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cken 作品

攝影:Hacken

租處附近有家老雜貨店,沿着騎樓邊上擺放着幾箱雞蛋、老薑和蒜頭,客人挑選後再入店秤重結帳。之前曾去買過一次雞蛋,結帳時隱約聽到店裏放着音樂,我一聽熟悉,微笑着問老闆:「在聽佛經?」老闆露出溫厚的笑容答說:「是啊!」我直覺地跟老闆說:「真好!」於是彼此道聲「阿彌陀佛!平安!」

今晚再去雜貨店買雞蛋,入店準備結帳時,發現老闆站在內室門口正講着手機,旁聽應是在講緊急重要的事情,我揮手跟老闆示意:不急!便開始隨意在店裏晃晃看看。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進到雜貨店裏頭,天花板幾排老舊的燈管,光線不甚明亮,貨架上,可選擇的商品不多,未滿架的商品更顯出蕭條。我刻意放慢腳步,仔細詳看是否還能買些什麼,但又好像不缺什麼,倒是看到了只剩一罐的海苔醬,想起那種撒在白飯或稀飯上特下飯的海苔鬆,有我兒時味蕾的記憶。

老闆結束話談,我詢問老闆,他問:「你吃素嗎?以前有賣,現在沒有進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在哪裡買得到,有三種口味可以選,你到……」他話還沒說完呢,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說:「啊,你等我一下,我去幫你買,看你喜歡哪一種口味就買那一種就好,……」我拼命婉拒:「不急不急,我住很近,改天再來買就好了。」「沒關係,」他邊說邊轉身往門外走去:「反正店裏沒什麼生意,我騎摩托車很快,很快就回來,你等我一下……」。

實在不好意思,我只好繼續巡店,努力找看看還能買些什麼。店外來了對夫婦在挑選蒜頭,很快就拎着一小袋進店了,我只好自做主張依標價秤重算帳。他們剛走,老闆就回來了。

老闆拿出兩罐海苔鬆,略顯歉意的說:「記得以前有三種口味可以選擇的,沒想到只剩一種,你拿一罐,另外一罐我送你。」——我大驚,特地幫我去買還買一送一,這怎麼行,沒賺錢還倒虧錢,彼此堅持下,最後達成協議,把零頭去掉,付了錢,這才讓我安心收下,卻也不好意思馬上離開,便與老闆閒聊着。

他說:「自從妻子往生後,我就正式在某某處皈依了,本想改吃全素,但因家人不習慣,也不想給他們造成困擾,只好只吃早素……」,我說明自己並非吃素,只是盡量挑蔬菜吃。我問他,現在這種舊式的雜貨店很少了,經營不容易吧?「是沒什麼生意,能做多久就做多久,孩子也不想接,反正就做到退休吧……」。接着,突然想起什麼似地急往屋內跑,再出來時手上一包素餛飩、一包素水餃,取出塑膠袋就打包了,說:這,你拿回去吃吃看——難道是要送我?就算他再怎麼好意我也不能收,遂問老闆多少錢,他頻說:「不用不用,」我堅持着,拿出皮夾,皮夾裏除了一張千元大鈔,就剩一張百元鈔,我猜想他絕不可能收下大鈔,只好拿出百元鈔聊表謝意,沒想到他收下百元鈔後,丟了一把零錢到袋子裏,半推着我,邊說:「謝謝謝謝,再見……」。

 

本文刊於 -2019-02-26- 人間福報

    全站熱搜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