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錯與重疊


    15日,沒睡.....

    第三天的失眠開始喚起一些塵封的恐懼

    我發現自己計算日子的方式和別人有些不同

    一般人所謂的「一日」是指凌晨零時到午後十二時

    我的「一日」是大約,是跨日的,開始和結束都在別人的「翌日」

    這種分隔方式往往在敘述時才會發現它的矛盾




    歷經了二天煎熬的睡眠障礙

    到了第三天精神耗弱更增多壓力

    傾盡所有辦法想讓自己放鬆
    
    但體內自然引發的壓力造成的頭痛

    使之變成一種自我增值的惡性循環

    在嗅聞過艾草薰香後

    梵唱舒緩的音調也無能卸下我肩頸的痠痛和緊繃

    我感到心痛

    尤其在深呼吸時連帶胸口被綑綁的感覺益加強烈

    這些都是在半年多前令我倍感困擾與不適的惡夢

    它們一一循著細微的微血管和末稍神經爬了出來

    愈想放鬆的念頭也臣服於壓力的龐大勢力

    喔,不,它們像是黑洞,一個無不為所吞噬的黑洞




    我不得不拿出「中醫學長」教我預錄的咒語CD

    是敦都仁波切用藏語唸的「寶篋印陀羅尼神咒」──

    ──後來我發現在我剛開始隨羅漢接觸佛法時

    羅漢早已隨緣幫我請了一本

    當時不知這本經書的用處

    沒想到輾轉地

    在這幾個月裡

    不論是自己隨緣在廟寺裏拿的

    或是朋友幫我請的經書──那幾本一般人較少接觸的經咒

    在身邊重複再現

    好像冥冥中早就預先為我備好了

    或是遲早都將面臨到這種種一切




    按下Replay鍵

    陌生單調的咒語在空氣裡喃喃覆誦

    我按揉著疼痛的頭和脖頸

    發現竟有那麼多隱藏未發的痛處

    我不知我按揉了多久時間

    在稍舒緩時我疲累的雙手垂落下來進入昏沉....




    〝那些是真的〞──一位同學似乎發現寶藏似地堅持著

    〝那些都是真的〞──她不斷重覆著這句話

    我在很遙遠的地方聽見她的聲音看見她在許多人之中大聲叫嚷

    我走到她的身邊忍住笑勉強告訴她:〝妳知道妳說話像在唸咒語嗎?因為
咒語多是二個音和三個音的組合,妳知道妳說話就是這樣,聽起來像在唸咒嗎?〞

    我發現我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完全聽不見自己說的任一個字

    我的耳朵裏隆隆地充斥了咒語唱誦的聲音

    非常大聲完全脹滿了耳窩撞擊著耳鼓

    隆隆隆....嗡嗡嗡....我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她看不見我或是無視於我的存在而繼續大聲辯解:〝那些都是真的〞....

    我不懂「什麼是真的」?她指的是什麼?

    ....我在走廊上和紅衣喇嘛錯身而過時我低下頭假裝沒看到他....我在樓
梯間看見教官猶豫著要不要換條路走?還是假裝無事地與他正面相對?....我繼續走上樓梯....耳朵裏轟隆隆的咒語聲,我想起我的頭疼和緊繃的肩膀和胸口....




    這些都是真的

    那也許幾分鐘或幾秒鐘的瞬間

    我在腦海的記憶庫裡奔走了那麼多而遙遠的地方

    睜開眼睛

    我繼續揉壓著痛處發現天漸漸亮了

    我只感到兩眼酸澀精神疲憊

    卻仍無睡意....




    -2006-03-16-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