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三月在「無名」開始經營酒館,一陣摸索,漸漸有了些樣貌,雖然自身的部分做得不好,在「人氣」的壓迫下,倒也多少得了些充實的好處。

    因為我是個非常懶的人,原也打算就此定居了;搬過網誌或大整修過的人都知道,若想求好,定知那是件多麼耗神累人的事;直到無名網誌於尖峰時段改採會員制,這種強迫網友成為無名會員的手段令我再無法忍受下去了──如果有朋友喜歡在晚上過來喝一小杯,我怎能讓他們受這種委屈呢!

    這段日子也考量過些許地方,繼而讓我想起七年多前到處找房子看房子的疲乏無奈,從新店搬到台北,從現實跨進虛擬,這間虛擬的酒館竟不自覺地成了我尋求成就感的所在了。在我的腦海裏,它確實存在著呢,閉上眼睛,我可以指給你大門的方位,吧台的位置,鑲釘皮框的原木小桌只夠兩人對坐,不賣食是因為桌子真的太小了,而且我真的不希望酒友們分心在肚子上。椅子當然是必需要舒適能夠放鬆久坐的,所以它有寬大宛如厚實臂膀的靠背和扶手,座位旁的牆上有個調整明暗的燈光轉鈕,但無論如何,整室的亮度絕不會比冬日下山的太陽更亮了。

    ……偶爾我還會思考酒館要在地面上你必須踩上幾個階梯或在地下室像古老的地窖一般隱密?通常我不會花太多精神在外邊兒,而是坐在較為明亮的吧台長桌較暗的另一端,微笑看著我的酒友們,有時會想像你們在想些什麼,有時什麼都不想,也許我們會聊幾句不著邊際的,或認真地點頭表示〝我同意〞然後拿起酒杯:「祝福我們的友誼!」──喔,這些畫面的確在我腦海裏再清楚不過了,雖然細緻的部分比起我經常夢到的那些個不知名的地方更模糊,但我確實知道任何一個角落裏的一隻螞蟻剛剛走過的痕跡……

    ……包括一位喜歡在桌子上畫鈔票付酒錢及另位偶爾送來親手熬煨出精緻養生料理的酒友,及那些不小心留在桌面牆上地上座位間的種種率性或可愛的痕跡,我都會打包妥當地放進密室收藏起來,如果我的酒友們要留言或願意給我一些建議,我會希望你們儘量往新址的地方去,這篇將是我留在無名酒館的最後一張MEMO。

    無酒館新址:http://blog.pixnet.net/yeats1103


    -2007-04-23-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