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durer-祈禱的雙手﹝Praying Hands﹞

剛升上國一時,協助新生的「教育班長」有兩位學姐,其一在我國二時移居日本石川県,日名幸子,偶書信往來,給我寄來了西城秀樹與太川陽介的照片,她說,西城秀樹雖然長得不帥(因為臉上有疤痕),但還是很有魅力喔……。她知道我當時看了太川陽介主演的「猿飛佐助」,很迷他,所以也寄來了他的照片。

另一位學姐,個子不高,卻帥極了!

在學校,她曾受託於另一位學長的託信與我接近,我們曾經很靠近。

畢業多年後,在我幾次夢見她,終於鼓起勇氣去到她的居處(阿波羅大廈)探訪,才確定了她果然已移居日本多年(如夢境中顯示)。輾轉聯絡上,通過書信,恢復聯絡。

爾後她陸續給我介紹了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Total Eclipse」與日團Glay的「RAIN」,還有Gary Moore的音樂,在在投我所好。後來她結婚了,生了一個女兒,天天陪她唸心經,給我寄來了她女兒在發表會上的照片(報紙上),雖曾經歷過婚姻上的危機,後來好像也度過了危機。她曾譯過《心經》,那一年她返台,說要帶給我的……

卻沒消息,我也沒去詢問。

這是同星座體貼的默契嗎?

住在金澤的如姐,此刻我多希望得到妳平安無事的消息啊!


🙏 🙏 🙏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