲吵罵聲在什麼時候已成夜晚的背景音樂

他用力的吸煙  緩緩的吐氣

吐納著夢想用灰濛的煙幕淡去感覺

當習慣出現感覺就失戀──也許他曾經這麼感歎著

約略三十幾歲的男人不想算數記憶吧

他空茫的眼瞳裡只剩哀傷和死亡的意氣

似遙遠幽忽的李香蘭的歌聲....


 
    
可是命運偏好作弄 又使我們無意間相逢

    我們只淡淡的招呼一聲 多少的甜蜜

    辛酸  失望  苦痛  盡在不言中



....同夜與寒冷一起擁抱著他


-2006-01-22-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