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道の家  

圖:東山魁夷



  文字,有時也是一種嘮叨,一種騷擾,這是我過去不曾想到的。

  那比自己寫的情書被對方丟在桌上、把鼻涕擰在信紙上、讓介入的第三者告訴你,並且說: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幫你罵過他了……--還要難堪、還要悽慘!(註)

  難堪的不是文字的好醜,而是因為人之不同,寫時設身處地所想的款款深情,也許是對方思考的沉重與束縛;悽慘的是原來貼行的關係因直白的心意而扭曲變形--既信言默契,應能無言,又何需為蛇添足突顯缺乏信心?文字上的表露或關切,因時空因情緒,因人因事因物因情,在對方的心眼上驟然變身為自私的占有與控制欲,思時情何以堪,然又如何奈何人之獨特的相異性?

  文字既出,自有它的命運;人與人之間的每一瞬間,都是未來的「決定」。

  該釋然啊。世間原本悲欣無常。


  --2013-09-27-


註:http://big5.taiwan.cn/special/subject/magazine3/feeling/huangliang.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y 的頭像
fly

無 酒 館

f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